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學民思潮回應警向連儂牆畫花14歲女童申保護令事件

范析852│警保護令接管連儂牆畫花女童 疑不符法例違國際公約

2014-12-31 00:14
字體: A A A

14歲女童本月23日在金鐘「連儂牆」用粉筆畫花,當晚被警方以涉嫌刑事毀壞拘捕,有關罪名本來已被質疑是濫權濫暴,而女童後來更被拘留長達17小時,警方當日的處理方式,即已惹來極大爭議。

但原來沒有最壞,只有更壞!警方昨日以女童父親無力照顧為由,向法庭申請兒童保護令,接管女童,而聆訊延至下月19日,等候社署提交報告再審,期間女童需暫住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三星期,她因此要父女分離,同時更無法如常上學,變相被剝削了接受教育的權利。

女童父親庭上表明反對

《852郵報》早前就曾報道,引述執業大律師及社工的意見,分析法庭批准保護令的準則,以及警方的做法並不尋常,疑屬政治打壓示威者的最新手段。事實上,早在上月警方已曾經就一名參與佔領的14歲男學生申請保護令,案件同樣押後至下月再審,當時男童代表律師已批評警方濫用司法程序,在未能提供實質證據下,以父母疏忽照顧男生致其參與佔領為由申請保護令。

而今次女童的代表律師何珮芝接受傳媒訪問時,就指女童父親在庭上表示,很想帶女兒返家,並承諾會接送女兒上學,「去到邊跟到邊」;她又引述警方在庭上說法,指女童當日畫花,可解讀為有遍地開花意思,又指女童父親無力照顧。

而據知女童的父親有嚴重聽障問題,故對庭上審訊內容並不清楚,也不明白案件發生經過。由於兒童保護令多用於處理邊緣少年如長期離家出走、吸毒或賣淫等情況,今次因一朵粉筆花而要申請保護令,是否太不尋常及不合理,答案已是寫在牆上。

法例列受保護兒童有四種情況

警方是根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向法庭申請兒童保護令,問題是,有關條例是否有就申請的條件設限?不然警方豈不可動輒就作出申請?而男童院及女童院的名額有限,不就會經常逼爆嗎?事實是,申請是有「條例」的,因為根據該法例第34條「少年法庭有關監護、看管及控制需要受照顧及保護的兒童及少年的權力」中的第(2)款,就列明「需要受照顧或保護的兒童或少年」的定義有四個,分別是:

(a) 曾經或正在受到襲擊、虐待、忽略或性侵犯;或
(b) 健康、成長或福利曾經或正在受到忽略或於可避免的情況下受到損害;或
(c) 健康、成長或福利看來相當可能受到忽略或於可避免的情況下受到損害;或
(d) 不受控制的程度達至可能令他本人或其他人受到傷害,

而今次的女童是否屬以上其中一種情況,按常理理解,恐怕都難符合以上任何一款,既然如此,警方作為始作俑者,律政司作為提供指引者,都有明顯濫用了有關法例及法律程序之嫌,利用法院來充當打壓的工具,法治精神還何在?

迫兒童與父母分離違《兒童權利公約》

更甚是,此舉更隨時有違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CRC)是一項有關兒童權利的國際公約,香港作為《公約》的締約成員,《公約》早於1994年已正式在港生效,故特區政府在法律上有責任去實踐、保障和推廣《公約》內所載的權利。

而根據《公約》第9條第1至3款,就指出:

1.  締約國應確保不違背兒童父母的意願使兒童與父母分離,除非主管當局按照適用的法律和程序,經法院審查,判定這樣的分離符合兒童的最大利益而確有必要。在諸如由於父母的虐待或忽視、或父母分居而必須確定兒童居住地點的特殊情況下,這種裁決可能有必要

2.  凡按本條第1款進行訴訟,均應給予所有有關方面參加訴訟並闡明自己意見之機會。

3.  締約國應尊重與父母一方或雙方分離的兒童同父母經常保持個人關係及直接聯繫的權利,但違反兒童最大利益者除外。

此外,在第28條中,亦列明「締約國確認兒童有受教育的權利」,當中還包括「採取措施鼓勵學生按時出勤和降低輟學率」。以上的文本,就似乎顯示香港警察都是視《兒童權利公約》如無物。而當然,當前線警察連《公安條例》都尚未熟讀,隨便問一名警務人員什麼是《兒童權利公約》,會獲得正確答案才奇。

值得留意的是,當日女童是被警方以涉嫌刑事毀壞的罪名作出拘捕,而現時警方甚至未落案起訴,故她可說是無罪之身,卻因為粉筆花而住20天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如果這樣也合乎女童的「最大利益」,恐怕是難以說服公眾。

查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兼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廖柏嘉(Lord Neuberger)去年在英國處理一宗有關兒童權益的案件(In re B (A Child) (Care Proceedings: Threshold Criteria) [2013] 1 WLR 1911)時,就曾在判詞中表示,法院判決應以兒童利益為最大依歸,只有在絕對必要又沒有其他可行辦法下,方可考慮將兒童及其父母分離,因本質上維繫兒童及其父母的關係與親情,才是對兒童本身來說的最大利益。似乎再次反映,警方的做法,根本是置女童「最大利益」於不顧。

再必須指出的是,就算下月案件再審時,法院會拒絕警方申請,但女童這二十天失去了《基本法》第二十八條中列明的「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居民的身體、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已成為不爭的事實,但一名稚子,又如何向如同堅固高牆般的香港警察作出追究?換言之,警察濫權的結果,就變相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了。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Hong Kong Lennon Wall Redux 香港連儂牆2.x FB專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31日 上午12: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信報前總編:辭職因信報「小罵大幫忙」梁特 揭評論版醞釀「排除」戴耀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