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氣味也催情

寧靜網誌│二百磅的女神 003│借肥屍還魂

2014-12-26 07:00
字體: A A A

我一手搶過報紙,清楚地看到圖片上的「死者」,就是我。

我就是穿著那條「瑪麗蓮夢露」白裙子,躺在一輛小貨車前。

裙子像扇一樣散開,露出了我那雙四十三吋光滑如絲的長腿。

我那頭有如瀑布般的秀髮,像花一樣的在馬路上盛放著。

連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認,我的「死狀」都特別美麗。

我躺在地上的姿勢,竟像拍床褥廣告一樣。

「名模特兒被貨車撞死」!?

冷靜冷靜冷靜。

如果報紙上的人是我,那麼現在的我又是誰?

我拿著報紙,雙手不斷地抖顫。

我死了?

我死了?

但為什麼我又會在醫院裡?

慢著──

我的目光被另一則小新聞吸引住:「肥妹燒炭自殺 腦部一度死亡 竟然奇蹟復活」

相片中那個肥妹,跟我這副身軀一模一樣。

肥妹的腦部一度死亡,然後又奇蹟復活?

我嘗試把混亂的思緒重新整理。

最大的可能,是我的靈魂,進入了她的身體。

所以表面上,得救的是她,但其實,死去的是她,復活的是我。

這是我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釋。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借屍還魂」?

「真可惜,這麼美麗的女子竟飛來橫禍,真是紅顏薄命。我兩個女兒還視她為偶像呢!」那個被我搶去報紙的病人說。

我感到自己站立不穩。

身上那個肥碩無比的巨臀竟硬生生把我向下拉。

砰的一大聲,我跌坐地上。

整個病房左右搖擺了幾下,像日本神戶的五級地震。

結果,護士生怕我情緒再次波動,抑或是怕我的體重再次令病房震動,她替我注射了一點鎮靜劑。

那「一點」鎮靜劑的份量,我估計足可以令一隻海象死去。

於是,我慢慢失去知覺。

到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早上。

「秀秀,你醒了?醫生說你迷迷糊糊的睡了兩天哩!我煮了雞湯,要不要舀給你喝?」那個自稱是我母親的老女人說。

我看著她。

再低頭望望自己的身軀。

依然是豬。

一覺睡醒,噩夢卻不曾遠去。

天下間竟有這種事?

報紙說,我已經被貨車撞死。那很明顯,我的靈魂不知為什麼被彈了出來,然後,再上了這個叫「秀秀」的女子身上。

「喝一點雞湯,可以補充體力。」老女人說。

我嗅到老女人盛出來的雞湯香味,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好幾下,想起自己好幾天沒有吃過任何東西,再顧不得她究竟是誰,便急不及待把熱騰騰的雞湯喝下去。

真美味!

我要保持頭腦清醒,才能想到解決事情的方法。

「我還煮了一些你喜愛的薑汁豬肝飯,現在想吃嗎?」老女人對著我笑。

咿──呀──

豬──肝!

我從八歲開始,就被媽媽勒令戒掉所有煎炸肥膩以及動物內臟,否則我的皮膚沒可能像剝了殼的雞蛋那樣滑溜。

一陣香味又飄過來。

我的肚子又再咕嚕咕嚕地響。

我望著眼前那碗豬肝飯,竟然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顧不了這麼多,吃就吃吧!

我一手接過飯碗,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暢快呀!

很多年沒有試過這樣大快朵頤。

「秀秀,本來有一件事,我們暫時不想告訴你,但是我又怕將來你知道了,會埋怨我們不跟你說──」老女人吱吱咕咕地說。

「你的偶像水藍,今天便會舉殯──」

「什麼?你說什麼?」我驚惶地問,一片豬肝還在我的嘴邊吊著。

「水藍今天在紅磡殯儀館舉殯。」

「我要去阻止他們!」我丟下飯碗,連忙下床。

「秀秀──」老女人捉住我的手臂。

我大力甩開她的手,直衝出病房。

「秀秀,等我一下,你身上沒有錢呢!」老女人在我身後喊著。

對,我身上連一毛錢都沒有,怎去殯儀館?

我回過身,拉起她的手,狂奔出醫院。

 

(天地圖書初版日期:2004年4月)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6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慕嫻網誌│雨傘花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