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寧無尊嚴 也要派頭

筆謀其政網誌│靖國神社「自虐史觀」扭曲日人心態

2014-2-12 01:16
字體: A A A

靖國神社的爭議的着眼點,往往集中在甲級戰犯合祀的問題,因而得出一種論調:只有戰犯神位不存在,參拜神社並不是一個大問題。但其實,安倍晉三最近一次參拜,問題並不只是拜祭戰犯那麼簡單,而是表達出對靖國神社背後扭曲的歷史觀的認同。茲事其實體大,是以本文將嘗試探討一下神社如何曲解二戰戰爭責任問題。

靖國神社歷史觀的問題可以分為兩大類:
一是對戰爭罪行的否定;
二是對戰爭緣由的歪曲。

從外觀來看,除了在終戰紀念日會多了一些日本右翼分子高舉否定「村山談話」、「河野談話」的橫額外,靖國神社的格區跟其他神社分別不大。但神社的歷史觀之體現,並不在於神社建築外貌,而在於神社範圍內的「遊就館」(戰爭博物館)。

遊就館兩大「奇觀」

必須指出,遊就館的展品及文字介紹 (日文、英文)詮釋了日本右翼如何看待二戰歷史。在否定戰爭罪行方面,遊就館實施了選擇性的原則。

首先,遊就館開宗明義否定戰犯本身犯有戰爭罪行。館正門外豎立了一塊Radhabinod Pal的牌匾,以紀念這位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上唯一判處戰犯無罪的法官(當然,遊就館強調是無罪判決,認為所有的罪行都是戰勝國強加在日本身上的結果,而忽略這位印度法官質疑的只是國際法庭不應以戰後的法律去判決戰時的罪行,而非否定慘絕人寰的事件,如南京大屠殺的真實性)。

其次,館內對於許多戰爭事實都只是避重就輕。如南京大屠殺,遊就館只強調日軍紀律嚴明,對進城屠城事實不提,而慰安婦問題更是隻字不提。不少展品都是日軍的遺書,強調玉碎的例子,這偏頗只會令人感到日軍的英勇,而忽視戰爭對被侵略國人民的傷害。

日本「被迫」「進出」中國

但更大問題是,扭曲戰爭的緣由去合理化侵略行為。整個二戰展區的展板,多次強調二戰是日軍從西方列強中解放亞洲的義舉。

首先,在吞併韓國方面,甲午戰爭被視為日方主動幫助韓國令其不再是中國的附庸,令其真正成為「獨立」國家的友善舉動,吞併亦是正面地被認為是對等協商的結果。

其次,「進出」中國根本不被視作入侵,而是日方因中國反日情緒高漲,以及共產黨的恐怖活動日益猖獗下,日方保護僑民的防禦性行為。由此路進,不難發現不少有違史實的例子。例如張學良被描繪成一個「反日領袖」,令東北局勢惡化;蘆溝橋事變也是日方受襲後的反擊,而不提關東軍在皇姑屯事件中暗殺張作霖的事實;進軍南京,亦不過是日方善意地阻止中國不同軍隊互動干戈;在武漢會戰中,也「強調」日軍是有充分保護人民及文物。

而整個中日戰爭的描述,也只談到廣州的戰爭,完全不提蔣介石成功反攻雲南的事實,去突顯出日本在戰爭中一直佔上風。

「迫不得已」打美國

即使是太平洋戰爭,也被描繪成日方是在美國不願和平下迫不得已的結局。論述強調A-B-C-D Line,指出日本在戰前是同時受到美國、英國、中國及荷蘭的封鎖,令其得不到足夠的原材料,尤其是美國在珍珠港事件前協助蔣介石,令日美關係惡化。這明顯是倒果為因,日方之所以增加原材料的需求,全因日本急速擴大戰事所致,亦忽略羅斯福是建基於日方已入侵中國及中南半島,才決意孤立日本。

在戰後影響方面,亦強調二戰成了東亞人民民族解放的契機。這論調雖未必全錯,但又如何解釋為何日本有必要進攻中韓這些戰前已是主權國的國家? 即使在戰爭中支持東南亞的民族分子,又如何肯定日本是真心協助其建立國家,而非只是踢走西方列強成新殖民者?

安倍在扭曲歷史氛圍下成長

歸根究柢,日本右翼之所以有市場,是日本自民黨政府一直把二戰歷史當作自虐史觀所致。戰時訊息的封閉,令日本人民絲毫不知日軍所犯下聳人聽聞的戰爭罪行。戰後亦因應韓戰需要,令美國對日本右翼政客清洗並不徹底,令右翼歷史觀能死灰復燃。為培養日本新一代的愛國情操,在教育上刻意地忽略日本歷史的黑暗面,令現今很多日本人對於日本在二戰中的角色只有模糊的理解,令右翼史觀有很大吸引力。

安倍作為首位戰後出生的首相,亦是在扭曲歷史觀薰陶下的一代,即使他能理解戰爭對人類的禍害,從其過往否定戰犯標籤、慰安婦是被迫淪為性奴隸,以及日本作為二戰侵略國的言論,參拜神社反映出他對歷史的前因後果及責任沒有充分理解,更遑論對日本的戰爭罪行有所反省。

由此可見,靖國神社所代表不單是甲級戰犯合祀的問題,而是扭曲歷史觀實在的象徵。除非完全地關閉靖國神社,否則難以釋除鄰國對日本的不信任。

一句話:只有願意面對自身歷史黑暗面的民族,才能真正獲得別人尊重。

(筆謀其政作者: Kelvin Chan)

(圖為遊就館)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2日 上午1:1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你的靈魂有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