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處:失聯亞航有香港居民

練乙錚談加盟《立場》始末 新訊息平台滿足中年中產

2014-12-29 14:48
字體: A A A

《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在聖誕前夕,連同舊班底「再戰江湖」,宣布《立場新聞》改名「復活」回歸,並在社交網站發表創刊辭,直言「痛定思痛」,稱吸取《主場新聞》的教訓,改以信託安排形式運作,同時請得多位重量級人馬加入董事局,包括何韻詩、吳藹儀及時事評論員練乙錚等,為監察約章履行。

練乙錚今天就在其《信報》專欄中談及加盟《立場新聞》的始末。他自言自己跟蔡東豪「素未謀面、互不相識」,只是在《主場新聞》時期,偶爾看過他的名字,甚至要在7月26日讀過他的〈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一文,才知悉對方是《主場》的負責人。練乙錚透露,「當蔡先生來電開門見山詢問願不願意替他的『新』新媒體《立場新聞》做董事,筆者聽他簡介沒幾分鐘就同意了」,他又形容,個人的態度是:「一個媒體、一件公事,只要能起到一點好的社會作用,便值得大眾支持,消失了,便覺得可惜」。

練生及後在文中分析現時傳媒市場的變化,直言「受壓的受壓,自審的自審,歸邊的歸邊」,而不屬「主旋律」的發聲者不少已不能暢所欲言。雖然如此,互聯網卻為一批新媒體提供了空間。至於《主場》「公然地、神秘地休止」,就為香港的資訊世界出現一個「闕如市場」(missing market),令一大批主要是中產的五六七十後人士希望存在的訊息平台空白了。

練乙錚認為,這批所謂的「中產五六七十後」,亟需一個符合他們特性和偏好的閱讀、發表,以及讓心聲共鳴的平台,而如此需要,於佔中運動階段性失敗之後更形迫切,「蔡先生此時和一批原班人馬東山再起,在《主場》倒下處推出《立場》,肯定能夠帶來廣泛的社會效益,受到其主要對象群體的歡迎」。

他又指出,在佔中之後,社會要想的問題甚多,「文化香港如何建構?港人的身份認同應往哪個方向走?還有公民社會與特府的政治關係如何界定?怎樣看待法治、警暴與社運動員?怎樣理解「一國兩制」?」練乙錚認為這些問題都不一定有現成答案,但《立場》在實踐中,可與文章作者、讀者一起探索,並總結指「立於主場,就立於不敗,因為有千千萬萬主體香港人的支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9日 下午2: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警方料十萬人上街慶除夕 遇違法會果斷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