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纏綿有極限

常月明網誌│駕車技術差,依然有樂趣

2014-12-27 09:04
字體: A A A

女兒:

每一個坐過我車子的人,評價都似乎一樣。你妹妹總是好奇地問「媽媽的駕駛執照是如何考到的?」;你大姨會笑我「開了幾十年車,怎麼一點進步都沒有」;你細姨則抓破頭皮問「為什麼每次停泊車子前,你總要在停車場不停繞圈子,非要找到三個並排而沒有車子停泊的位置,才肯駛進去」。

其實我是有自知之明,所以才不敢掉以輕心。但無論多小心,多年來,因為駕車而鬧出的笑話,依然不少。

我是徹頭徹尾的地圖盲,看見地圖上密密麻麻、彎彎曲曲的線條,首尾相連、縱橫交錯,除了迷惘,還是迷惘。即使是簡單路程,十之八九也是南北混淆、東西顛倒,加上又記不牢街道名稱,頂多只能依賴路上建築物來辨認方向。

有一天,唯一認到的公路入口正進行維修,我頭就大了。轉來轉去,結果要駛到超市門口,請求其他駕駛者帶我上公路。

又有一次,在回家路上,因為前方有車禍,道路封閉,我下車問警察,他說了一大堆街名,我都一頭霧水。後來他察覺到我一臉茫然,便主動叫我跟著他的車子走,帶我到我認得的街道才離去。

更可笑是某一年聖誕節,我駕車回家時,咦!怎麼今天走錯了路?於是又繞出大路,再來一次。如是者來來回回,都找不到自己的房子。後來把車子停在路邊,下車細看──不對呀!這分明是我的家嘛!
後來把車子駛進車房後,你們三父女都在大笑,說看到我的車子在外面徘徊很久都不敢駛進來。原來你們打賭,說我一定認不得你們掛滿了聖誕燈飾的房子。

最初考到駕駛執照時,好一段日子,依然不敢自己獨個兒開車,每次都需要你們在旁邊陪伴。有一天在回家路上,你跟我說:「媽媽,你知道嗎?方向盤在你手上,不管路上有任何狀況,都只能靠你自己憑判斷去處理,我們坐在旁邊,其實一點忙也幫不上。你只要記住膽大心細,注意四周環境,小心一點就不用害怕。」

聽了女兒一番話,第二天,決定自己嘗嘗。終於,衝破了心理關口,可以獨個兒駕車。要不是那天下定決心,恐怕今天也不能載你外婆到處去。現在我還是你爸爸的御用司機呢!駕駛技術的確沒有什麼改進,但能載著家人,技術更笨拙,都依然是一件樂事,對嗎?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二O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圖片來源:nadhafhas.wordpress.com)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7日 上午9: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寧靜網誌│二百磅的女神 004│我瞻仰自己的遺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