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華網誌│還要自詡「非暴力」?唔係因為你叻,而是因為你驚!

夏瑋騏網誌│莎士比亞是個同性戀者?

2014-12-13 11:03
字體: A A A

大學時有幾個學期,我都選擇英國文學作為選修科,同時感激遇過的幾位老師,尤其是港大的陳張美美教授(Prof. Mimi Chan),令我從中得以接觸大文豪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的作品。

另外也特別記得,在城大任教的鍾樂禮教授(Prof. Rodney Jones)很會談笑風生。課堂上,他不僅以幽默手法談及學界提出的莎士比亞同性戀論,亦經常引述不少人對著名美國歌手Lady Gaga性取向的揣測。最後他得出總結,如此戲稱:「莎士比亞、Lady Gaga,大家都是殊途同歸!」(Shakespeare, Lady Gaga — all the same!)現在回想,全部依然歷歷在目,叫人懷念讀書的日子。

適逢今年是莎士比亞誕辰四百五十年的紀念,英國最近亦都就他是否曾為同性戀者的問題,重新掀起一番激烈的討論。據《每日郵報》報道,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客席教授韋嘉時爵士(Sir Brian Vickers),早前就怒罵某篇關於莎翁《十四行詩集》(Shakespearean Sonnets)的書評,斥責當中意見為「不合時宜」,更忽略了現代修辭學對當時「愛」與「性」的詮釋。

韋嘉時爵士認為,在莎翁生活的年代,同性戀固然是一種社會禁忌,但普遍作家往往懂得利用文字掩飾,是以作品大可「有愛無性」,毋須處處對號入座。他所說的,正是《十四行詩集》第一百一十六首。據悉坊間一直鑒定其字裏行間,彷似帶有「赤裸裸」的同性戀訊息,從而讓莎翁的性取向變得耐人尋味。只是,韋嘉爵士的論述隨即飽受學界圍攻,直指他這樣立論,到頭來是排除了其他的可能性。

事實上,近幾十年來,「莎翁是否同性戀者」這個議題,已經成為學者在研究文學作品時主要探討的方向。普遍的共識,是莎翁實為一名雙性戀者:他表面上跟妻子夏菲維(Anne Hathaway)共諧連理,可是內心卻蠢蠢欲動,極想找個機會「出櫃」。難怪諳熟莎劇的英國資深演員伊恩麥基倫爵士(Sir Ian McKellen)也曾經指出,根據多種跡象顯示,莎翁的確「無疑」是傾向喜歡跟男性「做愛」。

如上述所說,若要質疑莎士比亞的性取向,萬法歸宗,就必須閱覽他的《十四行詩集》--內裏有大量比喻言辭(figure of speech),含沙射影描述性愛,至今很多都頗具爭議。溯查經常被引用的第二十首(註),就有「情婦兼情郎」(the master mistress)之說,因文字之間自相矛盾,懸念從此得來。還有,該名情婦兼情郎身體具有「多餘的東西」,致令雙方永遠不能相愛(by adding one thing to my purpose nothing)。

由此觀之,莎翁的劇目多數涉及歷史、君王、世態,有喜有悲,大抵以崇高的道德角度駕馭人生百態;然而,有趣的是,他的詩詞歌賦,卻將個人的感性浪漫盡情表露無遺。至於莎翁是否同性戀者,那始終是個不解的謎團。但是,學界有這般討論,說到底是件好事。歸根究柢,莎翁同性戀論除反映現代社會趨向開放外,亦能表現出大文豪一貫展示的神秘面紗,足以令他的吸引力歷久不衰。

這,站在創作和創意來說,都是極其攸關重要的。

2b0158070688ca43d9adb36a65d1355d
莎士比亞在伊利沙伯時代創立的環球劇場(Globe Theatre),被譽為現代倫敦音樂劇院的始祖。(網絡圖片)

註:

Sonnet 20: A woman’s face with Nature’s own hand painted

A woman’s face with Nature’s own hand painted
Hast thou, the master-mistress of my passion;
A woman’s gentle heart, but not acquainted
With shifting change, as is false women’s fashion;
An eye more bright than theirs, less false in rolling,
Gilding the object whereupon it gazeth;
A man in hue all hues in his controlling,
Which steals men’s eyes and women’s souls amazeth.
And for a woman wert thou first created;
Till Nature, as she wrought thee, fell a-doting,
And by addition me of thee defeated,
By adding one thing to my purpose nothing.
But since she prick’d thee out for women’s pleasure,
Mine be thy love, and thy love’s use their treasure.

William Shakespeare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3日 上午11: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北平無戰事  香江有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