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校園電視內閣被爆身份證加恐嚇 疑與學生會選舉有關

擇宅藍網誌│橡皮圖章

2015-2-7 12:30
字體: A A A

香港土地每分每吋都珍貴,又牽涉大量的持分者,除各類關注團體和地區人士外,若果涉及地產商,政府更是隨便動一分亳的地皮,都隨時受到地產商的轟炸,近日地產建設商會就4個地區的高度限制獲法庭判勝訴,便是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

是次緣起當年城規會大舉改劃不同區域,為建築物高度設高限,結果踩中地產商的死穴,擔心影響發展潛力,於是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

若以城規會過往的一般做法,城規會在改劃土地前,不知是否因為擔心春江鴨先行提出申請,所以會根據城規程序公布改劃大綱圖,刊憲讓公眾提交申述和意見等,這時候其實相等於已經落實這些改動,只是在數個月或更長的時間後,城規會也會召開會議,容許提出意見的人到場發言(較近的例子就如前李惠利校舍改劃、中環軍用碼頭和新界東北發展等)。

城規會根據理想的做法,應該由委員聽取意見後,再決定是否接納聽到的意見,如果接納的話,就會進行進一步的改劃大綱圖,令這些意見可以納入大綱圖之內,但規劃署也會在會議前將一份歸納各方意見和署方看法的文件讓委員參考,結果在很多情況下(間唔中也有例外),委員幾乎照單全收,跟足規劃署的意見做事,於是全部意見都不接納。

這也是地產建設商會這宗司法覆核得直後,法官的裁決主要的批評部分,其實銅鑼灣主要地主希慎也曾因為銅鑼灣高限提出司法覆核,去年也獲判勝訴,部份內容也是有關這種審議的方法;而不少坊間關注的議題,其實也有不少團體批評這種審議方式。

實際上,一如之前所說,這種改劃大綱圖的方法,好處就是避免一些人預先知道地區會有改動而提出相關的申請,從而令改劃大綱圖的原意被破壞,但城市規劃條例在2005年生效至今已接近10年,可算是一個適當的時間進行檢討。

首先,城規會決定改劃土地用途或設置發展限制的方法,可以考慮作出變化,以往大家對城市規劃的理解和關注不算多,但隨著時代轉變,大家對這些改動都十分敏感,與其全部由上而下進行改動,應該考慮增加地區提出意見的可能性,由地區提出需要改劃或者設置限制的地方和主要考慮點,再由城規會實際進行改動。

至於聽取市民意見時,城規會也應該考慮一些新的方法,例如能否透過一輪諮詢和檢討,得出一些官方和社會都較能接受的處理規劃程序的改動,例如讓公眾可能有更多機會發表意見之外,城規會委員也能夠更正面聽取意見和進行討論,同時又避免冗長而沒有效果的討論,也可以除去城規會被認為是橡皮圖章的印象。

說易行難,相信是不少人的回應,但至少這是時候讓政府和我們去討論一下是否需要作出改變的時候。香港人有時候會有選擇困難症,在規劃和土地用途上也是一樣,但有得一手一腳自己揀土地的最理想用途,始終好過無得揀,或者在一個假的機制下,讓我們扮有得揀。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7日 下午1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ody網誌│看見臺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