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否認不再堅持公民提名

梁慕嫻網誌│鳴金收兵

2014-12-4 22:01
字體: A A A

是時候「鳴金收兵」了。包括「佔中」「佔鐘」「佔銅」「佔旺」的「佔領行動」通通應該宣佈結束。「佔領行動」只是爭真普選戰爭其中的第三個戰役,事實擺在眼前,成果不會在這個戰役中取得。但作為這場戰爭的標誌「雨傘民主運動」將會持續下去,直至取得成果為止。請總結經驗作好部署,為第四個戰役而戰鬥吧。

「鳴金收兵」者,即用敲鑼等發出信號撤兵回營。荀子議兵曰:「聞鼓聲而進,聞金聲而退」。佔中三子於831擊鼓而進,然則應何時敲金而退呢?且看史書的記載:

《水滸傳》第九七回:「盧先鋒兵到,見孫安勇猛,盧先鋒令鳴金收兵。」(遇上強敵時應撤退)
《水滸傳》第六五回:「恐張飛有失,急鳴金收兵。」(恐我方遇險時應撤退)
《說岳全傳》第七五回:「將近宋營,虧得宋營軍士鳥槍噴筒,强弓硬弩,飛蝗一般放來。粘得力等只得鳴金收兵。」(敵方出手凶狠毒辣時應撤退)
《說岳全傳》第七七回:「恰遇陸文龍抄出後邊,山獅駝、連兒心善二人正遇着,又殺了一陣,各自鳴金收兵。」(遇敵方奇兵突襲時應撤退)

鳴金收兵不是戰爭失敗,也不是戰爭的結束,是戰略性撤退,為重整旗鼓捲土重來作準備。筆者認為眼下的「佔領行動」應鳴金收兵的理由如下:

一. 著名「六四」流亡者,前北京四通公司總裁萬潤南接受許知遠訪問時說:「我們犯的最大錯誤是:低估了難度,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許知遠按語:「這一定是個痛苦的,充斥着幻滅與挫敗的發現過程。」

是的,「雨傘民主運動」遇上了强敵,與萬潤南們所遇到一樣的强敵。我們以為虛張聲勢的「佔中」可以嚇倒中共,我們以為二十多萬人出來佔領已經足夠鎮懾中共,我們以為三兩個戰役即可取得成果。我們的確全部錯了,與萬潤南們一樣亦是錯誤地低估了難度。

中共是一個利益集團,以權與利為最高目標。這個龐然大物老奸巨滑詭計多端,身經百戰殺人無數。他們沒有民主民意觀念,對香港市民訴求視若無睹,任由民憤爆炸竟我自巋然不動。現實教訓我們,遇上想像不到的强敵時應立即鳴金收兵,以更大更長的韌力與中共的韌性角力。相信有前人的經驗,也許我們不會痛苦,幻滅和挫敗了。

二. 從策略觀點看,運動的初期我是主張集中焦點推倒梁振英下台的,作為這個戰役的訴求,先拔掉一只老虎牙,換上非地下黨員林鄭月娥當特首,可能有話好說一點。我認為那時的勝算極高。

記得習近平於9月26日在北京會見台灣統派團體聯合參訪團時,特別重提:「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我們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是實現國家統一最佳方式」。重提「一國兩制」對台灣不起作用,反而敲醒了馬英九,他隨後作了直接的正面的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反應,還向中共提出讓一部份人先民主起來的建議。也許更敲醒了台灣民眾,影響九合一選情。我感到奇怪:「一國兩制」已經沒有說服力,沒有示範作用,許久沒有人再提出。當時香港民主運動正在風起雲湧,學生已經罷課,為甚麼習近平在這個時間重提?在9月28日雨傘運動爆發前兩天還講甚麼「一國兩制」,這不是極大的諷剌嗎?於是我想到習近平被誤導了。地下黨向中央的匯報及港府的政改咨詢報告只報喜不報憂,只反映反佔中簽名的成功,不反映七一大遊行及電子公投的民意,香港平安沒事,把那個習近平耍了一把。習近平能嚥得下這口氣嗎?能不拍枱大怒嗎?這是推倒梁振英下台的最好時機。可惜香港人沒有策略概念,白白錯失了機會,讓梁振英見招拆招保住了他的「狗命」。程翔先生說:「梁振英綁架了習近平」。

於是,為完成中央指令:清場,梁振英政府出盡法寶,無所不用其極:胡椒噴霧,催淚彈,催淚水,警棍,黑社會,反佔中,藍絲帶,禁制令,縱容警察瘋狂鎮壓抗爭的市民。恐防市民遇險,為保護佔領者的安全,我主張鳴金收兵。

三.比較上兩個理由來說,這第三個理由最為重要,促使我決定要立刻鳴金收兵。自十月初起,為應撤退還是應行動升級的思想掙扎不斷在我腦海中打滾。直至11月18曰那幫黑客人衝擊立法會,打碎運動以來的第一塊玻璃時我才驚覺,他們不是衝擊立法會而是衝擊「雨傘運動」,於是不再猶疑主張立刻撤退。

這幫黑客人由商討日到電子公投,一直釘着「和平佔中」,突擊踩場,激進暴力,民主派人士沒有提高警愓,讓他們得寸進尺。他們也要真普選,也去佔領,卻不斷煽動市民衝擊警察,脅迫雙學不可退場,要行動升級。他們不要大台,不要領袖,要解散糾察隊,趕走阻礙他們升級的阻力。打碎一塊玻璃後,他們又開始向警察投擲物件,跟着就可能是燒車,搶劫,估計他們要把行動升級至騷亂暴動為止。

幸好和平理性非暴力信念已經成為大多數市民的DNA,加上一批盡忠職守的糾察隊和捨命堅持非暴力原則的議員如張超雄,李卓人等從中調停阻止才能穩住局面至今。和平理性非暴力理念像一盞明燈在香港的上空照耀,保護着佔領人士不會變成暴徒,令那幫黑客人的陰謀暫未能得逞。

加上蕭若元先生遇襲一事,令我又再想起林彬。如果當晚兇徒採用汽油點火行兇的話,恐怕一位著名反共評論家就像林彬一樣難逃一劫了。我再次警告!共產黨是會殺人的呀!

這是敵人的奇兵抄後突襲,我衷心呼籲立即鳴金收兵。

親愛的學聯及學民思潮的同學們:我要向你們說幾句話,你們是好樣的,你們單純勇敢,無私無利,有獨立思考能力。你們堅持理想義無反顧。你們勇於犧牲無畏無懼。你們的貢獻已經超越你們的能力,你們正在創造歷史。許多人悉心保護着你們不願苛求嚴責,只是黙黙地支持鼓勵,認定你們就是香港的未來,香港的希望。當看到你們被打得頭破血流,被拘捕被侮辱時,我和我的朋友都非常心痛。知道你們要絶食了,我無法控制我的眼淚。

但是年輕人,我必須指出一個事實:你們無法逾越的自然法則,就是年齡局限。二十歲左右的人,思維簡單直覺,很難看到全局。你們入世未深,不知世途奸險,有所取捨迴避。眼下的佔領運動已經發展得相當複雜,要面對的對手有中央,地下黨,梁政府,黑客人等的陰謀,又有泛民的議員,佔中三子,社運,學者等等各方的思慮,要能得出一個策略方向,雙學自己是不能勝任的。

現在的雙學正站在一個陷阱的邊緣,身處險境而不自知。不單是警方加强武力清場的危險,更重要的是黑客人請君入甕的偽裝計謀,行動升級就是陷阱。只要黑客人成功煽動部分年輕人暴力抗爭,進而發展成暴動,全體參加佔領的學生們就成為暴徒。這個可能性非常大。冷血政府縱容警方强暴清場,必然引起年輕人的憤怒達致頂點無法平息,黑客人乘機利用這種激烈情緒煽動學生以暴易暴––打砸搶燒,警察就藉口開槍殺人宵禁,而「雨傘民主運動」的非暴力原則便要破產,這是不可忽視的結局。恐怕雙學的領袖們並無能力駕馭這種局面。

同學們,是時候冷靜理智地壓平你的怒火,不要中計。結束絶食,立刻鳴金收兵回營——你們的學校。香港還有關鍵性的一半市民未曾覺醒,公開大學校長黃玉山自鳴得意地說:「公大沒有幾個學生參與運動」。你們現在的任務是點算一下各院校已參加的人數,繼續喚起未覺醒的同學。但願你們都能成長為堅强的成熟的民主戰士。

余杰說:雞蛋與高牆是一對讓人印象深刻的比喻。不過,我認為,用一扔就碎的雞蛋來比喻抗爭者,未必能彰顯出抗爭者身上堅韌不拔,持之以恆的那個面向。所以,我更願意用釘子來比喻抗爭者,他們就那樣咬牙切齿地釘在牆上,縱然不能讓高牆立即轟然倒下,至少也能讓高牆不那麼理直氣壯,趾高氣揚地立着。

(學民思潮fb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4日 下午10: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金鐘禁制令最快周一登報 法庭明決定是否接納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