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爭產案 各方同意邀一長輩當和事老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我每天都會到此一坐

2015-2-12 11:00
字體: A A A

那裡的奶茶不算好喝,我每次叫奶茶少奶,結果不是太多奶,就是太少奶。但我每天早上都依然會到此一坐。

那裡的火腿通粉不算好吃,我每次叫早餐A,都會發現那幾條火腿絲比鄭秀文還要單薄,而那些通心粉就會令人想起霍金。但我每天早上都依然會到此一坐。

那裡的牛油方包甚至有點難入口,那抹牛油與那件方包會令人想起清代詩神納蘭性德的「情到濃時情轉薄」,甚至覺得二者正在鬧離婚(爛gag:香港有好多人都是納蘭性德的後代,較為出名的有「納蘭性急」、「納妾性急」、「納蘭擦得」、「納蘭打得」、「納蘭嚇得」等)。總之,那抹牛油會令人想起有油腔無滑調的禿頭中坑,那件方包會令人想起乾而不脆的皺皮師奶。但我每天早上都依然會到此一坐。

那裡的服務叫人啼笑皆非。有一次,我到此吃午飯,叫了一碟芥蘭,卻來了一碟西蘭花。我說「我叫的是芥蘭」,她說「無錯呀,你叫的是西蘭花」;我說「我叫的明明是芥蘭」,她說「無錯呀,你叫的明明是西蘭花」。我勸自己,西蘭花也好,聽說可以防癌。

又有一次,我到此吃下午茶餐,我叫了叉燒湯米,結果來了叉燒湯烏冬。我說「我叫的是叉燒湯米」,她說「你想換叉燒湯米?」;我說「但這是叉燒湯烏冬」,她說「對呀,這就是你叫的叉燒湯烏冬囉」。我勤自己,烏冬也好,可以順便聯想一下日本AV。

但我每天都依然會到此一坐。

因為那裡最似「前自由行時期」的茶餐廳,推開門就見到收銀處,水吧在對面,左右兩邊各有一排卡位,中間擺了幾張大枱,枱面都黐了白膠板,侍應生都是阿叔阿嬸,都能操流利「三字經」,但他們都努力與時並進。例如接普通話外賣電話時用「煲冬瓜」:「啋冤尿郁翻,科推單山蚊滋,夜拎叉,隊媽(菜遠牛肉飯,火腿蛋三文治,熱檸茶,對嗎)?」

所以我每天都會到此一坐。

 

(原圖取自:openrice.com)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12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傳梁特杯葛民主黨 拉埋署長常秘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