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旺銅「鳩嗚團」罔顧法紀損人不利己

范析852│《公安條例》豁免規管「報佳音」 警指控違法當法例無到

2014-12-13 17:38
字體: A A A

當聖誕節臨近而佔領運動又被清場,在「鳩嗚」團以外,有人就決定以「報佳音」方式來為我城求平安,但在《基本法》中列明港人擁有宗教自由的香港,市民「報佳音」卻竟然遇上警察的攔阻,甚至舉起黃旗指「報佳音」的市民「已違反法例」,以至隨時可能嚇怕一眾信徒,令人今年難如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所言「歡歡喜喜過聖誕」!

警察舉旗指控市民違法,此舉本身其實已經有大問題。須知道,在普通法下,法治精神的基本原則為「無罪推定精神」,即任何人在被法庭公平審訊之前,都屬無罪之行,所以警察充其量只能說市民「可能違法」或「涉嫌違法」,但明確地指控市民「已違反法例」,就明顯無視法治精神,越權扮演法官。

更何況,單是一句簡單的「已違反法例」,亦絕不能構成拘捕理據,最少警察須要清楚交代對方是在何年何日何時,因哪一行為或事宜,違反了哪一條的香港法例。如果警方沒有或不能清楚交代就作出執法,有關行為在過去的案例中,實會被視為非法行動,不單不能構成檢控,警方更可能被追究責任。如此情況,作為執法者,警方固然不可能不知,而他們卻明知自己是違規甚至違法,也公然繼續無視法治精神及法律基礎行事,恐怕是反映香港警隊隨時已如一個「爛到入心」的蘋果。

而回到最初的起點,究竟「報佳音」本身,是否會因為沒取得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以至會被視為是非法集會?根據法例,其實已有明確的答案!《公安條例》中第2條的釋義中,其實已就「集會」一詞作出極清晰不過的定義,指出「但完全為以下目的而召集或組織的聚集或集結」,就不包括在法例規管的「集會」之中,其中a項就是:

為社交、康樂、文化、學術、教育、宗教或慈善目的而進行的聚集或集結,或真誠地擬為討論屬社交、康樂、文化、學術、教育、宗教、慈善、專業、業務或商務性質的論題,而以會議或研討會形式進行的聚集或集結;

從條文可見,定義本身實已非常清晰,「報佳音」自然是屬「為宗教目的而進行的聚集或集結」,而參與者更是「真誠地擬為討論社交、康樂、文化、宗教的論題」。既然如此,一個不受《公安條例》規管的「不是集會」,又怎可能因此違反《公安條例》,以至被警方濫權地指控是「違反法例」呢?

事實上,雖然《基本法》明確指出港人有宗教自由,但宗教也不是「大晒」的(今天警察就可能當自己是),故《公安條例》中,也有賦權警務人員對一些宗教集會作出規管,惟同樣地有著非常清楚的原則,限制了警方可規管的情況。

翻查《公安條例》第17條,列明「警方規管集會、遊行及聚集的權力」。換言之,條文未有提及的情況,就不是在警方可行使其權力的範疇,其中第2款指出:

任何督察級或以上的警務人員,如合理地相信任何下述公眾聚集、集會、聚會或遊行,相當可能會導致或引致破壞社會安寧,可採取以下行動──
(a) 對於非純為宗教目的而舉行的任何公眾聚集,不論第7或13條是否對其適用,均可阻止該公眾聚集舉行,或停止或解散該公眾聚集,或更改該公眾聚集的地點或所經路線;或
(b) 對於純為宗教目的而舉行的任何公眾聚集,或在非公眾地方的處所或地方召集或舉行的集會,或任何不論屬於何種性質或在何處舉行的聚集或遊行,均可予以停止或解散。

故此,除非警方是在「合理地相信」的情況下,判定「報佳音」原來「相當可能會導致或引致破壞社會安寧」,才能連用法律賦予的權力「予以停止或解散」;而必須注意的是,警方的權力也不過是「予以停止或解散」,而不是指控在「報佳音」的人士「已違反法例」,然後還作出欠缺法律基礎的非法拘捕。

問題是,警方對於這些限制他們使用權力的法律,早已視若無睹,甚至當市民提出質疑,都換來被打到遍體鱗傷再誣告的下場。公眾現時僅可以做的,恐怕是要秉持公義的原則,不懼權力的恐嚇,堅持作出投訴和追究。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網上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3日 下午5:3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張達明指警方未有足夠證據 或構成非法拘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