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交通基建陷臨界點

停一簽多行設陸路入境稅 對香港經濟打擊未必很大

2014-2-20 01:05
字體: A A A

停止一簽多行、向所有陸路離境的旅客及市民收取陸路入境稅,是不少本土派建議用作減少自由行的政策。不少政府中人及建制派人士,均指責此舉針對中國人,而且抹煞了中國遊客對旅遊業的貢獻。《852郵報》昨日對此已有分析,「個人遊」的消費只佔本地生產總值的1.3%,對香港經濟的重要性,絕不如「自由行之父」特首梁振英所言般舉足輕重。

相反,隨著中國旅客在短短十年間上升近5倍,香港的民生早已因自由行受到嚴重影響。連鎖店壟斷市場,奶粉長期短缺,種種民生問題導致近年中港矛盾日益加劇,甚至出現了諸如「驅蝗行動」等較激烈的反自由行行動出現。

雖然政府矢言要加強香港各區的旅客承接能力以紓緩旅遊旺區的壓力。然而,只要稍微分析一下中國自由行人數的上升趨勢,以及香港市民的民怨沸騰,便會知道這些效果不明的所謂十八區分擔旅客、邊境購物城計劃,根本是杯水車薪,而且遠水難救近火。因此,撇除所謂「針對中國旅客」的帽子,停止一簽多行、向所有陸路入境的旅客及市民收取陸路入境稅,會否是扭轉現時局勢的獨步單方?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今日提供的詳細旅客數字(見圖),或者能給予我們很大啟示。首先,香港有75%旅客來自中國,而當中不過夜的中國旅客人次,竟佔了全體中國旅客人次的58.1%,遠比短途地區的41.1%及長途地區的28.5%高。

yyy

根據中旅社數字,08年透過「個人遊」形式訪港的深圳遊客高達300多萬人次,佔內地「個人遊」訪港遊客總人次的三分之一。2009年4月後「一簽多行」生效,給予深圳戶籍居民可在一年來無限次往返香港的旅遊簽證。四年之間,不過夜旅客的人次上升了185.2%,遠超過夜旅客人次的升幅76.8%。由此可見,「一簽多行」的威力可謂「立竿見影」。

更重要的是,雖然中國旅客的確是在香港平均消費額最高的團體。然而,中國過夜旅客的平均消費,又比不過夜的旅客高3.24倍,這意味著理論上即使香港損失了三個不在香港過夜的旅客,只要香港能多吸引一個來港過夜的旅客,即能填補其中的經濟損失。

此外,中國過夜旅客的平均消費金額從2009年至2013年上升了33.1%,而中國不過夜旅客的平均消費金額則只上升了15.7%。在此期間,人民幣兌港幣已上升了12.7%。這進一步印證了不過夜旅客的消費力的上升潛力已經見盡。倘若香港為了自身的民生福祉必須減少旅客來港,單從經濟角度分析,減少不在香港過夜的中國旅客人次確實是理性決定,而停止一簽多行,正正是最有效的方法。從民生角度分析,此舉亦有助減輕北區的水貨客及走私奶粉問題,可謂一箭雙鵰。

至於從陸路入境的中國旅客,竟佔全體中國旅客89%,達3392萬人次。倘若政府收取100元陸路入境稅,不計香港市民入境人次,每年已可為庫房貢獻三十多億收入。而透過陸路入境的旅客,可以想像較多是短途旅客,不在香港過夜的機會較高。可見陸路入境稅,亦有助減少陸路入境人數。

最關鍵的是,我們不應假設以往在一年來多次來回香港的中國旅客,會因為香港停止一簽多行及收取陸路入境稅全部不再來香港。相反,他們可能會將原本分開幾次不過夜的旅遊計劃改變為來港過夜一次。由此路進,停止一簽多行、實施陸路入境稅對香港的旅遊業未必有大影響,但對中港矛盾的舒緩,卻可能是立竿見影。

特首梁振英時常以香港市民亦時常到中國旅行作例子,呼籲香港市民包容中國旅客。然而,香港旅客與中國旅客的人數規模根本不可同日而語。而中國地大物博,其旅客承載能力根本不是地少人多的香港可以比擬。香港政府,理應放下對停止一簽多行及實行陸路入境稅的本土派「帽子」,認真考慮政策當中的理據。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0日 上午1: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約會應該由誰來付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