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軍禮網誌│中日會擦槍走火嗎?(1)

夏瑋騏

-小英國人

《小英國人》,顧名思義,是小英國人。正因這個「小」字,才可看「大」;有如法國印象派畫家德加(Edgar Degas)站於房間邊陲繪畫,造就其名作《芭蕾舞課》(La Classe de Danse),方知得到最大視野,往往需經歷練,一切從小角開始。

夏瑋騏網誌│情人節後認識浪漫

2014-2-15 11:10
字體: A A A

情人節剛過去,在當下物質社會的氛圍下,情人不再是主角,而是情人的禮物。你我耳濡目染,逐漸迷失,當「浪漫」的定義淪為玫瑰、手錶、戒指時,世事甚麼都不求甚解,旨在炫耀,那管它敗絮其中,只要包裝得好就可以,跟我城的輪廓一樣膚淺。

為甚麼?因為你自願讓消費主義洗腦,浪漫變相由商品來解說,而愛與不愛亦由金錢來衡量。一若那些「肯挨麥記的女友」、「公屋潮文」、「Come On, James」,抑或甚麼「A餐、B餐」--你想要5億身家加徐濠縈,還是50萬身家加謝安琪?凡此種種,無不顯示你眼中的愛情,永遠有個價,而你判斷好壞的是非觀,往往要得到別人認同。

由此路進,就能闡釋社會結構如何從集體主義變成個人主義,繼而演化為單一性。因此,資本家靈機一觸,看透箇中脈絡,深明於羊群心理下,大眾礙於同儕壓力,只能做同樣的事、走同樣的路、買同樣的貨,是以大量生產,亦藉著大勢,提高商品價格。資本帶來工業,工業帶來促銷,促銷帶來消費,消費帶來廣告,廣告引領潮流,潮流加快促銷,最後資本家最賺錢。在你喪失主權後,他們乘虛而入,也只有說他們有資格為浪漫定義。

但翻開書本,諷刺的是,浪漫不就是針對資本家的抗逆思潮嗎?西方啟蒙運動提倡理性與自由意志,時逢英國工業革命,不少詩人相繼憤慨機器文明入侵,大舉口誅筆伐,形成一股凜凜的浪漫風,尤以布萊克(William Blake)、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拜倫(Lord Byron)和丁尼生(Lord Tennyson)最為顯著。他們有感人類正處於歷史上一個空前位置,面對文明興衰的關鍵時刻,提倡要在理性與感性間走條中間路線,如是寫下洗滌心靈的作品,警醒人們在窮奢極侈與奇技淫巧的遊戲中,至少要有限度。

2012年倫敦奧運開幕禮,正巧妙上演這幕「浪漫」。一首布萊克歌頌米爾敦(John Milton)著作《失樂園》的史詩,由小童帶領朗讀:「然而神的光茫/有否照耀這烏雲密佈的大地?/聖城耶路撒冷又有否曾屹立於/這些污穢的撒旦工廠之間?」(註)。布萊克在文中展示目前英國一場破壞自然的暴風雨,詩人把工業形容為魔鬼「撒旦」(Satan),長此下去只會令英國滅亡,字行間無不將其激情滲透出來。

由是之故,浪漫是種高尚情操,主張敬畏(awe)與美學(aesthetics),歸納即為重視回憶、喜愛人倫、觀察敏銳、崇尚自然等互相交織的複雜情感。浪漫讓人有人性與自省,從而擇善固執、境界昇華;那是種自相矛盾(paradox)的心態,一旦浪漫,你就跟別人不同,注定永遠孤獨。可惜浪漫早就被斷章取義,淪為物質,將它僅僅套在男女感情之上,借來吹捧購物意欲。

消費主義是H7N9高度傳染病,其實不難明白:在這重實利、賺快錢的地方,情感和藝術是多餘的。當病毒入侵、當婚宴可以有「專門店」而其英文叫「specialist」的時候,你畏疾忌醫,拒絕學習,更將病毒散播,結果病入膏肓,不自覺地腐化了。不過人生苦短,你在物質世界的萬花筒,你有選擇;能夠收到一束盛惠11888元的鬱金香,你畢竟是個幸福的小情人。(夏瑋騏)

(網絡圖片:浪漫詩人拜倫)

註:

英國詩人米爾敦曾經於1667年著有《失樂園》(Paradise Lost) 一詩,內容展述亞當與夏娃受蛇引誘而偷吃禁果的《聖經》故事,其宗教味道濃烈,說明人類有原罪之餘,亦指活著的人很難快樂。後繼的布萊克生於百多年後,一生目睹工業革命對大自然的破壞,感到國破家亡之時,寫下《米爾敦:一則史詩》(Milton: A Poem)呼應。此為《米爾敦:一則史詩》的序言,膾炙英國人口,百年前更編成樂章,成為家傳戶曉的愛國歌曲。原文如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_chlZd3x40

And did those feet in ancient time
Walk upon England’s mountains green:
And was the holy Lamb of God,
On England’s pleasant pastures seen!

And did the Countenance Divine,
Shine forth upon our clouded hills?
And was Jerusalem builded here,
Among these dark Satanic Mills?

Bring me my Bow of burning gold;
Bring me my Arrows of desire:
Bring me my Spear: O clouds unfold!
Bring me my Chariot of fire!

I will not cease from Mental Fight,
Nor shall my Sword sleep in my hand:
Till we have built Jerusalem,
In England’s green & pleasant Land!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5日 上午11: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曹秀美台上魅力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