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防彈咖啡」潮爆英國 愈飲愈愛愈恨

范析852│從開山刀石油氣到雨傘保鮮紙 港警抗暴能力大插水?

2014-12-18 07:27
字體: A A A

佔領運動結束,一如所料,「秋後算帳」潮已在湧現,而在警方本身已大規模濫捕了佔領人士外,當局本周三更再向佔領者開火: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在立法會上表示,必定會依法追究違法人士,同時大數佔領期間所謂的受破壞情況,包括32輛警車受破壞,鐵馬、垃圾桶及路牌等被挪用作路障等,指控佔領者的行為,涉及盜竊、刑事毁壞、公眾地方滋擾罪等多種罪行。

究竟指控是否成立,香港既然是法治社會,不妨交由法院定斷;但警方在清場時,卻已嚴重破壞這些「刑事案」的「證物」,被控者勢因此失去公平審訊的機會。黎棟國作為保安局之首,竟然沒有好好指令警方保存證物,既是毫無法治概念的表現,更明顯是嚴重失職。

石湖新村村民不滿收地爆衝突

佔領者的行為被追究,但警方種種濫權濫暴的行為,至今卻未必似見需要承擔任何後果;但「人在做,天在看」,警方的表現,眼睛雪亮的市民,自然是「心中有數」。而近日就有網民轉載一段1999年的舊新聞,用當年警隊的表現來跟今次警隊的表現相比較:似乎隨著時光飛逝,警隊自詡的專業,卻反有每況愈下之勢。

被轉載的片段,發生在1999年11月16日,其時發生上水石湖新村清拆事件。當年報道形容,是香港回歸以來最嚴重的官民衝突;當時數十名不滿收地賠償的上水石湖新村居民,以燃燒彈、開山刀等,襲擊在場警員,警方其後以胡椒噴霧及催淚彈驅散村民,事件前後擾攘8個多小時,終可展開遷拆行動。

當時的村民,在村口位置放滿長刀、木棍、水喉通及燃燒彈等武器,與警務人員爆發激烈衝突,有人一度欲在警方防線前點燃石油氣罐,又有人縱火,需要消防員介入救火,警方數度增援至300人,雙方在村口橋頭進行三個多小時打鬥;至警方入村後,有村民又反鎖屋內恐嚇引爆石油氣;事件中,最後有14人被捕,8名警務人員受傷。

胡椒噴霧會「噴死人」警即檢討

至翌年,多名被捕人士接受法院審訊,五名村民亦因襲警及阻差辦公罪名成立﹐分別被判入獄或留案底;時任北區區議員岑永根阻差辦公罪名成立,被判罰款及留案底;民主黨區議員黃成智就被判無罪獲釋。案中村民阮偉民判刑最重,被判毆打警員﹑藏有攻擊性武器及一度企圖向警員投汽油彈,被判罪成判監二十個月。另一被告施祖榮襲警罪名成立被判刑一年。

而事件還有插曲,當年由於加拿大發現﹐被稱為「最低武力」的胡椒噴霧竟會「噴死人」,即換來港警連忙檢討以免蹈加國覆轍;此外,當時負責指標行動的大埔指揮官杜浩棋總警司,就因指示警員必須採取最克制的態度應付村民,甚至當村民行動升級,警方仍沒把防暴級別提升,令警方捱打,因而引來防暴警員埋怨。

警方清場阻拍攝記者狠斥

往後,警方接續面對更多大型警民衝突事件;2004年時,學聯為抗議人大釋法,闖入政府總部大閘內靜坐示威,翌日早上被警方武力清場。當時警方動用超過150名警員,驅趕或抬走約100名示威者和40名記者,造成12名示威者、記者及警員受傷送院,另兩名示威人士被指襲警被捕。而警方清場期間,一度使用過胡椒噴劑。

事後,社會各界均齊聲譴責警方以不合理的武力強硬驅趕傳媒及示威者,是不適當及不可接受;當時還有另一則小插曲發生,那時候還是無綫記者的李臻,因不滿警方阻止攝影師拍揮,一度追罵警察「有冇搞錯呀,你哋香港警察」,換了今天,李臻相信應該已被扣上手銬吧!而這次的警民衝突中,有警員因未有警告就使用胡椒噴劑,事後就被投訴且被裁定成立。

及至2010年1月16日,立法會表決669億元高鐵撥款,引來立法會外群情洶湧,有市民衝擊鐵馬陣,甚至欲搶奪鐵馬,警方就以胡椒噴劑「還擊」,但一樣被狠批是濫用暴力。

然而,時代變,當香港警察向市民大賣形象工程,突顯其「專業」之後,在雨傘運動中,卻以市民手上雨傘是武器為由,用警棍把市民打到頭破血流,甚至指市民頭上包起保鮮紙是不懷好意;假如按今天標準,今天的警察如果再處理石湖新村事件,恐怕早已開槍殺了人吧!

在今次雨傘運動中,被稱譽為「近代飛虎隊之父」的現任警察機動部隊校長歐陽照剛就親自出馬,成立了身穿藍衣被藍絲冠名「速龍小隊」的部隊,打人最狠;似乎這些年間,警隊的「進步」,只局限於把武力升級,卻摒棄文明的原則;反之,抗議市民相對下卻變得愈來愈和平。這樣的警隊,還可如何贏得市民的信任與尊重呢?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網上圖片、蘋果日報圖片)

table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8日 上午7:2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短評∣1:譚志源狗上瓦坑三道曲解《聯合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