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早報》:撐警捐款直迫1000萬 或支援停職警察

陳頌紅網誌│我在這頭,您們在那頭

2014-12-7 10:00
字體: A A A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後來啊,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裡頭;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根據十七世紀瑞士醫師Johannes Hofer的解釋,那時那刻,余光中正被思鄉和懷緬過去的症狀「失眠、心悸、失落、哀傷、不受控地想家,以及不時偷偷飲泣」所折磨。

三年前我從美國娘家回來後,有好長一段日子,身體虛虛空空,因為我的心,遺留在父母家中。

2007年1月,《小兒科》期刊刊載了英國新漢普郡臨床兒童心理學家Christopher Thurber的研究,指思鄉、想家並不會在離家幾天之內就可以減退。相反,這種情況只會愈來愈嚴重。

他對一群參加兩星期暑假宿營的學生進行調查,發現百分之九十的孩子,在入營之後都會表現得悶悶不樂,經常想家。當中百分之二十的人情況嚴重,時刻希望離去。而且想家的低落情緒,在該兩星期內只會不斷膨脹,直至第十二天,他們知道距離回家日子已不遠,情緒才有好轉。

雖然青少年的想家程度,通常比成年人嚴重,不過曾有調查指,美國人一生中大約會搬遷十二次,雖然搬來搬去也仍在美國本土,但是很多時候都會離開原有的州郡,離開成長之地,所以大多數美國人對於鄉愁是毫不陌生。

2009年《心理科學》中,心理學家提出想家不一定是消極的情緒,因為它可以化成一種動力,讓我們在回憶之中感到親人朋友在身邊,在不明朗的日子中抓住一點安穩,從而降低孤獨感。我們的社交聯繫,因為想家,得以用另一種方式存在和接連。所以,思鄉都可算是一種想像的精神療法,幫助我們度過情感上的艱難期。

於我,鄉愁是一張電子機票、是一片傷心太平洋,我在這頭,父母在那頭。

 

(原圖取自:《Cinema Paradiso》電影劇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7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發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