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析852│佔領劃句號曾偉雄攞尾彩 為救警隊五大理由須下台

游清源短評∣1:香江第一酷吏──曾偉雄

2014-12-16 03:12
字體: A A A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以一句「暴力開始,和平結束」來總結這場佔領行動。究竟誰以暴力開始,誰以和平結束,有良知的香港市民自然都「心中有數」。而經此一役,曾偉雄亦成為回歸以來的「香江第一酷吏」。

傳統下的中國,「官」與「吏」是兩種不同的公職人員,機關首長是為「官」,部門屬員是為「吏」(用香港人較為容易明白的說法,粗略言之,「官」就是AO政務主任,「吏」就是EO行政主任)。而「酷吏」就是指執法冷酷無情、殘酷無道的屬員。

由於年來香港開始實行「以法治人」的法家之道,作為打手,曾偉雄之類的酷吏便應「劫」而生。

根據司馬遷《史記酷吏列傳序》所言,所謂的「酷吏政治」,就是孔子口中的「導之以政,齊之以刑」(用政治命令來督導人民,用嚴刑峻法來整治人民),而結果只會是「民免而無恥」(人民雖然會避免犯罪,但無羞恥之心)。

司馬遷繼而指出,「法律是管治國家的工具,而非管治好壞的本源」(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濁之源)。他以秦朝為例,認為當時的嚴刑峻法,就像「抱著柴薪救火,揚起湯水止沸」(救火揚沸)一樣,結果只會適得其反。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滿口仁義道德者根本就是失職(言道德者,溺其職矣)。

司馬遷這段話說,用來形容曾偉雄,再適合不過。

 

2:政改方案只有兩個可能結局

政改三人組成員、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日前透露,第二輪政改諮詢將於明年1月展開。根據立法會會議的會期,由於2015年1月14日及15日已經預留給行政長官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及出席施政報告答問會,所以第二輪政改諮詢文件最快會在明年1月7日的立法會會議上提交,否則就要到1月21日才可以。不過,無論如何,重點是譚志源隨即表示,預計諮詢期大約有兩個月。此言一出,可謂變相劇透,政改方案只有兩個可能結局。

第一個是泛民議員否決。

第二個是政府粗暴通過。

基於諮詢時間只得兩個月,佔領運動淚水未乾、傷痕未癒,而人大常委會那三道鋼閘又文風不動,要四、五位泛民議員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轉軚,以至背負千秋罵名,無異緣木求魚。而唯一緣著樹幹爬上去找魚而又竟然可以找到的方法,就是運用政、商、情報系統的勢力,威迫利誘四、五位泛民議員就範。不過,如此一來,香港從此就會陷入「金權政治」、「特務政治」的黑暗時代。

 

3:中央對港政策向「左」轉?

日前全國港澳研究會在深圳舉行年會,席間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發表了「一國兩制再啟蒙」的言論;而中聯辦法律部副部長劉春華則稱「佔中」是「港版的顏色革命,通過『佔領中環』試水」;至於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則反而相對溫和,既沒有再說佔中是顏色革命,更沒有表明《聯合聲明》失效,只是強詞奪理地認為《聯合聲明》沒寫到英國對中國內政有監督權。

接二連三的「左」音,究竟透露了什麼訊息?

要留意的是「音」從何處來。

張榮順屬於人大系統,簡言之即是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傳聲筒。而今問題是,這陣「左」風是張德江的主吹的嗎?

劉春華來自中聯辦,話,說得最盡,變相反映出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謊報軍情」的傳聞,恐非空穴來風。

陳佐洱什麼也是,什麼也不是。他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的會長,該會雖由國務院港澳辦港澳研究所發起成立,但卻不見港澳辦高層官員在年會上發言。由此亦可見,這陣「左」風,港澳辦高層至少暫時並無一起吹。

至於陳佐洱,最佳形容是八個字──狐假虎威、狗仗人勢(希望維護動物權益人士不要介意)!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6日 上午3: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澳洲警方攻入挾持人質事件咖啡店  據報數人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