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文章斥阿基諾三世 評論稱志在南海問題

向為真相犧牲的記者們致敬

2014-2-11 21:07
字體: A A A

巴西電視台攝影記者安德拉德,上星期在里約熱內盧街頭採訪示威期間,遭示威者施放的爆竹擊中頭部,延至昨日,醫生證實他腦幹死亡。50名當地及海外記者,昨日在安德拉德的出事現場向他鼓掌致敬,並批評電視台未有為他提供足夠保護工具。

根據國際保護記者協會資料顯示,從1994年至2013年,在巴西便有27名記者,因為採訪貪腐、罪案等觸動惡勢力利益而被殺。然而,巴西在對記者最「致命」國家的排名中,竟還只是排第11名。從圖中可見,遇害記者最多的頭十個國家,有的曾經或現在正飽受內亂或戰爭摧殘(伊拉克、阿爾及利亞、叙利亞、索馬里);有的是貪污嚴重,政局不穩(菲律賓、俄羅斯、印度、巴基斯坦);有的則是毒梟與黑幫橫行(哥倫比亞、墨西哥)。

記者在這些國家進行採訪,人身安全全無保障,每分每秒均以生命作賭注。然而,這些國家卻正正最需要記者,作為政府、黑勢力的監察者,把他們的惡行,透過文字、影像公諸於世。歷年遇害的記者之中,以負責政治新聞的記者最多,其次是戰地記者。

以菲律賓為例,由於菲律賓國內貪腐問題嚴重,選舉活動經常受暴力襲擊事件干擾,記者亦往往備受牽連。2009年菲律賓發生的馬京達瑙屠殺案,便是因為有候選人不滿媒體對他的報道,聘請一隊槍手設局殺死那些與他有嫌隙的記者,總共有30名記者在這場屠殺中遇難,是有紀錄以來最多記者在單一事件中喪生。

此外,單在2013年,便有211名記者因為追查真相觸怒權貴而身陷囹圄。當中以土耳其、伊朗及中國的情況最為嚴重,分別有40、35及32名記者成為階下之囚。

然而,記者容易遭到惡勢力打壓,但國際社會對記者的保護卻是嚴重不足。根據《聯合國》報告,只有不到一成針對記者的犯罪行為受到懲罰。

著名作家米蘭昆德拉《笑忘書》的名句:「人類與強權的鬥爭,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有時,人類為了尋求真相,竟須付出生命的代價。資訊自由是監察社會、確立民主、秉持公義的基礎。讓我們為這些因為站在人民一方而犧牲的記者們,致以最衷心的致敬。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1日 下午9: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ody即時關注:台灣民眾怕「王張會」加速「香港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