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特未否認 房策「遠水不能救近火」

游清源網誌│佔領運動  成住壞空

2014-12-16 10:30
字體: A A A

事到如今,為了安撫不甘的心,恐怕算是時候說說佛偈了。

不甘的心,就是不甘雨傘廣場草草收場的心。對於沒有一個「光榮撤退」的儀式,對於「留守到最後一刻」(而非「最後一刻才留守」)的佔領人士來說,怎麼說也有點不甘心吧?

當連儂牆變回高牆,當連儂牆上的留言告示貼像雞蛋漬一樣被一下子清洗掉,當連儂牆上的連儂像恍如蒲公英一樣隨風飄去,那些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聲音卻連一句告別的說話都沒有留下,怎麼說也有點不甘心吧?

當雨傘廣場的大台無端「被消失」,當大台無端「被消失」而大黃傘又偏偏好端端地屹立不倒,當大台無端「被消失」而一眾「佔領明星」一早排好次序在一隅靜候被捕,怎麼說也有點不甘心吧?

於是,事到如今,為了安撫不甘的心,恐怕算是時候說說佛偈吧?

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如來者,如去也。如來也是如去。正如「如是我聞」也是「我聞如是」。既然「雨傘廣場」是失驚無神的乍現,何妨無厘啦肺的忽滅?

臭皮囊有生老病死,分別心有生住異滅,器世間有成住壞空,是停不了的過程、免不了的規律、擋不住的輪迴。本來沒有什麼好說,但菩薩還是說了。因為,菩薩,你的名字是「覺有情」。其中,「安忍不動如大地,靜慮深密如秘藏」的地藏菩薩,其誓願正好突顯出這種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覺悟有情眾生工程」,正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

如果你有耐性看到這裡,但還是不甚了了,那麼,一個方便法門是吟詩,例如「花開花落不由己,緣生緣滅自有時」、「豈有豪情似舊時,花開花落兩由之」、「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如果你還是有點不甘心,那麼,我惟有說,過去兩個星期,我「仆街」受傷,口腫面腫,損手爛掌,及至執筆這一刻,總算九成「回復正常」。看著傷口終於結疤,我鬆一口氣;看著漸褪的疤痕,我感恩。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6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殺你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