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強國暴發戶迫爆英國私校

范析852│佔領劃句號曾偉雄攞尾彩 為救警隊五大理由須下台

2014-12-16 07:54
字體: A A A

前後歷時長達79天的佔領運動,隨昨早警方到銅鑼灣最後一個佔領區清場後,警務處處長曾偉雄黃昏終於現身,率領另外四名處長級高層,以「大曬冷」方式舉行首場正式記者會,猶如為處理佔領「攞尾彩」。

但須知道,現時警隊的民望已經創回歸後歷史新低,警民關係更徹底破裂,身為警隊最高負責人的曾偉雄,最少已經有著五大罪狀:

第一,部署嚴重失當。眾所周知,為應付佔中,警方一早已利用逾年的時間作出準備,同時更制定出代號「solar-peak」的行動方案。而如果所謂的應對方案,早要花上79天才處理成功,恐怕沒有人會接受吧!由此反映,本來的應對方案,其實根本沒有預計佔領會成為一場曠日持久的運動,故明顯有人在部署上錯判了形勢;

臨場指揮差 管理警隊劣

第二,事先部署失靈,臨場指揮不堪,直接導致佔領出現。根據在佔領區內進行的民調,逾五成佔領者直言,是因警方在928當天施放催淚彈,才因此決定參與佔領;再追溯更前,因為警方無理長時間拘留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不准保釋,促使逾十萬市民在928當天前往金鐘「保護學生」,而因為警方拒絕讓市民進行添美道,才導致夏慤道被佔領。而曾偉雄昨天竟還稱施放催淚彈「達到原來的效果」,言下之意,是指令更多市民參與佔領嗎?更何況,警方至今仍未解釋,為何當天晚上,在中環漫無目的亂放催淚彈,既是激發民憤的源頭,甚至公然向市民動武,曾偉雄已一手令警隊不再是服務市民,而是傷害市民。

第三,帶領警隊無方,管理警隊無能。無論「四點鐘許SIR」還是曾偉雄,連月來都一直反映指警方處理今次佔領,是面對極大的挑戰,當中又包括要警員長時間當值等,務求訴諸悲情來博取同情;但必須清楚知道的是,香港警隊人手按人口計算,本身已屬世界前列,既有如此充裕人手,何以卻未能處理事件?是否有人一直錯配了人力資源?又是否當初有人自視過高,當有立法會議員多次追問警方是否有足夠人手,都強調人手足夠?還未計曾偉雄疑無視勞工法例及職安要求,要求人員冒健康危險執勤,變相令市民的生命也受威脅。但曾偉雄還想對這些責任,推卸至佔領者身上以求一乾二淨。

近2000投訴紀律部隊無紀律

第四,令警隊成無紀律部隊。整場佔領運動,投訴警察課暫接獲1,972宗,主要涉及疏忽職守或濫權,數字估計仍會增加。事實上,自詡專業及依法辦事的香港警察,本應視一宗投訴也嫌多,但曾偉雄明顯另有標準,昨天不單無視大量投訴反映的嚴重性,更意圖把數字龐大歸咎於有市民從電視及新聞報道中目擊事件而作出投訴所致。實情是,警隊對嚴守規矩及紀律這些基本原則,根本已形同虛設,曾偉雄更尚未交代以下問題,包括:

為何取消警棍打人後要提交報告的安排?
為何警務人員會用警棍追打路過市民?
為何警務人員可以不遵守《警察通例》?
為何警員會誣告濫告市民及記者?
為何使用武力的原則跟內部指引不符?
為何市民犯法,警方不是拘捕而是用警棍毆打?
為何警察使用警棍方式跟訓練要求不同?
為何警察會以粗言穢語辱罵市民?
為個警察會當街恐嚇市民「係咪黑社會」?
為何警察在任務大合照是「人之常情」?

第五,破壞法治。曾偉雄昨日侃侃而談,指警民關係建基於雙方都要尊重法律,但現實是警方似乎最視法律如無物,甚至當法律是濫權的工具。除了警察最終是躲在法庭禁制令背後清場,未有盡忠職守卻要由執達主任當馬前卒外,亦無視法治中無罪推定的原則,警員舉起的警告旗,只是籠統稱市民「已違反法例」;而警員在處理「鳩嗚團」的查身份證及紀錄身份證,亦無視法律賦權警方的限制。

佔領之初訴求包「曾偉雄下台」

佔領運動之初,群眾曾提出四大訴求,其中之一就是「曾偉雄下台」,認為他要對施放催淚彈負上責任。79天過去,前債未還,更因警方遲遲未能清場,令更多市民受影響,故曾偉雄再欠非佔領市民一個交代。至於他稱警方需時部署、希望和平解決事件,更是大話連篇公然欺瞞及誤導公眾,以至令警方賠上多年建立的形象及聲譽,就連其母校的校友、舊生,都看不過眼在報章刊登聯署聲明作出譴責。

將於明年5月5日退休的曾偉雄,自1978年加入警隊,至今將達37載,卻在其任期後最大的任務中,一手斷送警隊的未來,曾偉雄不公開承擔責任,試問公眾又何能對警隊重新予以信任?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6日 上午7: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短評∣1:香江第一酷吏──曾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