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再次以行動證明 申請禁制令是為博懵清場

黃之鋒信下年再有佔領出現 批泛民邊說交棒邊指學生急進(三之三)

2014-12-11 01:57
字體: A A A

繼續聚焦重啟政改,是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認為當下「重中之重」的目標,黃之鋒在金鐘清場前夕,接受《852郵報》專訪,直言「我想留住棋盤繼續捉落下去」,故此早前才決定以絕食來明志,希望爭取跟政府對話機會。

然而,當明天清場後,現時最大的籌碼「佔領堵路」也將成為歷史,那之後還可以如何跟對方討價還價?以至可以繼續有「棋盤捉棋」?之鋒就直截說:「我相信下年會有佔領發生」,同時直言「到時一定高機動性過今次」。

「一直有個講法係,雙學議而不決,但好老實講,如果我哋啲中學生,如果個個唔使返學,我都想成日開會,但個個都仲要返學;至於八大院校,你點計劃個完整行動,你估真係打仗咩?咁我又唔係真係打仗,咁可以點?」黃之鋒語帶無奈分析。不過,他認為「經一事,長一智」,「但下次一定高機動性過今次,同策略上會更成熟,所以,我唔覺得七一遊行會喺7月1日完咗。」

而另一個令他深感無奈的源頭,卻是來自「泛民長輩」,「開會會有無力感,佢哋一面話睇學生頭,但之後又利用傳媒來放風製造反對壓力,適當時就話交棒畀年輕人,但之後又話年輕人過於急進,你交得畀我接棒就唔好話我急進,咁你係邊面先?一邊話學民思潮係未來希望,然後又話你哋唔聽我哋勸告,既然係咁,你又交棒畀我?你又唔領導個運動。」

而公眾的期望也令他有無能為力的時候,「大家都想有100個黃之鋒,次次帶住大家衝,但其實前線一樣有學民成員,佢哋返來會話『好慘,啲人係咁鬧,但明明我都都學民』,仲無計係,學民成員又唔夠學聯多人出名。」

更實在是,他現時身背五條控罪,再被拘捕隨時要被扣柙至明年1月中,「法庭保釋,乜都唔做得!」而他也表明,不是因為「唔想坐監」,只是「要坐唔係呢個時候坐」。而面對佔領演變成要法庭出手,以問題多多的禁制令劃上句號,那是否有影響他對「法治」的信任?「我都唔係好明點解法庭會有啲咁無聊判決,即係畀你去旺角轉車,但唔畀你逗留,咁我轉車時去買串魚旦,你係咪唔畀先?」但他坦承,沒有多想法律問題,反而最意想不到,是有人會「小學雞」地向他「掟雞蛋」如此難看。

黃之鋒當年反國教時,記者曾問過他身處成人世界,如何看到政治的醜陋,時至今天,當年中學生已成為成年了的「大人」,面對佔領運動的尾聲,同樣的問題,他不諱言有泛民政黨令人失望,「泛民又話要搵人接棒,但有泛民政黨卻鮮有第二梯隊現身參與佔領,甚至絕跡佔領現場,只係插晒啲旗喺度;反而鐵馬組、防線組最欣賞,你同佢哋開完會,就明點解鐵馬係佢哋搬而唔係你搬,佢手瓜粗我四倍,我真係收得皮,咩叫『文攻武鬥』自然會明」。

黃之鋒說佔領完結但雨傘運動「唔會完」,實情各方都開始動工,例如有人提出要向區議會埋手,計劃明天光復區議會,但黃之鋒卻並不看好,「始終地區是要靠工作,要深耕細作,03年時仲話爭取到取消23條,但今日咩都爭取唔到,憑咩搶票?」反而他更預視在短期內,另一場仗勢必殺到,就是建制派及政府,會為佔領定性,同時作出鋪天蓋地的攻擊,「所以,一定要守住中學生的一代,如果佢哋都被影響咗,咁就真係無」。那以中學生為招攬對象的學民思潮,未來定位又是否會作調整,甚至會有新路向?領導學民從反國教、政改到雨傘運動一路走來的黃之鋒,卻出人意外的說「我冇諗過」,「比較起重啟政改,爭取普選同成場運動,學民思潮算係啲乜呢!」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1日 上午1: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泛民「只得4票」贊成本土優先議案? ── 識睇當然唔係咁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