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十句到尾

寧靜網誌│二百磅的女神 006│真人版重量級「麥兜」

2014-12-29 07:00
字體: A A A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依然第一時間檢查一下自己的身軀。

唉!看來不是夢。

隔鄰病床的病人對著我竊竊陰笑。

「你笑什麼?」我的心情壞到透頂,想找人發洩。

她不懷好意地把一張報紙遞給我。

我一看,我又上報紙頭條了:「變態肥妹大鬧靈堂 企圖爬進水藍棺木中」

我的臉,一陣青,一陣藍。

照片中的我,右眼瘀青了一大塊,簡直像真人版重量級「麥兜」。

但一點也不可愛。

他們將我「大鬧靈堂」的過程,描寫得繪聲繪影,還說我捧著水藍的嘴,濕吻了好幾分鐘。

差點沒說我姦屍。

最後,他們還「請教」了一個精神科專家,對我這種行為作出分析,結果是:「她有嚴重的戀屍癖。」

戀屍癖!

我雙眼冒著金星。

看來,無論我是美是醜,都注定會成名。

「一個普通人居然可以上報紙頭條,喲,真令人羨慕。」鄰床病人的語調,百分百像一個三八。

「如果你被人剁開九十九塊,一樣可以上頭條。」我「回敬」她。

「嘩,你的心這麼黑!」她指著我罵。

我沒理會她,逕自走進洗手間。

坦白說,此時此刻,我只有一個感覺──想死!

變成這個樣子,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但應該用哪一種方法尋死?

燒炭?

這兒是醫院,不是燒烤場,到哪兒去買炭?

上吊?

唉!現在這個身型,恐怕用鋼纜也會扯斷。

跳樓?

萬一死不了,手手腳腳都斷掉,一生都要坐在輪椅上,豈不更慘?

割脈?

不行,我一見血就會暈。

而且──我大力捏一下自己的手臂,嘩,很痛!

這副肉身雖然不是我的,但我仍能感覺到痛。

吃安眠藥?

怎樣拿到一大瓶安眠藥?

難道說:「護士小姐,我想自殺,想問你借一瓶安眠藥,方便嗎?」

最糟的是,如果這次的肉身死去,而我的靈魂卻走進一個中風、患白內障、老人癡呆症、肌肉萎縮兼大小便失禁的耄耋老人身上,那怎麼辦?

這又不是,那又不是,想不到連「死」也令人這麼煩惱。

我頹喪地走回病房。

這時候,老女人剛好來了。

「秀秀,待會有另外一個醫生來看看你。」

她的神色有點古怪。

「是精神科醫生吧!」我指一指報紙。

「也只是普通檢查而已。」老女人安慰我。

才說完,那個精神科醫生已經走進來。

「何太太,請你出去一下,讓我跟你的女兒談談。」

「好,」老女人答應了一聲,一邊走出病房,一邊對我說:「秀秀,媽在外面等你。」

 

(天地圖書初版日期:2004年4月)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9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筆記│《經濟學人》驚人預告:香港明年或會宣布進入緊急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