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 | 梁特稱警方將來繼續「最低武力」 包埋警棍同「暗角」?

游清源網誌│旁觀自己的痛苦

2014-12-9 10:30
字體: A A A

一次「仆街」,終生受用。

我講過(你當然可以當我無講過),12月3日凌晨五時許,我下班,在公司所屬商業大廈門外對出的駱克道「仆街」。是「真仆街」,而且仆得四四正正,所以也是「正仆街」。事後回想,自我安慰,我甚至覺得,我仆得好優雅,所以也不妨加多一個「好仆街」。

因為這次「真仆街」、「正仆街」、「好仆街」事件,我總算弄明白,Leon黎明為何開口「黎明認為」、閉口「Leon覺得」,彷彿這一個黎明說著另一個黎明,這一個Leon談著另一個Leon。

例子:有一次,Leon黎明回應記者說:「希望各界支持Leon的朋友選擇自己願意做的善事,不好勉強自己,如果認為不值得,就證明你同他有緣無份,就不需要做,因為我們沒有欠下任何人。」

Leon或者黎明或者金句王或者黎先知之所以會如是說,聽說有個十分之有哲理的解說,那就是「自我他者化」(self-othering)。這個哲理好深奧,不過說穿了又不外是指把自己當成另一個人。據一位「忘了我是誰」的存在主義哲學家的虛無級權威說法,「自我他者化」的最大好處是讓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大讚特讚自己,情形就像你大讚特讚林肯、甘地、曼德拉一樣。

可惜,我沒有這份福氣。

可幸,我總算有點運氣。

我通過「自我他者化」而學會「旁觀自己的痛苦」。

美國已故神級才女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生前指出、在死後更被廣傳,人如果不斷「旁觀他人的痛苦」,感覺就會變得麻木。由此路進,我通過「自我他者化」來不斷「旁觀自己的痛苦」,就等於不斷「旁觀他人的痛苦」,那麼,我對自己的痛苦的感覺,就可以變得麻木,實在妙過妙法寺。

經過「自我他者化」,我每次洗傷口,都會以為是替他人洗傷口,感覺真的好像沒有那麼痛。我甚至發覺,我食早餐前,太座都會先讓我吃一碗麥皮,變相印證黎明說什麼「我朝早唔會空肚食早餐」,的確是真理。

 

(原圖取自:《First Blood》電影劇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9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 | 稱整個泛民為「少數議員」 梁特當直選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