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睇唔透的Premier Banking

路見筆評│六七暴動左派殺人放火 鄭耀棠今日批評學生影響他人

2014-12-17 20:06
字體: A A A

工聯會榮譽會長鄭耀棠日前表示,爭取民主要以「不影響他人」為原則,佔領者應該「好好反省」,為何有市民感到厭惡和憤怒。他批評佔領運動為市民帶來麻煩,以全港市民做人質;又說學生堅持己見,永遠不能解決問題,籲他們「回到現實」。

當然,其實佔領運動至今,整個工聯會一直不遺餘力地批評打擊。例如王國興就質疑泛民是收錢策動佔中,又批評整件事是「精人出口、笨人出手」;黃國健則指運動破壞社會穩定,造成很大衝擊,破壞法治,云云。

問題是,工聯會作為香港社運以至暴動的「先驅」,真的有資格批評佔領運動嗎?

正如有網民說過:「邊個話佔領運動係暴力都得,就係你工聯會唔講得!」因為工聯會早在47年之前,就曾積極參與六七暴動,事件共造成51人死亡(其中10名是警察)、逾800人受傷,比起雨傘運動肯定暴力得多。

不僅如此,佔領人士的手段是在馬路上紮營、絕食、唱生日歌、四處「購物」,衝突時最多只是以頭盔和盾牌防守,但當年左派卻是用棍襲警,自製炸彈四處埋藏,炸死過無辜的小童和拆彈專家;以汽油彈襲擊警署、暗殺警察,還燒死商台主持人林彬。這些行為,難道不是「以全港市民做人質」、「影響市民生活」嗎?更恐怕令今天一眾佔領人士「自愧不如」。

然而,工聯會榮譽會長鄭耀棠今日接受《明報》訪問時,還強辯指兩個運動不能相比,說六七是「反帝反殖」引發,當年政府政治壓迫、不容左派存在,甚至遞解左派出境,不能與今日相提並論。他又同意,港英政府其後採取懷柔政策爭取民心。

但世傑必須指出,當年左派自覺面對的困境,其實何嘗不是現時年輕人面對的困局。特區政府是一個無認受性的政權,挾著同樣是專制執政的中共氣焰,強迫市民接受一些他們完全不同意的政策,還迫學生接受愛國洗腦教育;然後大批從大陸來港的移民和遊客,又令港人擔心人口被清洗,文化被侵蝕,逐步邁向「新香港」。對年輕人來說,這些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的「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

至於政府對爭取公義的市民之政治壓迫,就更不需世傑詳談了吧。

而既然鄭耀棠自己都承認,全靠當年抗爭,才換來港英政府改善施政,推出更多福利政策改善市民生活。那麼今天的年輕人希望透過抗爭來換取更美好生活,誠如曾德成話齋,又「何罪之有」?如果工聯會是如此尊重法治,請首先就六七暴動向公眾道歉,否則有什麼資格去批評今天的學生。

(撰文:金世傑)(圖片來源:oldhkphoto.com)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7日 下午8:0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巴黎街頭藝術現撐傘大型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