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齊昕嘅父親,係咪真係咁刻毒涼薄?

新聞短打│梁特「離岸」批佔領言論的三大商榷

2014-12-7 21:11
字體: A A A

明明是香港特首,卻在上任後大搞「內交」的梁振英,是日又離港去了前海,然後就人在前海卻繼續批評香港的佔領運動;但一如以往,其說法繼續有甚值商榷,甚至是失實之處。

根據政府新聞處的發稿,他說過以下的一段話:

「我們應該有一個心理和行動上的準備,就是『佔領中環』,包括佔領金鐘,這個非法的行動,到了後期人數越少,剩下來的人是會越激烈的。這個在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尤其是一些非法的社會運動,似乎都有這個規律。可能在清場時或者警察協助執達主任執行他們的法院命令時,會碰到一些比較激烈的抵抗。我在這裏呼籲,佔領香港,現時剩下來的主要是金鐘和銅鑼灣這兩個地方的人士,尤其是我們的青年人,尤其是青年人當中的學生,盡快撤離。特區政府和警方不想在執行任務時與任何人發展肢體碰撞,或者任何其他方式的衝突,更加不想看到有傷人的情況出現。但是,大家知道,佔領行動是非法的,已經兩個多月了,為當地居民和要使用道路的人士造成極大的不便,影響到香港的國際聲譽,影響到香港人的法治觀念。所以,警方是有執法的責任;至於何時會採取這些行動,我們在適當時候會宣布。」

當然,外界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究竟何時才是宣布「採取行動」的「適當時候」,以至未有發現,梁振英的整番說話,不過是又一次滿布語言「偽」術的示範。

首先,他指「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尤其是一些非法的社會運動,似乎都有這個規律」,但一如過去,他都從來未曾提出過任何的實例,卻總以「外國有例子」等含糊不清的說法來蒙混過關。以美國佔領華爾街清場為例,最後出現的警民衝突,實是因為紐約警察行使暴力而引發,而佔領者也不過是不願離開。事實是,這些所謂的「非法社會運動」,如果成功,自然會改變了當時當地社會,所以根本沒必要轉為激烈;相反,如果被清場鎮壓,也多是有當權者或執法者主動出動武力解決,那究竟誰才應負上流血告終的責任?

其次,梁振英指佔領影響到香港的國際聲譽。這個說法,恐怕更沒根據。歷時逾兩個多月的佔領,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但國際傳媒的報道中,對佔領運動之用字多為正面;相反,是警方的暴力行為,卻引來國際的批評;至於不同的經濟數據,更未反映佔領造成之影響,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其間到歐洲外訪,國際社會亦未有因此而憂慮香港的情況,梁振英恐怕是憑空誣衊吧!

最後,梁振英指佔領影響到香港人的法治觀念,這個「肯肯定」是實情,但卻絕非如梁振英的說法!須知道,「法治」有不同層次的理據,而佔領讓公眾明白,法治絕非單只是在守法這種最低層次,最少還有一種是叫「以法達義」。問題是,梁振英政府與一眾建制派人士,卻只把法治等守法劃上等號,甚至真人示範如何有法不依和選擇性執法,同時卻要他人尊重法治;如此的反面示範,自然影響了大家的法治觀念,甚至是突顯出誰才是損害香港法治的罪人吧!

(撰文:祈皚)(圖片來源:無綫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7日 下午9: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ody網誌│林飛帆陳為廷臺灣「割闌尾」行動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