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警正研究執行禁制令同日金鐘全場清場

劉山青網誌│教我如何要真普選

2014-12-7 21:30
字體: A A A

佔領運動中的每一個人都同意──「我要真普選」。本文的目的是討論各主要持份者的策略、主張,從而了解他們如何帶領港人達至上述目標。真普選的定義以1966年的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第25條(包括B項)作準。其進一步的解釋則以1996年的(「第25號一般性意見」為準。我在前一篇文章討論了這個問題。

1. 學民
學民的絕食宣言為重啟五步曲。黃之鋒聲稱已明白到特區政府無權推翻8.31人大決定,但認為特首有辦法重啟五步曲。特首辦不單在12月3日發表聲明反駁;梁振英還在7/12再次表示:重啟政改五部曲等如要推翻人大8‧31決定。究竟兩者是否相等,這絕對不是偽問題,它關乎運動的大方向,即2017年的普選問題。因之,如何梁振英可以技術性擊倒黃之鋒,學民就需要放棄這一主張,回到兩個規定之內。它是解決目前僵局的契機。梁振英應該接受挑戰,利用這機會,向全港市民解釋為何學民理據不成立;學民也應該辯斥梁振英的謬誤。

2. 學聯
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最坦白。他說:「大家都明白就是政府做完一大輪門面工夫,做完所有假諮詢後,政府必然會推出一個政改方案,一個抗爭的時機,一個抗爭很重要的一點去逼迫立法會否決這一個政改方案。」
在第三步曲否決政改曾在香港歷史中發生過。李柱銘帶領泛民,以綑綁投票方式在2005年12月21日,在立法會上否決了《2007年行政長官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該方案建議將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委員人數將由800人增加至1600人。十年後的今天,選委人數仍然為1200人,未達到當年的政府方案的建議。筆者曾與李柱銘討論此事。李表示,否決2007方案的得著是爭取到2017進行普選的時間表。若2017又被否決,那是不是當年的否決是白做呢?根據基本法,否決方案表示原地踏步,新的普選運動只能在2022年重複一次。

3. 泛民議員
泛民議員一直威脅沒有真普選就否決方案。當中民主黨的立場最富爭議性,也最可取。劉慧卿將個波交回政府,表示願意在第二輪諮詢中看看政府的建議方案。這等於接受政制發展規定,考慮在基本法和8.31決定下爭取最大民主空間。任何一個群眾性的政黨都需要受到選民的壓力。到目前為止,似乎泛民受著最大壓力。親中政團似乎沒有受到壓力。由於任何政改方案都要經過立法會通過,所以任何擴大民主空間的政治議題都需要爭取親中基層的支持,動搖親中政黨的群眾基礎。

4. 泛民的激進力量
人民力量鼓動議會不合作運動,他們需要解釋拉布與爭2017年民主的關係。他們認為癱瘓政府可迫令政府讓步。但現在的操盤手是北京,癱瘓特區不會癱瘓中央。況且,拉布影響最大的是對新政策的推行,不能真正地癱瘓政府。熱狗在運動策略和主張上似乎沒有什麼動作,無從評論。社民連主張公投,同樣需要解釋公投與2017的關係。

5. 愛與和平佔中
佔中三子的運動設計是給政府最大空間,若仍然沒有真普選便發動公民抗命,希望打動人心,點燃希望。這本無不可,只是它錯失了在8月之前發動佔中的機會,令局勢騎虎難下。他們現在忙於自首、答辯、填寫犯案資料等,不太可能影響爭真普選運動。但筆者認為審議式民主仍然有發揮空間。

6. 民間團體
民間團體是在雨傘運動中最冇影響力的一環。以民陣為例,它呼籲的灣仔遊行,雖然有學聯主力成員參與,但參與人數很少。它主催的監察警員濫用暴力的金鐘街站,除了啟動時的新聞報導,完全失敗。社會上看不到其對普選的策略和主張。勉強地說,若把陳日君當成其一員,則還有點影響。但明顯地,民間團體並非全是天主教徒。

7. 網台
網台的主要功能是滿足網民的日常不滿的發洩需要,並不適合嚴肅話題。但,當中有一個論述較值得討論──「我若然不想要假普選,可以不要嗎?」這種論點似乎中立,易受網民接受。筆者同意,民主不是必不可小的東西、民主不可以解決任何問題;正如任何新體制,民主可以帶來新的問題。但民主是解決香港的地產霸權,官商勾結的一個手段;而且,民主始終要來,只是遲與早的問題。

8. 結語
從上觀之,沒有任何一個持份者認真地考慮如何達致真普選。這好比一個學生,聲稱要考好成績,但又從來不想辦法。其推論只有一個,他根本沒有這個目的。

(《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7日 下午9: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黃之鋒:齊昕嘅父親,係咪真係咁刻毒涼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