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真的毆你》 還擊曾偉雄「慈母論」

陳頌紅網誌│匿名的好處

2014-12-21 10:00
字體: A A A

自小我已經知道匿名做事的方便和好處。初中的時候,班主任很民主地挑選了三個深得她心的同學,然後要我們一人一票選出班長。其中一個候選班長坐在我旁邊,經常會借什麼橡皮膠、原子筆給我。另一個候選班長是我的好友,曾經在體育課之後請我喝汽水、吃魚蛋。她們都向我打眼色,示意我一定要投下神聖而重要的一票。在我正在頭痛,不知道該背叛誰的艱難時刻,班主任宣佈一個好消息,就是「不記名投票」。結果,當選的並不是她們兩個之中的一個,而是第三位熱爆候選人。而很湊巧地,我的鄰座跟我的朋友,都剛好只得到一張選票。我的鄰座很感激地拍拍我的大腿,她以為那唯一投她一票的烈士是我。而我的好友在小息時上廁所都感謝我,她覺得如果只有這麼一個人支持她,照道理是我。我羞愧得無地自容。因為,我為免順得哥情失嫂意,決定棄權。她們所得的珍貴一票,根本不是來自我手。

Tom Vanderbilt在他的《馬路學》中指出,「匿名性是帶有許多奇特副作用的強力藥物。」他引述一個「挖鼻孔因素」的實驗。研究人員在一批受試者的私家車內安裝攝錄機,用意是長時間觀察車主的日常行動。結果,在一段日子之後,很多受試者竟然忘了車內有攝錄機,以為自己是獨處於車廂內,以為周圍的人不會看到自己在車廂中的言行,於是會唱歌、哭泣,甚至忘形地挖鼻孔。

不但如此,在另一個實驗中,研究人員發現,駕駛有蓋頂車子的司機,會比駕駛開蓬車的司機更常按響號,而按響號的時間也較長,次數也更多。這是由於開蓬車司機失去了「匿名」的優勢,他感到自己的樣子會被其他司機看到,所以會降低了他對其他人作出挑釁性行為的比率。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兩位心理學家Philip Zimbardo 和Stanley Milgram便曾做過兩個匿名電擊陌生人以及虐待由受試者扮演的囚犯實驗。結果都證明了當人們在自己的樣貌身份不會被對方識穿之下,會顯得較放任,而且比平日狠心。這樣看來,我只是沒投票給那兩個同學,而沒背叛她們,都算得上是良心未泯。

 

(原圖取自:《V for Vendetta》電影劇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1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傘不散一直撐」橫額再現 連儂牆又見便條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