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發聲明回應屈穎妍「預謀瞓街特訓」文章

本無網誌│主場已死,立場當立?

2014-12-30 21:40
字體: A A A

小弟不才,懷著一小點墨汁與小小志向便跳進了網媒浪潮內,沒有浮只有沉的落水鴨。
在此言謝編輯先生肯借我一個小角落發表我的廢話。
自愧不算是網媒力量嘅其中一員,沒有專業頭腦,沒有獨到見解。
純粹是為支取了他人那麼多腦汁後,
想設身處地去感受與用筆去回應這個大潮內大腦袋小腦袋的無償付出。

對於香港網媒大潮,《主場新聞》的確是一匹默默耕耘作用極大的開荒牛,打開了黃河的泉眼,開了香港人對網媒的興趣,發揮網絡驚人的滲透力。
那段時間是最好的時代,亦是最壞的時代。
它不情願地靠岸離場,我也有過失落,有過不捨,
別離沒有對錯,要走也解釋不多,現代說永遠已經很傻,
是體諒,亦是尊重。
每人可以背負的重量是只有自己知,
所以對《主場》黯然離場是沒有責備。

然而《主場》消失,遍地開花,雨後春筍。
《聖經》中提到耶穌講過: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
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種子出來。
《主場》之死,不是死了,而是用自己去生了許多不同網媒出來,亦可以說這是主場的永生。
對此,亦是十分感激;小弟筆才難登大雅之堂,若要成為《主場》一員,倒不如滾落馬會買一張六合彩電腦票,祈求中頭獎,應該還要容易吧。然而一名廢青能夠在此能佔一小格,亦拜《主場》所賜。

香港人吃了一棍雨傘,有人眼目清晰了,有人沉睡不醒了;有人奮力堅持著,有人不如完了;有人高唱海闊天空,有人輕歎再見理想。
然而餘韻未了,卻說《主場》要重來,變了《立場》。

「主場已死,立場當立。」對此卻感到矛盾。
耶穌為了世人的罪而死,他說會回來,
然而過了二千零一十四年世人還在等。
世人還是努力生活,還是努力期盼,還是努力相信。但他的生命卻影響世界二千零一十四年。
《主場》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死,沒有原因,沒有說過回來,舊腦袋們仍舊為香港為社會努力無償付上無限的腦汁,太陽依舊照常升起。
當天的主理人,說了句我誤判,我愧疚,我恐懼,棄腦袋們不顧,放棄讀者們的支持,然後一個有苦自知的艱難形像便拂袖而去,如今卻打倒昨天的我。更驚訝的是,主理人面對群起攻之既大眾,他沒有正式回應,然而當日的腦袋們為主理人擋駕,口誅筆伐這群人的居心,更甚的是其態度高得儼如689,不期然暗生一種皇帝唔急太監急的印象。更因為這群腦袋的強烈反應,更產生一種一言堂的形象。
《主場》一向的形象是沉實內斂,腦袋們默默耕耘地表現一種擁有雄厚底蘊的媒體,如今卻為了護主,樹立了一種囂張跋扈,恃才生驕的姿態。
眾多芸芸網媒默默付出,零回報卻無限付出的不計其數,難道《主場》開創了歷史等於手握屠龍刀,〈立場〉即用之號令天下,再將其打造成另一盤生意?

當然在於讀者們實在百利而無一害。
腦袋班底、編審人員、財力的確係網媒之首,
對於文章的質素保證,亦是一個讀者吸引高質素的資訊的媒介。
網媒除了要立場,更需要態度,一個謙遜了解讀者需要的心,我亦相信這是讀者相信與跟隨一個媒體的基拙。站在讀者中,絕對值得期待。
站在網媒中,還是應該期待。多一個總好過少一個。
如若蔡先生肯理清當日的初衷,
何不以此為公關機會,建立一個更有力的形象?
難為一班的腦袋們,為了你當日一己壓力,用文字賣弄忠誠丟人現眼,
咁,又何苦呢?

(《立場新聞》網頁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30日 下午9: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亞航再出事 飛機衝出跑道未知有無人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