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點評│「幫港出聲」教授籲梁特補貼公務員子女返內地升學

張炳良為何忽爾連番碰壁?

2014-2-20 12:53
字體: A A A

自從2012年7月特區政府換屆以來,新一任的「3司12局」總有幾位局長的表現和民望都長期尋底,但平心而論,以行政主任(EO)和公共行政學者出身的運房局局長張炳良絕非尋底之列。之不過,由研究租金管制、到過海隧道「東減紅加」、再到「雙辣招」,這位學者局長近日卻接連碰壁、再碰壁。

究竟,所為何事?

作為政治任命局長的張炳良,難道沒辦法作所需的政治決定?是被其上司指示要赤膊上陣,還是無法駕馭局內的公務員、平衡官僚體系的行政或程序決定?

先談租金管制。

聲言以房屋和土地問題為「重中之重」的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在參選之時已認為租金管制無助解決市民居住問題。張炳良剛過去的週末卻先在工聯會陳婉嫻主辦的論壇上透露,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會全面研究租金管制可行性,之後隨即被指有違梁振英的政綱,而他更須公開表明政府反對租管的立場不變。

那麼,放棄「東減紅加」又反映什麼?

查「東減紅加」一事研究經年,但同時間紅隧車流逐年微跌,以及東隧趨向飽和,每晚都導致鰂魚涌和北角交通擠塞,都非新事物。張炳良為何到2013年2月初還將研究結果化成3個選項,拿去諮詢公眾,要到今時今日才把計劃剎停腰斬?再說,腰斬之外,真的沒有其他中間落墨的解決辦法?

至於「雙辣招」日後調整稅率的機制,究竟又怎樣進展至如今一團糟?

「雙辣招」昨天(2月19日)恢復二讀辯論,民主黨涂謹申月初提出4項修正案,其一是將調整稅率機制,由先訂立後審議(negative vetting)的附屬法例,改為先審議後訂立(positive vetting)。張炳良到情人節兼元宵,卻局部轉口風,同意若調高稅率,會以必須先經審議的法案去調整。

問題在於,張炳良為何在3件事的決策過程中,都選擇最終會碰壁的一途?

例如,要研究租管,張炳良卻要在不得失梁朝政綱的情況下推展,作為政治任命官員的他大可兼夾公然地「諉過」長策會,向公眾稱既然有長策會成員提出,作為諮詢架構的長策會決定做研究亦無可厚非,學術上亦確有值得研究之處,並重申政府在長策會有結果前,不同意租管的立場不變。

況且,特區之中無人不知道,當初在選戰中有人曾表示「做好源頭減廢不應用到焚化爐」,後來卻解畫稱政綱中的「先進綜合廢物處理設施」其實即是焚化爐,環境局及至昨天更把擬申請興建石鼓洲(以及擴建3個堆填區)的文件,提交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

要推翻選舉時的說法,本來早已變得沒有難度。難題不在可否推翻,而在於如何把推翻「包裝」。

而「東減紅加」,張炳良的說法是措施會導致每天5,000架次車輛轉到東隧,令東隧達到飽和。可是,5,000架次的數字,是以東減$5紅加$5去推算。作為政治任命官員,他大可調低加/減幅,例如$3,再擇定吉日(例如學校暑假車流略少之時)試行兩個月,再視乎結果再決定繼續推行,加碼,還是撤回。

總之,撤回與不撤回之間,有的就是空間,怎都會好過旋即被輿論批評政府當年枉花$700萬的顧問研究費。

至於「雙辣招」的加辣和減辣/走辣機制,如今的爭議在於局方始終都只肯作「口頭承諾」,拒絕在法例中訂明就加辣的讓步,更招致公專聯梁繼昌提出把恢復二讀辯論中正待續的議案,更得到34票對33票支持,只在分組點票和親政府派功能界別議員保駕護航之下僥倖過關。

但其實大家都清楚,除非短期內再發生一次金融海嘯,量化寬鬆不退市之餘還須加藥,否則「雙辣招」要在現屆政府任滿前加辣的可能性根本就極微。即使公務員官僚或上司不同意,從政治判斷而言,張炳良都沒有拒絕把「口頭承諾」化為明文法例之理。

而且,若要在法例中訂明「加辣」須以法案(或先審議後訂立)形式進行,從立法的角度,都只是很小很小的小手術。無論如何,都不會落得如今的境地。

在12局長之中,張炳良無論是民望,還是其個人的政治能量和能力,都理應有辦法作出上佳的政治判斷,平衡官僚的行政或程序決定,以至游說上司或收回或改變意旨。偏偏,張炳良卻忽爾在10數天之間的極短期內連番碰壁,情況更有直逼「唔得掂」之勢,實在教大家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延伸閱讀
從雙辣招爭議見禮崩樂壞 李慧琼涉違行會集體負責制
即時點評│環境局視程序公義如無物
張炳良論雙辣招 涉混淆立法程序
即時點評│梁振英「雙辣招」成效 《人民日報》報道過譽
紅加東減早被批死無用 隧道分流還看西隧收費
即時點評│張炳良不惜做「假研究」敷衍民意
即時點評 | 梁振英轟「反蝗」引喻失義 張炳良圖解圍欲蓋彌彰
張炳良論雙辣招 涉混淆立法程序

(政府新聞網片段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0日 下午12:5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練乙錚暗批梁振英「不驕」治港 港人勢變「狗娘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