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體倡攝錄警察遊行執勤情況 監警會:委員只得24人

范析852│批佔領壞法治賊喊捉賊 袁國強言論再成港污點

2014-12-17 14:44
字體: A A A

佔領運動雖然在被大體清場後算是告一段落,但根據警方早前公布,在佔領的79日內,已共拘捕近千名市民,是否對他們作出起訴,以及是否會檢控更多人士,這一場「秋後算帳」潮是否一觸即發,勢將成為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未來的主要工作。

然而,繼梁振英前天稱「佔中」是少數人對法治的破壞,袁國強昨日被傳媒問及是否同意有關說法時,就更「加把口」指「『佔中』對香港法治構成很大衝擊」,恐怕他再一次令香港法治蒙上污點。

袁國強續把「法治」等同「守法」

須知道,關於「法治」的層次,由最低層的「守法」到最高層「以法達義」,早有大量的教科書式討論。香港作為文明社會,有先進及成熟的司法制度,固理所當然是追求最高層次的「法治」精神。但作為堂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為服務政治,卻繼續向公眾示範他的「另類選擇」,仍然把「法治」簡單地等同「守法」。

他昨日一番再次踐踏與矮化香港「法治」的話,就有著最少三大謬誤。

我認為今次「佔中」行為確實對香港的法治構成一個很大的衝擊。自首本身不代表對法治沒有挑戰或衝擊。在禁制令的其中一個判詞裏,區法官說得很清楚,不是犯了法去自首便代表對法治沒影響。最應該做的,是一開始不應該犯法,應該守法。

第一,如果犯法就代表是破壞了法治,那根據香港警察的統計數字,全港一年其有逾7萬宗的罪案,同時破案率僅得四成多,意味有逾四萬宗罪案犯法者可能最終逍遙法外,那香港的「法治」豈不早已蕩然無存?而環顧世界,恐怕沒有任何地方是「零犯法」的,既然如此,是否意味世上原來根本沒有「法治」可言?

「擾亂」變「妨礙」無視終院案例

我幾次也強調,有不同訴求不要緊,香港社會非常自由,你絕對可以表達訴求,但應合法,而且不要妨礙社會秩序,更不要妨礙其他市民一般日常生活和他們的權益。

第二,如果袁國強仍然尊重「法治」,以至眼中仍有「成文法精神」,其實香港的法院判決中,早有案例判詞反駁了以上說法!《852郵報》早在10月中,就曾報道指〈黎棟國斷章取義包致金判詞〉,引述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在「楊美雲及其他人訴香港特區」一案,當中包致金雖然在判詞中稱:「法律亦要求示威者顧及其他人的權利……」,但其實他在更早的部分,先強調的,是「法律要求普通公路使用者顧及示威人士自由示威的權利,須容忍本身使用道路的權利會受到一些干擾。他們被預期會呈現這樣的寬容,即使他們不同情示威者的原因。希望他們能在表達情緒有如此的耐性。」

由此可見,「不要妨礙社會秩序」、「不要妨礙其他市民……權益」,本身就不是法律與法治的精神;事實上,每當有大型遊行,就必然會妨礙了社會秩序,以至妨礙了其他市民的一般日常生活,那按袁國強的說法,是否都要禁止?更何況,就算在《公安條例》之下,也不過只指「擾亂」公眾秩序的人士、「破壞社會安寧」人士犯法,但袁國強卻把之推到更嚴苛的「妨礙」程度,作為律政司司長作出這樣的說法,又豈只是誤導了公眾?

口說不考慮政治卻自打嘴巴

所以不能只說有這政治訴求,所以便有權做違法的行為,做完違法行為後自首,這樣的話,我相信很多違法行為都可以出現,然後自首。這對整個社會,無論對於法治或社會秩序來說,我認為都是說不過去,亦不可以將這觀念再伸延下去,否則整個社會的法治往後一定會有很嚴重的負面影響。

第三,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早前才質疑,袁國強身為「政改三人組」的一員,同時又處理跟佔領有關的檢控,有角色衝突之嫌;袁國強就解釋,刑事檢控工作不會考慮涉嫌犯法者背後的政治原因。言猶在耳,他自己即自打嘴巴,那公眾還可以相信律政司,特別是律政司司長本人,可以公正不柯處理檢控工作嗎?

而他以「做完違法行為後自首」來推論出「這樣的話,我相信很多違法行為都可以出現」,就更是嚴重的斷章取義!須知道,現時所謂的「犯法」行為,大體都限於在「公民抗命」中的和平非暴力原則之下,跟「很多的違法行為」,涉及傷害他人利益甚至性命的,實不能相提並論。而如果按袁國強的邏輯,他是否更是同時否定在世界歷史中,有著悠久歷史又備受肯定的「公民抗命」例子?

支援禁制令理據遭質疑

其實,袁國強昨日亦回應了自己被母校伊利沙伯中學舊生和舊職員公開譴責一事,直言「唔好意思,我唔認同佢哋嘅說法」,而當中就涉及律政司協助民事訴訟一方申請禁制令一事。袁國強就以「今次是很特殊的情況」、「對整個事件有誤解」等來再作解釋。

問題是,就連袁國強在港大就讀法律系時的老師,即前港大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以及法律界元老級人物、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都先後開腔質疑禁制令,難道這些對法律有深厚認知的人士,又一樣誤解了事件?而袁國強口中的「特殊情況」,其實是因為警方不作執法,以至令法院被利用,法律淪為工具,袁國強在這節骨眼開先例後,至今依然未能向公眾作清楚解釋。

事實上,較高層次的法治,本是用來制約當權者,亦包括政府部門、官員及執法人員,此外,還有法庭、立法機構及一切有公權力的機關,袁國強的法律系同學、現任港大法律系首席講師張達明曾說,一批無權無勢的市民,即使最終不願意服從法庭的判決,他們對法治的破壞力是非常之有限,亦都很容易可以彌補。而可以想像,人民無權無勢,更無武器,在法律面前本來就是弱者,又何德何能破壞法治呢?

反而說好要依《基本法》辦事的政改,人大「831決定」卻先作出有違「五部曲」的決定;明明是真的破壞了法治,卻屢為違法決定護航,忠心地為政治而服務,誰才是損害香港法治的罪人,實已「不言而喻」吧!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港台圖片、網上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7日 下午2:4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張榮順批港人「無國家感覺」 劉夢熊:咁泛民出海保衛釣魚台又點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