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農曆新年出遠門 先為小偷準備百元利是

劉貳龍網誌│鍾天祥的測謊機

2015-2-9 21:50
字體: A A A

《明報》編輯部高層於2月1日傍晚會議,集體決定翌日的頭條是「加國密件記錄學生目擊六四開槍 」,當時總編輯鍾天祥並沒有異議。

可是當天深夜約11時,鍾天祥找來兩位副執行總編輯開會(根據明報職工會主席郭慶輝所指,高層在會後均搖頭表示不滿 ),然後將翌日頭條換為「阿里巴巴10億助港青創業」,甚至在週三決定將陳景輝於《明報》觀點版專欄,批評鍾天祥換頭條的文章,以「人身攻擊」為由不作刊登。

筆者先退萬步來說,假設鍾天祥指該篇「六四報導」沒有中國外交部回應,編採人員未能做到所謂不偏不倚的觀點成立(其實當日的「六四報導」表明外交部在截稿前未回應)。但是按其邏輯推論,一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六四報導」,無論放在頭條或二條新聞,它還是一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報導。

鍾天祥那麼重視《明報》秉持「事實不容歪曲」的新聞原則,為何在當日傍晚決定翌日頭條的編輯會議,對高層們的集體決定沒有異議,又在深夜找來兩位副執行總編輯開會時,只是要求調動頭條將「六四換阿里」,卻唯獨不在眾人面前據理力爭,要求暫時抽起整篇偏頗的「六四報導」呢?

難道鍾天祥為了尊重《明報》編輯部高層的集體決定,就可以將整間報館的「金漆招牌」置之不理嗎?如此看來,任由那篇未能做到不偏不倚的「六四報導」,在《明報》的顯著位置原稿刊登,豈不是等於說鍾天祥有失職之嫌,並未盡身為總編輯運用權力審批報導的責任,有損《明報》多年來辛苦建立的公信力?

再者要數鍾天祥最荒謬之舉動,就是以「人身攻擊」他為抽稿理由後,忽然又允許陳景輝隻字不改的原稿於上週五刊登,看來當初所謂的「人身攻擊」也忽然消失了。不過更重要的是,《明報》換頭條事件的主角正是鍾天祥,那麼有作者批評鍾天祥的做法是很正常,何以見得批評就等於「人身攻擊」呢?

再者作者於文中批評鍾天祥的其中一宗罪,就是破壞《明報》的公信力及造成傷害。若然這項批評也屬「人身攻擊」的話,那麼《明報》職工會亦有就「六四換阿里」發聲明,要求鍾天祥停止傷害《明報》及損害公信力的行為,未知鍾天祥會否對職工會大興問罪之師,甚至從此禁止《明報》在報導裡使用這類,他認為「人身攻擊」的字眼呢?

況且鍾天祥作為《明報》總編輯,遇到批評他將頭條由「六四換阿里」的文章,就不分是非黑白不作刊登,其實這樣才是最損害《明報》公信力及造成傷害。希望鍾天祥指《明報》秉持「意見大可自由」的辦報原則,不會有一天淪為只準有對當權者歌功頌德的意見自由,而不準有批判政權的意見自由,這種純粹將「自由」兩隻字當作「新聞花瓶」的做法。

鍾天祥還未正式擔任總編輯時,對著《明報》員工指自身對六四的個人感情並不重要,稱「六四報導」能否做頭版取決於「新聞價值」。不過在上任後卻變了臉,處理「六四報導」時以個人主觀的「新聞邏輯」取代集體決定的「新聞價值」,臉不紅耳不赤的自我推翻。

在《明報》頭條由「六四換阿里」後,鍾天祥對於編採人員追問,今年六四燭光集會能否作頭條,提及要看當天新聞才作決定。如此看來,若然今年6月4日除了燭光晚會之外,沒有發生其他的驚天大事的話,那麼如何安排翌日的《明報》頭條,對於鍾天祥而言又是另一部測謊機。

(《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9日 下午9:5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國口音被選為全球最性感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