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意國為防地震去到盡 大衞像館斥百萬元加固

寧靜網誌│二百磅的女神 001│奪命的美

2014-12-24 07:00
字體: A A A

我死了。

然後重生。

我發誓,這是一件駭人的真事,絕非噩夢。

而且,切切實實的發生在我身上。

死前,我是一個絕色美人。

死後,我在一個自殺身亡的女子身上重生。

而她,又胖、又醜。

我由一隻漂亮的蝴蝶,變成醜陋的飛蛾。

痛苦、難過。

我從來也沒想過,美麗──竟然,也是一種錯。

 

 

序章──奪命的美

 

我美。

而且,非常、非常的美。

不少人曾經跟我說,即使是年青時期的林青霞、李嘉欣或者關之琳等大美人站在我身邊,也都只會黯然失色,淪為小配角。

我當然知道這個是事實。

每一次我踏足街上,便有幾十個至幾百個年齡介乎十一歲至九十一歲的男性兩足動物,因為只顧看我而跌倒、撞電燈柱、踢翻垃圾箱、被身邊女伴刮一大記耳光等等。

有不少男人,甚至因為見過我一眼,而跟妻子離婚,為的,只是證明給我看,他們的一顆真心。

我的美,絕對絕對,非筆墨可以形容。

唯一像樣一點的說法是──我美得要命。

唉!

美,原來真的可以要命。

這一天,我剛拍完一個洗髮水廣告。

這已是我進軍模特兒界的短短兩年間,第九十九個廣告。

我換好了衣服,卸了妝,便準備到電影公司洽談拍電影的事宜。

我並不喜歡拍電影,但媽媽說一個電影明星的地位,總比一個模特兒高。

也罷,反正媽媽總替我安排好一切。

我一臉素淨,只塗了一點淡紅唇彩,穿了一條白色低胸繫頸連身裙,嘿,就像瑪麗蓮夢露在《七年之癢》中穿的那條白裙一樣,簡簡單單,但足以令我艷光四射。

看,又有好幾十個男人為我撞電燈柱了。

我已經習以為常,甚至嗤之以鼻。

這時候,我的手提電話響起。

「喂?」

「是我,莊。」一把男聲吃吃地笑。

莊是我其中一個男朋友。

對,是「其中」之一。

我一共有三個男朋友。

一個有錢、一個有生活情趣、一個英俊不凡。

三種不同的類型,給我三種不同的享受。

而莊,是有錢的一個。

他長相平凡,但極為富有。

他的家族擁有三間位於尖沙咀的酒店、四幢位於銅鑼灣的商業大廈、以及兩個元朗豪宅區。

「拍完廣告了?要不要到美國會喝茶?」莊問。

「我還要上電影公司開會。」我說。

「那今天晚上呢?水藍,你可想死我了!不如這樣,我來電影公司接你到我的別墅,晚上我們坐直昇機到半島吃飯,好不好?My Darling!」莊發出一聲驢叫。

我知道我只是莊的其中一個玩伴,不過,我是最有地位的一個罷了。

無所謂,反正,我也沒對他認真。

我只是享受和他在一起時的超級富豪生活。

沒有多少人能坐直昇機到半島吃飯。

「但我不知道電影公司那邊,要談到什麼時候,再說吧!」我掛了線。

我喜歡擺點架子。

不到兩秒,電話又響起。

「又怎樣?」我不耐煩。

「是我,尼奧。」另一把男聲說。

尼奧,是有情趣的一個。

他是一個核數師,住在堅道那些千多呎的公寓,有一部寶馬五系房車。

他遠遠不及莊那麼富有,但總算是中產階級,而且比莊長得稍為好一點,衣著和生活都頗有品味。

「是你。怎樣?」我很有儀態地打了一個呵欠。

「今天晚上我們出海,好嗎?我去買香檳和魚子醬。」

「出海?」

黑壓壓的天,黑漆漆的海,有什麼好看?

「我學會了煮芝士焗龍蝦,可以在遊艇上煮給你嚐嚐。」

「你知道我是不能吃芝士的。」

「那我改用白酒來煮吧!」他熱切地說。

這時候,有另一個來電候接,我對尼奧說:「我有電話,晚一點再跟你聯絡。」

我接了等候中的電話。

是第三個男朋友丹尼。

不用多說,他就是英俊得像電影小生的一個。

但也是最「窮」的一個。

他只是一個營養師,月薪兩萬五,一個人租住了一間六百呎的小單位。

連一部小汽車也沒有。

「水藍,我買了一份小禮物給你。」丹尼甜絲絲地說。

「什麼小禮物?」

我沒有太大的雀躍,因為我知道,丹尼也買不起什麼貴重禮物。

通常,他不是送我最新的唱片和影碟,就是送我一些我根本看不上眼的小擺設。

「你想知道是什麼禮物,那麼,今天晚上你有空嗎?到時候我送你不就是了?」

「我不知道有沒有空。不如你現在告訴我,你究竟買了什麼。」我又打了一個呵欠。

丹尼並沒半點掃興,依然開心地說:「是一隻水晶手錶,但很漂亮,閃閃發亮的,那款式跟你在雜誌上看到的Franck Muller鑽石手錶幾乎一模一樣。」

仿Franck Muller水晶錶。

三百多元跟三十多萬的分別。

如果我肯開口,莊一定會送給我。

我又何須要一隻水晶手錶來充?

我已經失去興致。

「我們去西貢吃海鮮,好不好?剛才我在雜誌上看到一篇介紹……」丹尼自顧自地說。

我心不在焉地拿著電話,不知不覺已走到一條馬路旁,我知道,只要我再踏出一步,所有的車輛都會停下來,讓我橫過。

「水藍,怎樣?」丹尼問。

「唔──」我完全不知道丹尼說過些什麼,「讓我再想一想吧!」

「水藍──」丹尼發出最具磁性的聲音。

我一聽見他這樣溫柔的聲線,腦海裡就會想起他夢一樣的眼神。

我的心頭,不禁有一陣酥軟。

「丹尼,我看看時間,再給你電話,好嗎?」

如果丹尼有莊的財富和尼奧的情趣,那就完美了。

真可惜!

「那──我等你的電話,再見。」

丹尼識趣地掛了線。

三個男朋友同一時間約我的情形,經常出現。

我會視乎哪一個提出的節目比較吸引我,而作出決定。

今天晚上,大抵我會坐直昇機到半島吃飯吧!

我思算著時間上的安排,左腳已踏了出馬路。

一輛播放著強勁音樂的灰色小貨車正駛過來。

我向那司機掃了一眼,那司機登時目瞪口呆。

就在這時候,一陣風吹過,我的白裙子像波浪一樣被風掀了起來,露出大半條美腿。

我肯定的見到,那個司機鼻血直噴。

我走出馬路,正想驕傲地仰天笑一笑──

怎知道,那個血氣方剛的年青司機,竟不受控地踏著油門向我衝過來。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貨車的車頭已經撞到我身上,我整個人被彈上半空,然後重重的跌在地上。

痛!

全身上下都劇痛!

我聽到路人的尖叫,還隱約看到那個流著鼻血的司機匆忙跑過來,蹲在我面前,但卻死盯著我的胸部看。

眼前景象愈來愈模糊。

我最後的知覺是,自己的手手腳腳抖了好幾下,再大力吐出一口鮮血,然後,然後……

 

(天地圖書初版日期:2004年4月)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4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朱經緯亂打人 警棍偷襲女胸 李少光均不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