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 | 稱整個泛民為「少數議員」 梁特當直選無到

陳頌紅網誌│愛在笑聲蔓延時

2014-12-9 10:00
字體: A A A

我的伴侶除了熱衷於說話,就是喜歡說笑。不過他有一個小小的弊病,就是經常未講先笑,才說了第一句,他就開始咯咯笑,有時候明明不太好笑的,他都已經笑得摀著肚子,我只有莫名其妙地跟著他笑。如果我都覺得好笑的,他更加會驕傲自滿地連續七次、重覆又重覆同一個笑話,而且每次都非要迫我裝成是第一次聽那樣笑,直至更宅心仁厚的我,都確實無法再笑得出來為止。不過正因為他這樣愛笑,我身邊的親朋好友異口同聲說,我比從前任何一個時候都笑得更多。

2006年12月,《科學人》雜誌引述《神經科學期刊》的報道,證實笑跟打呵欠一樣,會傳染。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神經學家Sophie Scott對二十位躺在床上,接受腦部功能性磁振造影的受試者播出四種聲音:笑聲、歡呼聲、尖叫聲以及嘔吐聲,每條播放片段只有短短的兩秒半時間。她發現,四種聲音都令受試者的大腦運動前皮質區域(premotor cortical region)活躍起來(這個地帶是我們準備發聲前,或者準備做表情前的大腦預備區),不過受試者在聽到笑聲和歡呼聲時,這區域的活躍程度最高,是聽到尖叫和嘔吐的兩倍,尤其是笑聲,它最能夠刺激臉部肌肉作出反應,所以我們最容易被笑聲感染,而不自覺地一起笑。

Scott解釋,我們平日跟其他人對話時,都會在無意識下模仿了對方的語言、動作或者表情,這是一種拉近距離的社交行為。笑,都是同一類的鏡像反應,我看到你笑,我又笑,讓彼此的正面情緒促進社交聯結。

另外,美國洛瑪連達大學一項研究指出,當我們心情低落時,如果打算去看一部喜劇,那麼,由我們準備好要笑的這段時間開始,我們體內的安多芬水平已經可以升高百分之二十七。即是說,只須「預期會笑」,就足以提升快樂指數。難怪伴侶在家時,我臉上肌肉經常蠢蠢欲動。因為我預計到,隨時要迎接他的爛gag。

 

(原圖取自:《唐伯虎點秋香》電影劇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9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亞視聲明「排除干擾」服務市民 未提及員工薪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