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總未卜先知 已簽未來三年贊助

12部門淪協辦港馬「義工」 政府資源助田總首席副會長名利雙收

2014-2-17 07:00
字體: A A A

一年一度的香港渣打馬拉松又曲終人散,《852郵報》再先旨聲明,雖然外界一直叫慣叫熟賽事簡稱為「渣馬」,但渣打銀行實只是冠名贊助商,而外國相類似賽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故這個應屬香港的體育盛事,自然應稱之為「港馬」而非「渣馬」。

港馬賽事為人詬病多年,隨意列舉問題,包括賽道設計差、不允市民沿途打氣令賽事氣氛欠佳、為趕快解封馬路催趕跑手前進,而今年又新增輪椅賽事,惟時限定得過高,變相為難了健兒等。

雖然問題多多,但負責主辦賽事的香港業餘田徑總會,卻猶似穩坐釣魚船,年年都可以繼續「壟斷」賽事的主辦權,甚至愈辦愈大,除了賽事報名人數年年都能創新高外,更是第十年被體育委員會轄下的大型體育活動事務委員會頒授「M品牌,即屬獲認可的大型體育活動(Major Sports Event)。

究竟何以田徑總會能「壟斷」主辦權?熟悉主辦體育活動人士過去就曾分析,由於田徑總會「經驗豐富」,故自然坐擁天生優勢,反之其他欲申辦者單是提出封路等,警方未必會作出配合,申辦計劃自然會泡湯;加上賽事在全球累積一定知名度,其號召力足以吸引外國精英跑手參加,「壟斷」自然變得理所當然。

然而,賽事就算多出名,以至已經成為「M品牌,賽事始終並非屬官方籌辦的比賽,而政府處處提供協助,以至在賽事擔當甚麼角色,也開始惹來質疑。

立法會議員梁耀忠上月就在立法會提出質詢,要求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交代政府的角色,以及向該項活動的主辦者提供甚麼協助,當中包括財政資助和各職系的支援人員數目等。

不過,曾德成就代政府跟賽事劃清界線,只稱「田總每年均邀請有關政府部門出席香港馬拉松的賽事籌備委員會(賽會),提供意見」,又指「田總會就賽事安排徵詢有關區議會的意見」,而至於不同部門的「參與度」,主要包括:

  • 香港警務處及民眾安全服務隊會就賽事的人群和交通管理提供協助;
  • 運輸署會於活動當日提升「緊急事故交通協調中心」的運作模式,聯同主辦機構和相關部門密切監察交通及運輸情況,並發放最新交通及運輸消息;
  •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會在該署的場地提供支援服務;
  • 醫療輔助隊則提供急救及緊急傷者送院服務,並且會於賽事沿途設立急救站及醫療站;

此外,路政署會負責協助拆除維園附近部分欄杆,以便跑手進出;民政事務局與民政事務總署等,就有份參與活動的「M」品牌申請,以及支援活動的籌辦、宣傳及典禮工作等。

然而,政府的投入度,又豈僅止於此?

852郵報》翻查今年香港馬拉松的場刊,就發現負責組織整個賽事的「籌備委員會」,19名成員中,來自政府各部門的人士竟多達12人,佔總數約六成;而如果扣除籌委會主席高威林(身兼田總執委會首席副會長)、兩名副主席王劍麟與馮宏德,及秘書伍于豪都是來自田徑總會,各政府部門「官方委員」的比率更高達八成。餘下3人,就是賽事途經路段包括西隧及沿路幹線公路的管理公司代表。

必須指出,這12個「官方委員」分別來自12個不同的政府部門,令籌備委員會如此組成,猶勝政府內部成立的「跨部門小組」,同時可見其參與程度,跟曾德成所稱「政府部門出席香港馬拉松的賽事籌備委員會,提供意見」實相差甚遠吧!另一方面,曾德成指「田總會就賽事安排徵詢有關區議會的意見」,但諷刺的是,整個「籌備委員會」中,卻沒有一個任何區的區議會代表在內。【見表】

然則,究竟政府官員成為籌備委員會成員,有什麼問題?須知道,賽事籌備委員會是負責籌辦整個賽事的核心組織,昨天賽事完結後總結的記者會上,亦是由籌備委員會主席高威林負責發布工作。簡而言之,這個籌委會就是負責實務工作,令賽事可以成功舉行。

而當整個籌備委員會成員幾乎由官員組成,舉例說,當商討到封路問題時,本來提供意見的警方代表,現時卻隨時也是工作執行者,除了角色衝突外,也造成行政混亂。又例如賽事要向當局申請「M」品牌,而民政事務局的角色本來是負責審批的,但現時卻有官員是籌備委員會成員,試問當局是否會否決自己的申請?

更何況,一眾政府官員,其身份本來是公僕,現時卻猶如變成為田總提供免費服務,曾德成稱「田總並沒有就香港馬拉松賽事向政府申請撥款」,又指「並沒有為此賽事設立開支帳目或計算所需的人力資源」,卻其實如果要「逐樣計」,數目隨時「好襟計」。

再退一萬步說,既然一眾籌備委員會都是無償為大會提供服務,那作為籌備委員會主席的高威林,其名下為賽會提供計時服務的公司,又何不也提供無償協助,而非現時收取數百萬元的服務費呢? 

事實上,一眾高官本身在香港馬拉松中已有其身份及角色的,因為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警務處處長曾偉雄、運輸署署長楊何蓓茵、民政事務總(大會誤寫為「處」)長陳甘美華、康文署署長馮程淑儀、新聞處處長黃偉綸、食環處處長梁卓文及路政署署長劉定強等8名首長級官員,都被大會列為名譽顧問,而如果他們是有提供顧問意見,那為何仍要由下屬再加入成為籌備委員會安員?相反,如果他們並沒有提供有用的顧問意見,那所謂的顧問身份,原來只是「沽名釣譽」嗎?

852郵報》請教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洛,他指本來政府的角色,理應只是為田總提供協助,但眾多官員加入籌備委員會,意味他們或需要參與決策工作,隨時跟他們的身份有衝突,亦令賽事官方味增加,「究竟現時係渣打搞、田總搞定政府搞先?」

延伸閱讀:
田總未卜先知 已簽未來三年贊助
http://www.post852.com/?p=7886

即時關注│港馬疑有「染紅」趨勢 贊助商或是始作俑者
http://www.post852.com/?p=7816

從香港心出發 跑出自由信念
http://www.post852.com/?p=7829

 table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7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孩子不會感恩 家長需要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