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Y網誌│來自一對母女甜蜜的禮物

莫紫瑩

-火箭升空奇遇記

游清源曾說:「火箭人如其名,有火有箭,不時燒傷戳傷同事。不過,她最強的強項是『娃娃看天下』,老奸奸言、巨滑滑舌都逃不過她的童眼」。「火箭升空奇遇記」其實只是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如何看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有平台,我就不會畏言,與大家分享工作點滴。網誌個人色彩很濃,那些想看時事評論,卻又不屑記者「賣弄」感情的讀者們,煩請移玉步至其他版面。

莫紫瑩網誌│記者要靠跳槽先算「筍」

2014-2-16 11:00
字體: A A A

上回提到,自己眼見不少行家在衡量要做作為第四權的「筍工」,與人工低的「非筍工」之天秤上,不少人因不能再接受「人工低」的這一方,而選擇離開。

今回和大家說說我眼見的記者朋友,是如何因為人工太低、因為生活而要離開。其實,以錢來衡量一份工是否「筍」,是最現實不過。不過,我相信包括我在內的每一位記者,對於「筍」的人工,不是說一個月要有「十萬九千七」,而只是要求一個合理、人道的薪金。人道?是否言重了?

或者我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我曾經遇過不少很有心的記者,其中一個朋友,他起初不計較人工低,同時他很努力做好每一個故仔,還會想各種的方法去創新,令故仔的主題更為突出,那時連我都覺得他很合適做這個beat。

不過,他做了4年多,儘管他是如何苦苦經營,最後不僅得不到上司的賞識,不能升職之餘,遑論人工有可進賬。而令我最驚訝的是,他一直在同一所公司工作,但原來他的人工到他離開的時候只有一萬三千多,這,只是比一個保安多少少。這位朋友已經26、27歲了,即使多麼喜歡及享受這份工作,最終都要為生活選擇辭職,放棄一份明明很適合他的工作。

在傳媒界,如果你在同一所公司工作,真係唔使旨意會發達,連結婚、買樓都是天方夜譚的事。因為公司每年只有少於5個%的人工升幅,而記者入行薪金往往很低,且當你一個月一萬元,每年有5%的升幅,5年後沒有升職,你也只有12762元。

「會不會是他們做得不好?」對不起,一間公司的中、高層人員人數有限,做得好,也未必能向上游。加上不少公司的前輩或上司們,對一些後輩都會有先天的偏見,無論後輩做什麼,都覺得他們做不好,要處理一些大事情時,亦不會給予機會後輩。人工又低,機會又無,不走,還有什麼意思?

不過,當然我有不少認識的記者是「隱形富豪」。而以我所知,他們的致富的方法毋非有幾種:第一,搵外快。第二,炒股。第三,跳槽。第四,生來便是富二代,不愁衣食。我不炒股、不是富二代,亦沒有時間搵外快,只可談談跳槽了。

曾經有一個新聞界重量級前輩跟我說過,記者好難同時想在一間公司做得長久,同時又想有很高的人工,因為公司的規矩就是每年有一定限制的薪金加幅,他們這些中、高層也明白這個道理。這位前輩表示,記者一定要跳槽,人工才會有較大的增幅。前輩甚至很歡迎記者跳槽,亦會不時主動撬人過檔,「有時同其他公司好似交換人質咁架,哈哈」。我每次聽到,通常的反應都會冷笑一下,然後說:「我諗全行得你一個會咁諗」,而以我所知,這位前輩亦確實不會虧待他的下屬們。但問心,這一行又有幾多如這位前輩的想法?

慶幸,自己由大學畢業至今已經算跳槽了兩次。如果不是的話,我的人工,加到盡,都應該連一個看更都不如……分分鐘是更低呢!「女子無才便是德」,或者女孩子不需要賺得多,嫁到一個收入不錯的男人就好了。不過,如果我是一個男記者呢?(莫紫瑩)

(網絡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6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華人家庭普遍缺乏「界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