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讓愛與保單佔領中環

陳頌紅網誌│為朋友,兩脇插刀!

2014-12-11 10:00
字體: A A A

別問朋友為我做過什麼,應該問我為朋友做過什麼。

到底我有沒有曾經為朋友做過一些義不容辭、兩脇插刀的事呢?讓我好好想一想。嗯,真難記得起。啊,有了,不知道這個算不算?

有一次,我的女性好友愛上了一個花花公子類男人,下場是公幹後回家撞破男朋友跟一個「熱辣辣」女鄰居躺在自己床上。她直衝上我家,我一打開門,她一頭就裁進我本來因為準備上街而穿好了的絲質襯衣裡,哭得嘩啦嘩啦。她的眼淚和鼻涕全流在我那件絕對不防水的絲質襯衣上,還漿成了一塊一塊。我完全沒有責怪她(雖然很是心痛那件即將報銷的漂亮襯衫),並立刻打電話取消約會。她感激得再次摟著我,還有意無意在我衣服上揩鼻涕。過了兩個小時,她終於哭夠了,情緒逐漸平伏,便緊握我的手連聲道謝。我叫她別傻,借出肩膀是好友應該做的,不過順便暗示,如果她想報答我,不妨考慮送一件新襯衫。

《PLoS ONE》期刊引述牛津大學動物學系及巴斯大學生物系的一項聯合研究,指我們會為朋友–尤其是讓我們得到回報的朋友—兩脇插刀。研究人員找來了十九個牛津大學的學生、職員以及研究生(八男十一女),要求做五次「坐無形凳」的動作。一次是為自己而做,另外四次為其餘四個感情及相熟程度不同的友人而做。在坐無形凳的過程中,每堅持一秒,就可以得到一便士的獎勵。受試者可以隨時放棄,也可以不限時地為更多獎金而堅持下去。

結果,受試者普遍為最好朋友堅持得最久(尤其是當他/她得知對方也視自己為最好朋友,亦會為自己而盡力忍受坐無形凳之苦),比他們為自己而堅持的時間更長。

負責人Freya Harrison指出,很多時候,人們對待朋友,比對待親人還要好,是因為親人之間多數會不計報酬地為彼此付出,所以「不必要」花太多精力在親人身上。反之,朋友之間是靠雙方公平的付出與收穫去維繫關係,所以我們才對朋友更好。

 

(原圖取自:《英雄本色》電影劇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1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金鐘清場│絕食學生現身佔領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