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析852│警察濫權濫捕有手尾 市民如追究或爆索償潮

游清源短評∣1:一國兩制「再啟蒙」有語癌

2014-12-15 04:38
字體: A A A

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提出,要研究在港澳社會建立國家民族觀念及對中央的認同,進行一國兩制「再啟蒙」。

必須指出,在中文語意上,「啟蒙」是指「開啟蒙昧」,而「啟蒙教育」則是指基礎入門教育。是以「啟蒙」有「初次」之意。然則「再啟蒙」就是「再初次」囉!

如果說「再啟蒙」真的沒問題的話,那麼,「再初戀」、「再初吻」、「再初夜」都沒有問題了!

當然,張榮順這個語癌,顯然是自作業。所謂的「再啟蒙」,環保地循環再用當年的中共政治術語,就是「思想改造」。

鑑於張榮順這番話是衝著政改和佔中而發的,這就令筆者想起中共建政初期的「思想改造運動」。當年,不少大學教授被修理,中共可謂開啟了政治干預學術的先河。此風若吹襲香港,難保各間大學的法律學者將會首當其衝。

 

2:小京官「那話兒」之粗暴處

張榮順昨天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的會議上是這樣說的:

「反對派和西方激進勢力,他們雖然不能奪得特別行政區的管治權,但他們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另類詮釋,是頗為奏效的,使得香港社會一些人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基本內容方面,跟內地有著不同,甚至截然不同的認識。根本的出路就是進行一國兩制的再啟蒙,把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基本法到底是怎樣規定,講清楚、弄明白。」

第一、張榮順把矛頭指向「反對派」和「西方激進勢力」。「反對派」相信是指「泛民」。至於所謂的「西方激進勢力」,由於語焉不詳,未能定說。不過,若以「有大食大」這個中共愛用的「強盜邏輯」來看,則八九不離十是指美國勢力。

第二、就是要看個「和」字。張榮順是說「反對派『和』西方激進勢力」,意味兩者是聯手出擊的。換言之,他暗藏了泛民「勾結外部勢力」這個殺機。

第三、他指反對派和西方激進勢力「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另類詮釋,是頗為奏效的」,反過來說,即是變相承認香港人相對地較為接受泛民、西方社會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詮釋,也就是說,這方面的話語權不在中方,所以必須「再啟蒙」(思想改造)。

 

3:為了仕途,一個人可以背叛自己去到什麼程度?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被問到《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指港人要「再啟蒙」時,認同部份港人對《基本法》「有好多不同看法,有些看法甚至乎是好明顯違反了基本法原先的意思的」,有必要多些溝通,「希望大家對基本法有一個共識,從而減低其他社會上面無論是政改或者其他議題的爭議」。

相信不少香港人都很難想像,一個做過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資深大律師,一個在出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期間也捍衛過法治的資深大律師,竟然會為了政治任務,竟然會為了個人仕途,而說出一番如此反智的話語。

舉例說,政改其中一個最大的爭議是「公民提名」,但其實至今無論是特區政府以至於人大常委會,都解釋不到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問題:既然「公民提名」早已存在於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即是都符合基本法精神),為何偏偏在行政長官選舉就會違反基本法?

另外,對於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認為袁國強既負責政改,又負責檢控反對政改的示威者,有明顯的利益衝突,袁國強回應指,他們處理刑事罪案,一向宗旨是不看政治理念,只視乎有沒有違反法例,所以看不到有任何衝突,云云,更是侮辱香港市民的基本分辯能力的下三濫動作。

須知道,江樂士指出的是袁國強的「角色衝突」,是真實存在的嚴肅問題,而袁國強其實也知道,否則就不會避嫌,宣布不處理「同班同學」戴耀廷的案件。

更何況,作為政改三人組的成員,袁國強比2003年有份搞基本法23條的梁愛詩站得更前、講得更多、去得更盡,在公眾眼中肯定大多會覺得,他與佔領運動被捕人士處於對立面,不可能沒有角色衝突。

為了仕途,一個人可以背叛自己去到什麼程度?

請繼續收看政治連續劇《袁司長》!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5日 上午4:3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廷清網誌│預先張揚的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