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廷清網誌│不是報應還是報應的《青龍》

轉載│何韻詩:不屈服,不服從

2014-12-12 21:26
字體: A A A

在金鐘被清場前的最終點,坐下來,選擇被捕,是要用雙眼和自身去證實體系的荒唐。

昨天警方清場時所展示的「專業」與「克制」,絕對跟之前七十多天以來出現過的暴力與濫權情況有天淵之別。到底是因為在全世界的鏡頭對準下,想藉機為警隊負面形象洗底,還是因為坐著的人群中有他們認識和在社會上有一定影響力的面孔,心水清的大眾自有答案。我倒是想指出,昨天清場證明了警方是可以用「理性專業」的方法去處理問題,那為何之前對著一般市民又如此狂躁暴戾呢?還是這只是在某些特別日子才能上演的PR騷?

上到警車,進入警署,相對之前戰友和各個案苦主們所描述的警局濫權情況,身邊其他曾經被捕的人士都說,昨天簡直可以說是五星級服務。要水有水,要毯有毯,要上洗手間也耐心安排,坐下來沒多久便有飯盒提供(雖然飯的造型很怪)。警隊整體超乎想像地合作有禮,個別警員偶爾還是會不小心流露不耐與官威,但看到對象也很快收斂。

當然,你也可以質疑濫權情況的苦主都在散播謠言,其實警隊一直都這麼溫柔體貼。但不爭的事實是,我們這個警署內全是議員、大狀與知名人士,有關單位明顯不敢怠慢。市面上有這麼多警局內被留難虐待的個案流傳,到底是大家都喜歡無故造謠傷害警隊聲譽,還是實際上存在著警隊於鏡頭前克制,鏡頭後便濫權的問題?這是與非留待大家自己撫心判斷。

昨天處理完各手續,警方便提出自簽保釋,不用付任何金額。學生和市民們太累,讓他們先行離開後,剩下的人決定集體踢保,爭取無條件釋放。順序上我是學生後的第一個,呼喝我過去的警員大概看我是個無知歌星仔,不必對我客氣多禮,沒想到他們叫我選續保的日子時,我竟提出不接受保釋,該名威武警員當下呆了一下,回過神來,再擺官威地說了一句:「好,那放她到最後處理。」 結果,所有人一致不接受保釋。警方大概也知道再拘留這群人對他們也沒什麼好處,隔沒多久,我又被呼喝過去,同一位招待我的警員遞出一張無條件釋放的紙,警方屈服了。我提出等眾人一起離開,他們拒絕,要我立刻簽,我要求徵詢律師意見,警員再次面露不悅。見律師後,他們把我單獨調配到跟眾人隔離的另一區,大概是要「懲罰」我,但真對不起,找錯對象了,嚇唬誰?眾人陸續離開,結果我是葵涌警署61名被捕者內,最後一個被釋放。

很坦白說,這夜證實了,在這個權力遊戲裡面,一切都只是心理戰,看誰比較害怕,他們就欺負誰,讓你退,讓你接受。你越不怕,他們越沒辦法用手段來欺壓你。因為他們很清楚知道,若要跟隨正確途徑去控告或起訴,他們根本就沒有足夠的籌碼,輿論與人民若集體對整個體制反彈,他們其實也承受不起。

他們有的,就只是各種手段;而我們有的,是道理。也許要花漫長的歲月,但我堅信,真理到最後必會勝出。

想要挑戰他們的荒謬,必須先進入他們的體制,用不屈服不服從的態度去展示他們手上那權力一直以來依附著的薄弱根基。

這才是不合作運動,公民抗命背後的真正信念。懂嗎?

金鐘佔領結束,卻是雨傘運動與香港新的一章,真正挑戰,現在才開始。

香港人,年輕人,有良知的人,加油。

(文、圖:何韻詩)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2日 下午9:2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李偲嫣如涉賄賂警察 警方勢同樣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