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析852│交諮會建議告票咪錶加價抗擠塞 數字反映恐得不償失

連儂牆塗鴉女童被送女童院 社工:做法罕見憂警方「教訓」少年

2014-12-30 22:03
字體: A A A

據《立場新聞》報道,一名14歲女童上週因在金鐘「連儂牆」以粉筆畫花而被捕,警方未有落案起訴,但昨日卻向少年法庭為女童申請「照顧或保護令」,要求由政府接管女童。裁判官將聆訊押後至1月19日,等候社署提交報告,並暫判女童入住女童院,期間無法如常上學。

女童代表律師何珮芝指,女童父親已在庭上保證可接送女兒上下課,並將經常陪伴女兒外出,但裁判官依然認為他無能力照顧女兒。何珮芝批評,判決極度不合理,認為「父親無能力照顧女兒」的說法並無根據,並批評警方製造白色恐怖。

執業大律師陸偉雄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解釋,法庭是否批准保護令,與該兒童干犯的罪行無關。他舉例指,假如一名兒童的父親是吸毒者,母親又「走佬」,當警方覺得該兒童得不到適合的照料,就會申請保護令,並由法庭決定是否交由政府看管兒童。因此,法官考慮的重點是其家庭狀況,與該兒童有沒有犯法、罪名的輕重無關。

陸偉雄續指,即使涉事的父親聲稱自己有能力照顧,法庭也不一定要相信,所以等待社署的報告亦屬合理之事。至於判女童暫時入住女童院,陸偉雄強調,法律上而言,這不是一個懲罰,因為女童院並非「兒童監獄」,它不是由懲教署管理,而是由社署管理;法官通常是因為擔心等待下次審訊期間,兒童會繼續被疏忽照顧,因此才交由社署暫時監管。

對於何珮芝批評法官裁決不合理,陸偉雄指不清楚女童及其父親的背景,暫時難以評論。

然而,有社工卻認為這是警方政治打壓示威者的最新手段。事緣早在上月,警方已曾經就一名參與佔領的14歲男學生申請保護令,案件押後至1月12日再審。當時男童的律師已批評警方濫用司法程序,在未能提供實質證據下,就以父母疏忽照顧男生致他參與佔中為由申請保護令。

其後有一名社工撰文指,警方過去面對兒童被疏忽照顧,經常是採取「大事化小」的態度處理;就算少年失蹤,家長報警,加上社工的協助,警察都會極力勸退家長,很少會願意花功夫申請保護令強制監管兒童。然而,對於參與佔領的少年,警方在未完全清楚其家庭背景下,卻如此積極地主動申請保護令,實在非常罕見。他擔心,類似的做法,是政府借助法庭來達到自己「教訓」少年的目的。

(香港連儂牆2.x fb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30日 下午10: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社總發聲明回應屈穎妍「預謀瞓街特訓」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