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買禮物習慣,男女各異

夏瑋騏網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2014-12-25 09:04
字體: A A A

最近,香港新青年合唱團在尖沙咀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行過一場《孤星淚音樂會》(Les Miserables in Concert)。如此盛會,我亦有抽空出席,從而想起在倫敦觀賞這部音樂劇的一些往事。

《孤星淚》這個名字,其實源於十九世紀法國作家雨果(Victor Hugo)所寫的一部歷史小說。多年以來,有關《孤星淚》的作品不計其數,例如一部在二零一二年推出的電影,意想不到廣為香港人熟悉。然而,講到音樂劇,則不得不提在倫敦西區萊斯特廣場(Leicester Square)皇后劇院(Queen’s Theatre)的那齣原創版本,自一九八五年公映迄今近三十載,堪稱為史上最長壽的音樂劇之一。

事實上,《孤星淚》又名《悲慘世界》,因為世界本是悲慘,只是後來很多人選擇用物質和笑聲來粉飾太平而已。還有,一般對於《孤星淚》的錯誤解讀,是將劇中所述起義事件當為一七八九年的法國大革命。這種說法並不準確,因為雨果當年目睹的史事,實為一八三二年拉馬克將軍逝世後,由學生主力發動的一場六月暴動(June Rebellion),只是箇中來龍去脈,跟法國大革命本義有很多不謀而合之處。

雨果是個天主教教徒,可是他一生不斷對宗教持批判態度。話雖如此,雨果在其作品之中,不僅盡現宗教所教導的人倫色彩,而且還揉合了啓蒙運動的人文理念,就像自由意志(free will)、浪漫主義(romanticism)之類,以第三身的姿態,描繪世態的炎涼。在《孤星淚》中,到底囚徒尚萬強(Jean Valjean)為救人而偷麵包是否合理?警察賈維爾(Javert)鐵面無私又是否公平?這樣的對立面,恰好是現今世界的一幀真實寫照。

那天我購票進場,事前沒有預備就去看,因此離場後倍感收獲豐富。座位旁邊,是兩名像我一樣到英國旅遊的香港女孩,期間她們斷斷續續高談闊論,當中不忘談及劇中角色、燈光、音樂效果,我全程都在仔細聆聽,差點就想加入閒聊。另外,又在中場休息之時,正當我排隊上廁所,前面的美籍青年便這樣對女伴稱:「舞台設計成旋轉圓形,是要寓意歷史不斷重複、犯錯,然後修正;如此這般,真的饒有意義!」

說得不錯,歷史的確會主動重演。法國經歷多次革命、共和、復辟、再共和,今天所見的法國,已經是第五共和國。閱覽民眾長年累月挑戰絕對君主制的陣痛,實在有血有淚:首先是國王、王后被送上斷頭台,然後是反革命者;接著革命者上場,披著共和名義實行專制,厲行清洗異見人士。在這場殺戮之中,斷頭台沾上人類黑暗的血污;六月暴動,以至後來問世的《孤星淚》,就是在此情此景之下誘發而成的。

《孤星淚》值得一看之處,除歌曲耳熟能詳之外,更重要的還需歸功於劇中不同的角色。於是,集結起來就是個三千大千世界,是以各自都有代表的個性與信念,包括友愛、激情、悲憫、貪婪、墮落、掙扎等,幾乎所有人性都展現得鉅細靡遺,在歌頌的同時,我們都於角色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叫人反思英國大文豪王爾德(Oscar Wilde)那警世名言:「大多數人的個性都是承襲別人的。」(Most people are other people.)

身處這個有著七十億人口的悲慘世界,其實大家的情感和價值觀都不外是承襲別人的,無論是傑出或渺小,你我都在那旋轉圓形上不停往前奔跑,窮畢生精力堅持相信別人所相信的事,儼如莎士比亞將人生比喻為「一個舞台」,故此「眾人都不外是個戲子」,既有進場也有謝幕(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所以,最後雨果想要的問題正是:「到頭來,真正的你又是誰?」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5日 上午9: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寧靜網誌│二百磅的女神 002│似夢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