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英神父指聖誕老人不存在遭圍插

面對警察暴力,市民可以做什麼?──民事索償、私人檢控、追至聯合國

2014-12-8 07:00
字體: A A A

佔領運動發展至今,警察以暴力對待市民的事件多不勝數,由最初使用胡椒噴霧是大新聞,到現在警棍扑穿頭已屬「家常便飯」。然而,受害者和其他市民眼看警員失控地胡亂打人,卻只能無奈接受,皆因投訴警察課一向被指是「自己人查自己人」的部門,即使證據多麼明確,警隊依然可以懶理。從警方至今不肯交代朱經緯的下落,可見偏袒情況有多嚴重。

問題是,市民除了繼續網上痛罵洩憤之外,就真的什麼也做不到嗎?其實也不是的。

求助聯合國跟進

首先,港人可尋求「外部勢力」的幫助。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向《852郵報》表示,據他了解,聯合國近月來都有密切關注香港情況,而他亦一直有提供警察濫權的資料予聯合國。

羅沃啟表示,如果市民曾經被警察毆打,或遭受過任何不人道的對待,都可以聯絡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簡稱OHCHR)。他舉例指,受害者可將驗傷報告、其他證據以及事發經過,以電郵或郵寄方式發送至OHCHR。雖然OHCHR未必有人手逐個個案去處理,但它會整體去進行調查及跟進。他又指,市民亦可將資料交給香港人權監察,他會親身去跟進。

至於「文化監暴」表示或會就警察濫權告上國際刑事法庭,羅沃啟則認為個別人士自己去做的難度相當高,反而若聯合國有足夠資料時,可以代表香港人去國際刑事法庭訴訟;而且國際刑事法庭比較公平公正,不會顧慮中國的面子,「威力」不容忽視。

羅沃啟提醒警察,「跟隨上頭命令」並非殘暴行為的免責理由,不要貪圖一時的快感就行使暴力,市民和人權組織都一定會追究到底,手尾可以很長。

法律途徑涉龐大費用

「外部勢力」之外,其實本地的法律制度中都並非無計可施。執業大律師陸偉雄向本報指,被警察襲擊的市民可透過民事程序或私人檢控方式追究。

民事方面,受害者可以民事控告警務處追討賠償,但問題是涉及龐大的法律費用。陸偉雄指,受害者可申請法援,但未必會涵蓋所有費用,當事人仍然要付出大量金錢和時間。他又指,民事訴訟可以多名市民集體進行,力量或許更大。

由於民事案件最多只可判警隊賠錢,因此如果受害者認為警方是非法襲擊,想令對方得到更嚴重懲罰的話,則可以進行私人檢控。所謂私人檢控,即是市民取代了律政司的角色,由市民直接刑事檢控涉事警員;如果罪成,罰則與律政司檢控無分別,都是按照法律而定,換言之最終可判涉事警員監禁。

律政司可終止私人檢控

不過,陸偉雄強調私人檢控的難度更高,而且涉及的金錢亦更多,「如果律政司去告,所有程序佢幫你做晒,調查亦由警方負責,但現在係由你自己做晒,到時就會知有幾咁複雜」。他解釋,提出私人檢控首先要經過法庭一關,由法官判斷是否批出私人傳票傳召被告人;然後,律政司還可隨時插手案件,有權接管來自己作檢控,也有權指案件是瑣碎無聊而終止檢控,可見整件事的難度之高。

陸偉雄提醒市民,無論想進行民事索償還是私人檢控,由於難度很高,所以應該首先諮詢律師意見,再決定是否去做和怎樣去做。他舉例指,市民可到各區民政事務處的諮詢服務中心,預約義務律師服務,並在指定時間到特定地方接受免費法律意見。

佔中義務律師團發言人楊岳橋被問到,會否協助受害人進行民事索償等程序時表示,律師團一直會就個別個案與當事人商討對策,有需要時會採取適當行動,但現時因為要保障當事人私隱,不便透露更多詳情。

(圖片來源:MaxTang @ SocREC)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8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筆記│台灣學者點出港人佔中抗共心態:你可以把我吞掉,但你消化不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