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三問責高官接連公開批評反自由行示威

袁國強此地無銀 陳志雲公私不分

2014-2-17 07:30
字體: A A A

關於商台粗暴解僱烽煙主持人李慧玲的風波,掀起新一輪捍衞香港新聞自由運動,頭炮是昨日的藍絲帶馬拉松,而下周就有香港記者協會發起遊行,力求喚醒公眾一同抵抗這個傳媒寒冬。

至於即時解僱李慧玲的原因,至今眾說紛紜,商台方面,上周派出總經理陳靜嫻作出的2分半鐘不設提問背稿式解釋,固然是愈解愈矛盾,更突顯商台的無理,而風波的另一主角,即已成為商台首席智囊的前商台行政總裁陳志雲,上周一連兩天於《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節目中的解釋及說法,隨了盡顯語言「偽」術外,每到關鍵要點,就以「唔想糾纏談話細節」為由而避談回應,故此,疑而未解的疑團仍是未有答案。

根據李慧玲的推斷,商台是因為在政治壓力下,因續牌魔咒而跪低,以至成了商台把她解僱的原因,而她在提供「證據」時,提及跟陳志雲兩人間之飯局,除了是整個風波的「關鍵一刻」,更隨時是佐證香港法治精神備受考驗的一頁,。因為按李慧玲的說法,陳志雲除了提及曾為續牌向當局敲門卻被冷待外,還提到了另一事情,就是陳志雲認為律政司就他涉貪的官司進行上訴,是因他任職商台而令他被「整」,他也似乎對此感到憤憤不平。

而陳志雲當天是否有說過這一番話,所涉及的,實連繫到他跟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兩人,是否視司法獨立如無物也。

事緣就在陳志雲被指曾表示律政司是在「整」他後,他在去年12月5日,竟然邀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現身《晴朗》,接受他長達一小時的專訪。兩人當時的身份,並非單純時任電台行政總裁與問責官員,亦不只是節目主持與嘉賓,更其實是有案在身正被律政司入稟上訴的被告,與控方的最高負責人。換言之,兩人是有身份上的衝突,並足以動搖司法獨立之根。

本身為律師的D100電台主持人黃國桐,事後就曾撰文批評兩人的做法。他指出,法律界對法律專業人員與被告、原告、證人以至法官之間的關係與交流,一向都有非常嚴格的規定,即使一個眼神,就算沒有明文規定,律師亦會盡量避免,目的就是要維護法庭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避免令公眾覺得司法機關有偏頗。

而就在此前提下,作為決定是否起訴陳志雲的律政司之首長,袁國強卻公然與身為上訴案答辯人的陳志雲接觸兼並排而坐。黃國桐直指,此做法不單不恰當,更完全是帶頭破壞司法獨立,置公眾觀感於不顧。

港大法律學系首席講師張達明也曾指,袁國強的做法,不免令人擔心影響司法的公正,也難免會令人懷疑,「熄咪」以後兩人是否有進一步接觸。

而如李慧玲的說法屬實,即意味陳志雲在考慮邀請袁國強出席節目之前,其早對袁國強帶有「想法」,並明暸雙方的「利害關係」,而兩人由始至終,並沒有向公眾先作交代,以釋公眾疑慮,更遑論選擇避嫌,以免出現瓜田李下之疑竇。也因為兩人由始至終沒有接受「陽光測試」,兩人在咪後是否再有接觸,以至私下是否再有任何傾談討論,都足以成為公眾心底的合理懷疑。而特別要指出的更是,作為香港特區政府的首席法律顧問、身為一名資深大律師,在熟知法律與法治精神下,袁國強卻「明知不『應』為而為之」,恐怕更是罪加一等。

據悉,D100電台事後曾就此事向律政司查詢,發言人提出四點回覆,以說明袁國強參與該次活動,並無不恰當之處,更絕對談不上破壞司法的獨立性和公正性。這四點分別包括,當時訪問的主持人除陳志雲外,還有其他主持人在場;整個過程在公開情況下進行,對話透過電台直播,更有其他傳媒在場;是次談論的議題是政改諮詢,與陳志雲涉及的上訴案無關,而袁國強是以「政改諮詢專責小組」成員身份,履行宣傳政改諮詢工作的職責;以及除出席當時電台訪問外,袁國強與陳志雲沒有任何私人接觸。

不過,律政司這四大理由,並不足以釋去除公眾疑慮。因為如果只是有他人在場就不構成問題,那在公眾發生的罪行,難道就不是罪行嗎?而「沒有任何私人接觸」,又是否有任何證據證明呢?還是袁陳兩人說沒有就沒有?那陳志雲如果事前事後迎接和送別對方,又是否屬私人接觸呢?

當然,這些問題,律政司是不會給予答案的。但袁國強對李慧玲日前稱陳志雲曾向她說感到被律政司「整」的一番話,卻是急於作回應。他在上周五出席立法會致謝動議辯論中時,就主動回應陳志雲的上訴案件,強調有關上訴絕非政治檢控,而是基於法律觀點及在諮詢資深大律師意見後所作的專業決定,絕不涉及任何政治因素,更不應與新聞自由扯上關係。

而其實,從來沒有人把事件跟新聞自由扯上關係,因為按現時曝光的說法,只是陳志雲個人認為律政司是基於他任職商台才「窮追猛打」。但袁國強如此急不及待回應,反而「無私顯有私」呢!

2013年7月3日,律政司發出新聞公告,回應檢控「佔中運動」義工陳玉峰被檢控案件,開首是如此寫的:「律政司一般不會就個別個案作出評論,但由於被告陳玉峰(陳)在今早法院聆訊後向傳媒發表的某些言論與事實不符,律政司在考慮公眾利益後認為有需要作出澄清,以正視聽。」

查該新聞稿內的說法,本身是甚有問題的,但因跟今次事件無關,在此不贅。然而這篇新聞稿最少在開首說出一個事實,就是「律政司一般不會就個別個案作出評論」,箇中原因,正是在於維護香港司法的獨立性,而當時破例,是基於「陳玉峰在法院聆訊後向傳媒發表的某些言論與事實不符」。然而換成今次李慧玲事件,陳志雲固然沒有就自己的官司公開說過一句話,甚至至今沒有承認或否認自己過,是否曾跟李慧玲說過「自己被律政司『整』」這番話,但袁國強卻已經「憑空澄清」了,如此看來,不是太「此地無銀」嗎?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7日 上午7: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田總未卜先知 已簽未來三年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