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玲被炒涉fb貼文 《明周》報道反證商台干預言論自由

新護法胡謅「新聞自由」 施老闆避談「政治原因」

2014-2-16 21:10
字體: A A A

今天中午舉行的港台節目《城市論壇》,少有地請來多達5名嘉賓現身,包括「商台風波」主角李慧玲、免費報章《am730》老闆施永青、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以及兩名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和宋小莊。由於受節目時間所限,又加台下觀眾發問時間,5名出席者有多少時間可以發言,實是有數得計,以至有人未能暢所欲言,又或就算說出與事實不符的意見,亦未必有時間可在節目中被他人糾正。故《852郵報》在捍衞與支持言論自由的同時,同時也從傳媒作為監察者出發,就部分嘉賓言論有所爭議舉出理據,以正視聽。

其中,又以「時事評論員」身份出席的宋小莊之情況尤甚。他是中央政策組前非全職顧問,長期在傳統左派報章《文匯報》及《大公報》內撰文。他的另一個身份是「法律學者」,因為他本身是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擁有「法學博士」銜頭,故曾被形容為是「新護法」。

以往港人談及「護法」,只會想到北京幾位兩鬢斑白的法律學者如許崇德、廉希聖及饒戈平等,近年則多了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但其實在「北清」以外還有「南深」,因為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雖然成立日期不明,中心名譽主任卻許崇德,學術委員會成員則包括廉希聖、饒戈平及王振民,「地位」可見一斑。

不過,深大這個中心地位縱可見一斑,但在中心任職的學者,言論卻可以是不值一哂的。事緣記協主席岑倚蘭提出,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最新報告,香港的新聞自由排名大幅下滑,希望宋小莊不要自欺欺人時,他就回應指記者不應是「無國界」,「記者的事務,新聞的事務係有國界的」,而主持人追問那所謂的國界那裡來時,他就回應是「每個國家的法律體系不同」,然後就舉出例子,指「美國之音」這電台,就受美國法律規管,不得在美國境內播放,只可以在美國境外廣播。

必須指出,關於「美國之音」的情況,宋小莊所言確是實情,但背後原因卻得另作他論。「美國之音」受《美國之音憲章》規管,每天以44種語言向世界各地廣播,內容包括新聞時事、專題節目,被認為是世界第二大廣播機構,僅次於英國廣播公司,在全球影響力也僅次於對方。但它其實並非一個傳媒機構,反而是美國政府對外設立的國有宣傳部門,是隸屬於聯邦政府廣播理事會的政府機構,由於設立目的是以其實國家為受眾,故其製作才禁止直接向美國國內廣播,以避免這個由政府操控的宣傳機器,左右了美國公眾輿論。簡而言之,禁止「美國之音」在美國境內播放,就是防止國家機器向國民進行「洗腦」。宋小莊只說其一而不說其二,似乎有誤導之嫌,而如果他是認同美國法律這個的「規管」,那又是否認為中央電視台也應在內地禁播呢?

更何況,無國界記者組織是一個跨國記者組織,而不同國家的新聞工作者,都一同擁抱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等普世價值和人權理念,並不受國界之限制,亦因此而有無國界之名,跟地理上的國界與什麼不同國家的法律,並沒有直接關係。不過,他如今這番言論的最大作用,相信是突顯了香港新聞自由陷入寒冬之底蘊,以至究竟是何許人在損害著香港的新聞自由了。

其實,節目本來已經有聲望甚高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當嘉賓,何以《城市論壇》仍要多此一舉,再請另一時事評論員一同出席?過去如此情況,多是因為議題具一定爭議性,故才要有兩方的人士發言以取得平衡,問題是,當「言論自由『結冰』」這個普世價值都要有正反意見,所謂的反方,跟港人擁抱的價值是否背道而馳,實已是不言而喻了。

至於同場的《am730》老闆施永青,他就再次舉出報社被抽廣告的例子,惟卻指自己沒有上升至「政治原因」,並認為「傳媒應保持自己的獨立性,自己唔傾向太多政治指控」。然而,施永青之說法恐怕是「知易行難」,甚至他本人也在節目中作出了「反面示範」。因為當宋小莊形容《am730》被抽廣告只是商業行為時,施永青即插口補充當中是有「政治因素」,難不成「沒有上升至政治原因」,原來跟「沒有上升至政治因素」是有不同嗎?

事實上,施永青在節目尾聲中,也直言中央對新聞自由空間「已經收緊中」,又指方法是透過中資機構抽廣告,有關說法又何嘗不是一個,不可能有真憑真據的政治推敲呢?

然而,施永青的一些言論,其實是甚值一眾傳媒同業思考的,包括他提醒,現時各大傳媒老闆的政治傾向,其實都跟編輯室不同,所以干預「之前冇,唔等於將來冇」,又指雖然有關方面會以政治上的恐懼,令大家「冇膽講嘢或唔敢表態」,但傳媒中人要「勇於講心底話」,說來其實擲地有聲。不過,正是因為現時傳媒業甚依賴廣告作收入來源,抽廣告如斷米路,足以左右一個傳媒的生死,故保留獨立性的同時仍能在此夾縫中生存,正是困難所在吧!

2014-02-16_205108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6日 下午9: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李慧玲:大家都叫我攞出證據,我出嚟講嘢,就係證據,我本身就係一個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