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清場│監警會主席預告下午離場

轉載│史兄:我們輸了

2014-12-11 13:07
字體: A A A

“In the long history of the world, only a few generations have been granted the role of defending freedom in its hour of maximum danger. I do not shrink from this responsibility–I welcome it. I do not believe that any of us would exchange places with any other people or any other generation. The energy, the faith, the devotion which we bring to this endeavor will light our country and all who serve it–and the glow from that fire can truly light the world.

And so, my fellow Americans: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My fellow citizens of the world: ask not what America will do for you, but what together we can do for the freedom of man.”

John Kenney’s Inaugural Address (1961)

───

這是一篇純發洩情感的文章。

對於社會/政治運動,我有一個宗旨:

「自己唔參與,唔會作出任何呼籲叫人參與。」

由捐錢、到網上簽petition、到七一六四,再去呢場運動/革命,我一直抱呢個宗旨(as far as possible)。

11月30日龍和道二次戰役,我沒有被打、沒有被捕,但……感覺被出賣了。從那天起,我一直迴避有關這場革命/運動的所有資訊。是所有,100%,全部,整體,沒有遺漏。

剛巧,這兩星期我一直抱恙,停止逢星期三、日再往金鐘留守。

我仍相信雙學,對於這班學生來說,要他們背負幾代人爭取普選的包袱,本身已經十分沉重;再踩多一腳,成本低,但不代表我要做(ok但我前段踩咗)。與其不斷批評雙學三子泛民金鐘鐵馬組左膠老蕭人力本土派在這種運動的角色與貢獻,我問自己:

「究竟,我可唔可以身體力行再做多啲?而家做嘅係咪已經係我嘅極限?」

所以,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些人可以長期持有一種「所有人做任何嘢都係錯,唯獨係我無」嘅態度。你老味,你唔係成場運動嘅參與者之一?你唔撚使負責任?

我不是說某些人有錯/沒有錯。But it’s just too easy to point the finger.

───

明天,班冚家剷就會去金鐘清場。

不要神經病,說我們已經賺了、贏了,已經播下民主的種子。如果真的有播過種,這棵草恐怕未生長就已經夭折。面對客觀現實吧:

我們輸了。

以爭取普選為大前提來說,我們徹底輸了。

輸有很多原因。對我來說,輸,原因得一個:

「政府麻木不仁。」

所以,我不會低能地以為甚麼雙學、三子、泛民,或者個別事件,可以摧毀這場運動(個別團體拖後腿倒是真的)。我甚至乎認為,即使有人像西藏人般自焚,這個政府也只會一樣的麻木、一樣的無動於衷。

我們輸了。

輸在政府的麻木不仁。

───

明早是否去金鐘等打靶,我還沒有決定。我不怕被打、被拉(511時就拉一次了。這種事同破處一樣,第一次發生,fixed cost巨大,但邊際成本低得很-所以罪犯重犯的機會率很高),但我仍無法想清這種受傷、受拘捕,面對麻木不仁的政府,在這局勢一齊等打靶還能代表甚麼、保護的是甚麼,我又覺得這算甚麼。我又如何能呼籲朋友一起到來?

或者像我之前引用歌詞,「你沒有信念,請行埋一邊」,或者自己也是時候行埋一邊。但究竟,誰還有信念?你的信念又剩低甚麼?

───

對比我年青的,我要說對不起。作為成年人,我盡了力但還是失敗了。普選沒有爭到手。我感到十分抱歉。這一刻,我真的覺得文字無法具體、客觀形容我現在的愧疚。

雖然爭普選不是為你們,但因為你們年青,要受苦的日子比我多。想起你與那些渣滓是活在同一區、同一個屋苑、同一座大廈,想起在龍和道見到的警棍,我心寒了一截。

我在金鐘、旺角、銅鑼灣遇見的每一個年青人,你們都了不起。但我寧願要真普選,也不曾看見你們任何一個幫手執垃圾、做義工清潔廁所、926時抬鐵馬守護戰線;我寧願你們可以無憂地唱K溝女走堂,而不是要捱通宵瞓地下;我寧願沒有在金鐘道、彌敦道、軒尼斯道遇過你們。

我寧願你有提名票而不去投。

非常抱歉。

我們、一起、輸了。

(撰文:史兄 10/12/2014)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1日 下午1: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轉載│和平佔中:危機輔導@添馬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