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女仔愈受至親好友批評 愈易變肥妹

新聞短打│後佔領時期警作「政治審查」 支持普選要記錄個人資料

2014-12-23 07:14
字體: A A A

支持雨傘運動的面書群組「合法活動撐雨傘」在社交網站透露,周日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為市民以絲網印衫時,被兩位「慈母」(警察)走近,要求登記負責人的個人資料,卻同時竟是一個濫權與疑似大話連篇的個案之開始。

據群組在面書透露,當時警方以「在旺角行人專用區擺檔是需要登記負責人資料的」,要求紀錄資料,而由於當日是周日假期,旺角行人專用有甚多人士聚集,當中包括電訊公司銷售人員、在街上跳舞唱歌的叔叔嬸嬸、以及收費的影相與算命攤檔,於是印衫小隊人員就反問,是否這些人士都已被登記。

以「宣傳政治」為由

結果,有關的警務人員就疑訛稱他們已被登記,但因在場人士無人見到,故圍觀者跟在場人士,開始跟警員作爭論。接續,有關警務人員竟以「宣傳政治」為理由,指現場人士「係一班有共同理念既人」,故才要求登記。

問題是,警方要登記任何人的資料,均得按法例的授權,並不應該存在「政治考慮」,亦跟是否有「共同理念」無關,似乎反映當時疑有人是在編造理由以紀錄個人資料,製造白色恐怖。

而印衫小隊亦反駁,團隊從來沒有作任何政治宣傳,當時亦只是詢問路人「你印唔印嘢呀?揀邊個LOGO/圖案呀?」認為自己不存在「宣傳政治」,此時警察就直接指出,是因為「同宣傳真普選有關」,也因為有政治立場所以要提供個人資料作登記,更稱「如果我們認為真普選係啱就要給佢登記」。

當時眾人不服,除繼續追問登記原因外,更要求警員指出是根據什麼法例,警員此時就指「大家犯咗公安條例第245條」,惟眾人再追問「第245條」內容時,有關警員就一直未能回應,反指各人「你哋覺得自己嘅行為係啱嘅無錯嘅咁咪要比資料我抄囉!」

未能取得資料即離去

雙方爭辯後,最終有關警員未有成功登記後自行消失,而群組就形容:「第一次親身感受白色恐怖、政治打壓,到底這裏還是香港嗎?還有言論自由嗎?」

而翻查警員所指的《公安條例》,是香港法例「第245章」,但全章只得53條而沒有「第245條」。而整章《公安條例》中,並沒有任何條文指出當市民是「宣傳政治」時,就需要被登記個人資料。退一步反思,如果警員所言屬實,那每當選舉之時,豈不是通街的助選團隊都要先應付警察?

事實上,由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到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曾屢次強調警方執法時,是不會考慮對方的背景及身份,惟如果警方是針對對方的政治理念而行動,明顯已跟當時的說法存在矛盾。更何況,昨日的警察,是明確指出自己是針對對方「支持真普選」才要紀錄個人資料,既然如此,其行動本身已存有政治考慮,說好的政治中立實已蕩然無存。

(撰文:祁皚)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3日 上午7: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雲闊天清網誌│曲終人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