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槍擊案 雜誌社總編被殺

Eli Poon網誌│當我們不帶頭盔:Ben Quilty

2015-1-7 22:55
字體: A A A

幾天前在畢打行的一間畫廊看到澳洲藝術家Ben Quilty的油畫,有種震撼。那是一個以人體為主題的聯展,其中有幾幅是Quilty的畫,有一幅較大型的在展廳之中,毫不費力成為center piece。藝術家以自身經歷,刻劃身為男子的少年輕狂,作品的色彩暴露了童真和迷幻感,筆觸油彩卻是厚實沉重,結果作品一看上去就有種視覺和感性的拉扯。我不大清楚他的少年時代的瘋狂極限,單從作品來看,似是在對抗成長的暴力和苦惱,男性育成之路,自身與靈魂一樣模糊。

看完展覽隨即上網看看他的其他作品,他喜歡繪畫扭曲的人臉,有很多close-up自畫像、也有些陶瓷作品。怪異的五官和表情,面孔顏色從不對路,這就形同每天在掙扎生活的人們的內心狀況。我們在生物層面上,或社會壓力下,無法一時變色變臉,這個時候藝術家可以就幫上一把了。我們都試過一言難盡、滿腦惆悵,看作品上那一抹一抹的油彩,低沉色調混亂拼合,作品沒說甚麼,只是把我們的共同感受由心內帶出來,給人們一同寂靜觀賞。

歷史上不少藝術家都以人臉為創作主題,因為人臉同時表現個人形象及心理狀態,明暗交織,很容易引起觀眾共鳴。Quilty也令人想起Francis Bacon那些blur了的臉,不過Quilty沒那麼暗黑,只讓我們直視各種情感,人臉如是、內心如是。長大的人,善於自動隱藏情感,就像很多人覺得daft punk帶頭盔是常識一樣,這是個耍酷的世界。如此,我們也需要坦誠的藝術作品,喚醒我們的脆弱感,於是心靈不至鐵銹。

文章寫好之際,在FB上看見一月中就有Ben Quilty的個展,到時可以欣賞更多好作品,十分期待!

(圖片來源:Pearl Lam Galleries fb 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月7日 下午10:5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廷清網誌│尋尋覓覓《親愛的,原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