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點評│facebook千億買WhatsApp為保競爭優勢

辱警拘捕新指引多此一舉 市民乏保障或增濫捕個案

2014-2-20 07:00
字體: A A A

因為一個林老師事件,令警務人員被市民辱罵的情況,忽然變成「罪大惡極」,以至以建制派為首的議員及警務處處長曾偉雄,都對辱警行為立法虎視耽耽,多次意圖測試公眾的底線。而有報章就報道,警隊內部原來正籌備一份新程序指引,供警務人員參考如何處理被市民「言語侮辱」的情況,預料下月將推出供前線使用。

根據指引,處理方法為「三部曲」,包括先勸喻對方,再施以警告,而如果若情況持續,警員則可以引用現有「阻差辦公」或《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下的「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把對方拘捕。

而其實,所謂的辱警拘捕新指引,根本只是多此一舉。

須知道,就算沒有新指引,如果有關人士在警方執法時,確是有「阻差辦公」,只要證據充足,警方現時已經可以採取拘捕行動,套用電影中常見的對白,就是「夠料你就charge我」,故是否存在新指引,並不是警方是否能執法的關鍵。

至於所謂的《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下的「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法律界朋友提醒,要作檢控近乎不可能,因為《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中,其實並沒有針對「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的例文。翻查香港法例第228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當中第4條「在公眾地方犯的妨擾罪」內列出33種行為(實為23種,因其中有10項已被廢除),並沒有包含任何在公眾地方向警員辱罵或相關的罪行,至於在第28條中,雖然可處理在公眾地方鬧事或行為不檢的情況,惟法例是針對醉酒行為,因此只要當事人是清醒,似乎即難以入罪。

必須指出,根據目前香港法例,警察其實已受很大保障。例如有人動手或只是意圖動手襲擊警員,都可被控「襲警罪」,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過去也曾指出,如果警方執法時遇上對方辱罵,以至阻礙執法,本來就可控以阻差辦公。由此可見,所謂的新指引,如果不是重申舊有的指引,自然是多此一舉。而如果有關人士的行為對公眾帶來滋擾,現時也有《公安條例》可作處理。

不過,在新指引下,警方執法即變得大條道理。必須指出,警方在現場採取拘捕行動,並不代表最終是會作出檢控的。

數字會說話!根據警方數字,例如在2011年時,警方針對公眾集會或遊行,就一共拘捕了多達444人,然而最終只檢控了55人,而最後被定罪人數更只有34人。如果把定罪人數跟被捕人數比較,定罪率只得7.66%,可說是低得可憐。再說,2011年之所以有如此多的被捕人數,全因該年有390多人在3月後三次集會中被大規模拘捕(同年曾偉雄在1月上任為「一哥」)。由此可見,警方把市民拘捕帶署,最後是可以無罪獲釋的。既然如此,警方又如何保障,未來不會因為有市民因為向警員說出粗言穢語,經勸喻及警告即被拘捕,但最後卻把對方釋放?

更何況,警方既認為要辱警制定拘捕新指引,那反過來,又是否有同時更新內部對警員「辱民」的指引,以至令法律可以公平對等。

《852郵報》曾翻查監警會數字,就發現去年涉及警方「行為不當/態度欠佳/粗言穢語」的指控,多達1789宗。經調查後,雖然只得15宗屬實,但如果細看數字,其實有近300宗是屬「無法證實」,但也足以反映在警民關係及衝突中,並不是只有市民會說粗言穢語及無禮的。而執法的警員身為手執公權力的一方,難道應受的限制,反而較一般市民少?說穿了,便只會令警權坐大起來。

至於現時的新指引,將主要針對一般執法時的言語侮辱,例如抄牌或截停搜查等,不涵蓋公眾遊行集會,原因是考慮到遊行涉及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而其實,就算一個市民不是參與遊行,難道日常生活中,就沒有言論及表達自由,以至面對警方執法時就只能閉口?

必須指出,任何辱罵公職人員的行為,絕不值得鼓勵,但在不鼓勵與不容許中間,實存在很大的空間,以至如果動輒要透過執法來阻止,換來的,就只會是一個被噤聲的社會了。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0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員工不幹的原因,只有兩點最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