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本分析陳志雲的語言「偽」術(三之三)

足本分析陳志雲的語言「偽」術(三之二)

2014-2-15 04:46
字體: A A A

問題四:

但好似之前黎智英咁講,唔會有人蠢到直接同慧玲講,宜家就點點點,你呢就好收聲啦,如果唔係商台就唔續牌,現今威嚇手法就唔會係咁,一定唔會用呢啲手法去做嘅。講番頭先你個回應,慧玲的講法係荒謬啦,亦都唔係事實。咁你嘅意思,係咪即係話你哋之間傾過,關於因為李慧玲喺商台,而律政司要追你單官司,同埋敲過通訊事務管理局嘅門,呢兩件事都係冇發生過?

陳志雲回應:

我已經啱啱係澄清咗,我啱啱係澄清咗我嘅立場,我亦都再一次想講,我唔想糾纏係個細節,因為你永遠你講話,你講嘅咩說話,你永遠都會,你講甲嘅,佢講乙嘅,咁呢個對話無了期嘅,最緊要立場係要講咗出來,大家清晰囉。

《852郵報》點評:

如前文,雖然常云「魔鬼藏在細節裡」,但就算不談細節,陳志雲仍可承認或否認他跟李慧玲之間,是否有這一個對話存在的(而根據陳之口吻,雙方確是有這對話的)。而現時的爭議及疑慮,跟陳志雲的立場其實並不關係,因為當中「重中之重」的,是商台在此事上的取態,以及陳志雲之處理方法。而就算只談立場,關於李慧玲被即時解僱,陳志雲亦未曾有表達過他對此事的立場,是認為合理還是不合理?是支持還是反對這決定?故此,他其實從來沒有把立場講出來,而大家也自然沒「清晰」可言了。

問題五:

仲有個好大的問題,就係呢件事無第三者在場,得你哋兩個,一係慧玲講大話,一係你講大話,所以公眾宜家點解想知咁多,係認為件事冇第三者,咁係咪你講過呢番說話呢?而個重要性,公眾就會認為,係唔係因為律政司真係慧玲喺度,所以追緊你單官司好緊呢?因為如果係真,個問題未必喺你,係律政司政府嗰度,係咪政府一個嘅打壓呢?咁個公眾利益就係呢度,所以點解希望你可以講多啲,甚至如果你真係否認,係咪完全冇發生過呢?

陳志雲回應:

我相信有常理的人係唔會相信嘅,呢個係我最好的回應。我相信有常理的人係唔會相信嘅。

《852郵報》點評:

如上文,現時公眾關注的,是有關對話是否存在(而就算存在也未必是真,因為仍可能只是有人以不存在的施壓來出師),而這個事實,又為何要公眾以常理來推斷?更何況,不按常理發生之事何奇多?所以,陳志雲所形容的「相信有常理的人係唔會相信」,本身就缺乏科學根據實質論證,也是另一個以語言「偽」術來迴避問題的示範。

問題六:

因為尋日的記者會上面,慧玲係提到,雖然冇確實的時間,但係有飯局呀,地點呀,中間都比較詳細,你會唔會認為呢個時間,公眾係傾向相信慧玲多過相信你?

陳志雲回應:

我唔會作出呢啲判斷囉,但我相信大家有理智,有常理囉,我只可以係講咁多。

《852郵報》點評:

如上文,有常理的人應該明白是否屬語言「偽」術,不贅。

問題七:

又追問多兩句,敲門個樣野,係咩野形式的敲門呢?呢樣野好多解讀,究竟係正式的一個會面,可能係軟性到係一個飯局,都可能係其他的飯局,提過續牌,而之後對方會唔會係一個冷淡的對待呢?因為之前好多的報道上面,咦,都係報道通訊管理局方面,冷對待呢個續牌的意願喎。呢度講呢,「敲門」呢兩個字都好可圈可點嘅,係邊一種形式呢?(首節完結)

陳志雲回應:

我知道呢,跟住落來我都好多機會見到記者,但我都想講多次,就慧玲在記者會上的言論,我真係無意糾纏,我亦都唔會去回應佢每一個細節,講過啲乜,無講過啲乜,點樣講,以前環境係點,我唔會再回應啦!我剛才提出的呢,就係,我聽咗佢說話之後,我覺得,我自己覺得,佢係想提出一個指控,就係我做嘅嘢係為咗我自己的福祉,甚至係扯上我官司的關係,咁我覺得,佢呢個咁樣嘅指控呢,個目的呀,個手段呀,對我來講,係好唔公道嘅。我講完呢個之後呢,都唔再提啦!如果大家記者朋友見到我,唔好再追住我,大家又辛苦又危險啦,唔係朝朝早咁早返到呢度,你知我幾點返工架啦!

《852郵報》點評:

再一次展露語言「偽」術的同時,也加上語言藝術,先事張揚表明未來不再回應事件,那怕公眾仍對事件有數之不盡的疑團。而諷刺的是,陳志雲邊說「無意糾纏」,然後自己卻再次重覆一次說法,把矛頭指向李慧玲,指對方提出涉及他的指控,是為「自己的福祉」與「扯上官司的關係」,而其實李慧玲只是一直在表明,百分百相信事件是來自梁振英的打壓,以及跟商台續牌有關,難不成陳志雲是認為,這些就是他的「福祉」所在?

問題八:

但就算唔係逐字逐句回應呢,但有一件事係值得繼續討論的,就係續牌呢個壓力的問題,因為最後尾的結論,就係商台有冇「跪低」,梁振英有冇打壓新聞自由,所以呢個問題好重要。自問咗敲門先,我再問多次,就係有冇任何形式的敲門呀?敲門唔係真係去通訊局度敲度門、開個會嘛,可能只係閒談之間,可能係咪食飯之間,任何的場合有冇提到「商台來緊續牌啦喎,然之後,對方係咪一個「冷對待」呢?有冇曾經發生過呢啲咁嘅事情?

陳志雲回應:

我真係冇,絕對冇敲門。但係通訊事務管理局係監管我哋運作嘅機構來嘅,咁運作機構當然會有同佢有啲聯絡,保持聯絡要溝通啦,大家講到業務守則的更改,關於社評社論節目,都會有溝通,從來冇覺得通訊事務管理局冷待過我哋,同我哋的接觸都係照公事公辦咁做,亦都從來冇正式去提出過,或者開始過傾續牌的事,因為根本係未開始嘅,個程序係未開始嘅,你都要開始過情況先有得傾架。

《852郵報》點評:

陳志雲只是表明「絕對冇敲門」,至於是否有以其他任何的方式跟當局接洽「摸底」,他則沒有回應。而他稱跟通訊事務管理局的接觸,對方是「公事公辦」,實情是,「公事公辦」本身,就可以隱含「冷對待」的意味,對方只是「公事公辦」而未有落力協助,是否已經是一種暗示?至於他說「從來冇正式去提出過」,須知道,表達意向等環節,本身就不是正式提出的過程,以陳志雲的往績,焉會不知呢?

問題九:

咁坦白講,有冇壓力呢?有冇續牌的壓力?

陳志雲回應:

唔會有壓力架,因為續牌係一個已定的程序來的,在那個發牌的條件及廣播條例裡面,已經有一啲客觀的準則,定咗落來,點樣去審視持牌機構的表現,例如你個投資,有冇照你個承諾所做呢?有冇少到呢?少咗唔緊要,但你要解釋,解釋佢接唔接受呢?例如佢定落來個啲括弧,正面節目,英文叫做positive programming,你有冇做足呢?咁呢啲包括咩嘢?包括年青人節目啦,老年人節目啦,新聞節目啦,時事資訊節目啦,你係要畀一個表佢架,我哋宜家每一個禮拜每一個月,都有呢啲表畀佢。例如你如何處理外來的投訴啦,邊啲投訴係犯咗守則你點樣去處理,呢啲係有一啲好既定的準則的,而現時TVB同ATV的免費電視,佢哋的持牌續牌已經開始咗,佢哋都係會印製一啲單張畀大家睇兩個台的表現呀,喺個量上面係做咗啲乜。佢哋亦都會做一個統計做一個調查,觀眾對佢哋的表現係點樣睇法,全部都係有啲好客觀的準則的。唔係話我唔鍾意你,我唔續個牌畀你;我鍾意你,我繼續續個牌畀你。所以在評論免費電視發牌時,我自己,我自己都覺得,如果要衡量繼唔繼續發個牌畀ATV呢,真係如果好想政府發畀佢,佢都要下一番苦功,搵一個好的理由,因為我哋見到好多客觀的準則,佢係達唔達標,係咁樣睇。你有任何政治因素o係度,點樣同公眾有個交代呢?呢個冇可能架。  

《852郵報》點評:

香港電視的例子,已是最佳明證,就是哪管符合了要求,都不一定可獲發牌的。而其實幾乎整個長篇的回應,都是跟問題沒有直接關係的。

延伸閱讀:
足本分析陳志雲的語言「偽」術(三之一)
http://www.post852.com/?p=7689

足本分析陳志雲的語言「偽」術(三之三)

http://www.post852.com/?p=7699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5日 上午4:4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足本分析陳志雲的語言「偽」術(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