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只得4票」贊成本土優先議案? ── 識睇當然唔係咁睇

專訪黃之鋒:和平非暴力條線一定要守 爭取重啟政改不能多等五年(三之二)

2014-12-11 00:53
字體: A A A

佔領運動持續長達70多天,相信全香港人人都始料不及;回到最初的起點,全因9月26日晚上結束罷課的晚會,黃之鋒在台上宣布重奪公民廣場。而其實就連當事人,都完全沒有想過,當時的「一爬」,會成就了一場民主運動的誕生。

「本來只係罷課講好咗有升級行動,但諗極都諗唔到做乜好,結果當日六點幾,有個學民成員話不如入返公民廣場啦,結果諗諗吓就成咗事!呢個係史上最好的決定,如果唔係有人講咗呢個建議,而雙學又有傾,咁歷史應該會改寫。」黃之鋒在專訪中說。

結果,黃之鋒因為爬入了廣場,終於經歷了人生第一次被捕;然後,好快更有了第二次。那他在爬入廣場前,有預計了自己會被捕嗎?甚至要被扣上「孖葉」嗎?之鋒直言統統都有預計,但唯一沒有想過,是「冇預過咁快」,「我一爬落去就已經有四個警察!咁唔通唔落去咩!」至於第二次布在旺角被捕,更是快得他完全難以想像,「無啦啦你喺度,就忽然有個衝埋來扯我走,當時我咩都冇做過。」

有遺憾但沒做錯

而七十多日的抗爭,換來的基本是什麼也沒有,卻要在第75天的早上被事先張揚的清場;回望過程,又有遺憾嗎?之鋒如此說:「係有種遺憾的情緒,但亦都唔見得,有邊件事、邊樣嘢,個決定係做錯咗!場運動,所有方法都試過,硬又試過軟又試過,軟硬兼施,乜招都試過,當然下決定時機,我唔會百分百好,你回望實會好啲,但你無得回望,你冇個水晶球喺手。」

那同行的「戰友」,有人由本來一直支持,到最後卻為退場時機而作出批評,例如陳日君樞機,也看不過眼「破口大罵」,黃之鋒又如何看這些世代意見的分歧?

「呢個係世代價值的問題,你要個17、18歲諗嘅,同個七、八十歲老人家諗嘢係一樣,呢個係無可能!但我冇諗過最後係去到咁(樞機批評),但你問係咪打亂佔中部署?我多謝佢老人家意見,不過唔需要花時間同老人家拗。」他同時補充,對樞機的意見,是有咀嚼思考。

他又如何評價佔中三子在運動中的角色及付出?之鋒由衷認為,三人在宣揚公民抗命理念上是功不可抹,「但實踐當然唔係啦!但你唔怪得佢哋,你叫朱牧實踐公民抗命會實踐得好過大學生?唔好玩啦!」

對方會進步 等下次勢慘敗

訪問之初,之鋒曾直言「軟硬兼施,乜招都試過」,但未能換來頑石點頭,甚至未能令鐵心變軟一點,既是如此,這場仗未來還可以如何打下去?

「我極度多時間在金鐘瞓,不斷諗點解反國教十日會搞得掂?反國教的時候,會畀人話你階段性成果、散水,但係走的時候,政府係講全港中學唔使強制讀呢科;佔領完一個月後,佢直情話連呢一科都消失埋,真係好奇蹟,十日打得贏。但家下係打咗70日,咩都唔郁,痴線架喎!」惟雖然如此,之鋒仍認為「和平非暴力條線係一定要守!」

不過,是否一定要守,其實存在討論空間,就如有人提倡勇武抗爭,「我有問過自己呢個問題,但我哋冇呢個本錢。實際操作上,你唔用非暴力,佢(政府)只會更加有藉口(鎮壓)。暫時我相信雙學甚至社會上,都唔會有人有心理準備拎軍火來同你搞革命。今時今日仲有人站在示威者一方,一來係因為佢同意你訴求,另一方面就係大家係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雖然可能有一部分係想武力抗爭,但香港的民意係咪盛載到暴力抗爭先?」

往後主打政改重啟

雨傘運動常言「勿忘初衷」,而928後當時的「初衷」其實有著四大訴求,除了要求人大收回831的決定外,更要求梁振英及曾偉雄等下台,但75天後,梁振英似乎早已無視要求他下台的聲音,近期更接連接受專訪同時自我感覺良好,至於警察的濫用暴力問題更甚;但黃之鋒就提醒,未來的抗爭,卻是要集中火力,「專打政改重啟呢條line」,「如果政改唔重啟,咁明年表決完就收皮,要再等五年之後先重新爭取民主。」

問題是,就算重啟成功,恐怕極可能只會重演今天的結果吧!以至會如墮無間輪迴,屆時又再爭取過。黃之鋒就言道,「點解要重啟政改,就係有得輪迴,都好過連輪迴的機會都冇,雙方係會進步,兩年前反國教對方係唔會有『梁粉基地』、輿論機器,之後邵善波之流咪痛定思痛,同樣地五年後,你進步之餘佢都會進步,無論輿論戰、陣地戰,各行各業不同專業,佢哋都去搶多啲位,甚至令區議會淪陷,立法會內泛民無埋否決權。」言下之意,是不能被動地等下一次機會,也似乎意味抗爭運動,短期的未來是絕不會停下腳步。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1日 上午12:5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黃浩銘晚上家門前被捕 正赴金鐘被控非法集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