梁麗幗:或一周內定去留 黃之鋒不適未能受訪

轉載│學民思潮:新加入絕食兩名成員感言

2014-12-4 11:19
字體: A A A

絕食者鄭奕琳(學民成員,中大政政三年級生)給父母的信

爸爸媽媽:

我知道,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孝順的女兒,也從不擅於用言詞向您們表達情感。您們回到香港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絕食了。讓您們突然才收到壞消息,實在很對不起。

我知道,您們從不喜歡自己的女兒走上街頭抗爭之路。然而,為了一個更公義的社會,我們這一代注定要走在最前,響應時代的呼召,大聲呼喊我們對平等人權的渴求。為了大家有一個不只是以「搵食」作核心價值的香港,變成窮得只剩下錢。

您們跟社會上很多人一樣,認為應該退場。可是,現在退場,根本只是讓政府以為只要繼續無視民意就行。現在示弱,只會一敗塗地。除了贏得秋後算賬,甚麼也沒有。我不希望甚麼也爭取不到,也說服不了自己。堅持是我唯一想到的。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我恐懼,我害怕,但為了正確的事,我們決意做正確的事–和平進行公民抗命。「我要真普選」並非一句印在海報上的字句,而是一個真確的訴求,是我們要實踐來建構一個更公平、更民主的香港。為了一個更平等的選舉制度,我們學生能做的街頭抗爭都做了,接下來的其他就交給大家,包括議會抗爭,包括再次走上街頭。我們團結一致,眾志成城 ,才能成功。

我愛您們。

女兒
奕琳 敬上

=====

學民思潮成員加入絕食,就讀香港專上學院社會科學系副學士二年級的吳文謙,昨晚加
入絕食,以下是他的發言:

大家好,各位晚安,我是學民思潮成員吳文謙,大家可以叫我做五仔,我今年就讀副學士社會科學系二年級。佔領運動已經接近70日,天氣已經步入寒冬,不過佔領區內嘅學生同市民依然唔願意離開,因為大家對真正平等的普選,依然心不死。呢兩個月入面,學生見盡好多不公義的事,政府唔願意再公開對話,警察只係一心手執警棍驅趕示威者,政府呼籲學生多多認識國情,但原來換黎嘅,只係被勾燒回鄉證。

我地三位學民嘅戰友,bella,王子,之鋒已經絕食超過48小時,但換黎嘅唔係答應對話,而只係梁振英冷冰冷嘅關心。

當政府要求佔領者聆聽民意,離開佔領區回家,但我對政府唔願意聆聽民意,開放更平等嘅提名權一事,我地係表示極度失望。因此,我地學民思潮決議利用絕食行動,現在,我會同我的戰友,gloria會加入絕食,迫使政府立即就重啟政改,展開第二輪對話。

好多人成日話,副學士最重要係第三個學期,姐係依家,因為我嘅成績將嚴重影響下年我能否成功入讀大學。我自己個人係下星期卜月7號將會有一個考試,能唔能夠保住個平穩嘅成績都係睇今次,林鄭月娥,到底我會入醫院定入考試場,決定權將會係你地手中。

我相信,梁振英,林鄭,如果你話你地唔能夠動搖人大決定,咁我地學民思潮促請政府做返你地嘅可進行嘅範圍,重新就政改重新諮詢。

我更希望,支持民主理念嘅大人,掌握權力嘅大人們,唔好再離棄學生,唔好再離棄市民,係屬於你地嘅地方,認真思考,如何為市民做得更好,爭取更多籌碼,我希望大人們,能夠運用手中可以用、絕技,斬斷鎖鏈,斬斷榮辱。而唔應該只係計算自己的得失利害,顧及自己的選舉利益。這樣,雨傘運動才可更有效延續,落入社區。

爸爸媽媽,對唔住,我知道要你地擔心,但我好清楚自己係到做緊咩,學生運動,無畏無懼,我係五仔吳文謙,絕食於2014年12月3日,一個寒風刺骨嘅晚上。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4日 上午11:1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後佔領心理狀態──裝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