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祖名凌晨已獲釋 情人節記者會說明

8仔筆記│梁振英向港大施壓底因:誘中央下月兩會期間力撐

2015-2-13 01:34
字體: A A A

狗上瓦坑有條路:  特首梁振英繼去年10月聲稱有外部勢力參與佔領行動,今年1月點名批判《學苑》主張「港獨」後,日前又傳出他向港大施壓,企國封殺陳文敏出任港大副校長,令香港人一而再、再而三被困於極左勢力的陰霾裡。而其目的,說穿了,很大可能是敗中求勝,在處境岌岌可危的情況下把握時機,務求中央領導人會在下個月初人大政協兩會舉行期間高調挺梁。

 

兩度傳出烏紗不保:  過去兩年,至少兩次傳出梁振英特首烏紗不保的消息。第一次是2013年「七一遊行」之後,當時由於有超過50萬人上街而令中央大為震驚,認為情況有點似04年「七一遊行」,都是連續兩年民怨不消。其後,即傳出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可能會獲臨危授命,就連一向低調的金管局總裁陳德霖的名字也浮出水面。其後,由於佔中運動提上日程,北京不想陣前易帥,這才不了了之。

至於第二次,就是去年9月28日警方發射了87枚催淚彈之後,由於梁振英自把自為,甚至一度企圖開槍鎮壓,令中央十分震怒。其後,就傳出中央會等事件告一段落,以及政改方案表決後,讓林鄭做兩年「看守特首」。然後,去年10月19日,梁振英接受亞視英文台節目《時事縱橫》訪問時就說,佔領行動肯定有外部勢力參與。但相關傳聞,至今仍在傳。跟手,梁振英就在1月14日趁宣讀《施政報告》引發連串狠批《學苑》主張「港獨」的攻勢,以至日前傳出他或他的「傳話人」向港大施壓,再對照上述「外部勢力參加佔領行」的說法,目的何在,路人皆見。

簡單講,「梁氏四人幫」(梁振英、邵善波、張志剛、王卓祺)就是覷準中央面對美國「重返亞洲,圍堵中國」這個大動作,顯得十分之著緊及敏感,任何風吹草動都很容易會上綱上線,視為危害國家安全。於是,梁氏四人幫就誇大佔領行動勾結外部勢力、港獨主張已經飛入尋常百姓家,以至塑造港大已經成為外部勢力的橋頭堡。如此這般,進可驅使中央繼續挺他,以至讓他連任,而退亦可確保中央不會叫他中途「腳痛」。

這招管用嗎?

答案是一個字:YES!

 

《白皮書》六度提到「國家安全」:  根據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系教授米爾斯海默在其作品《大國政治的悲劇》裡所用的「攻勢現實主義」理論分析,隨著中國國力日益強大,勢必走上「區域霸主」之路,而全球唯一「區域霸主」美國則會千方百計阻止中國成事。至於選項,主要有四:

一、圍堵中國;

二、打預防性戰爭,趁中國未強大,打掉其潛力;

三、設法阻礙中國經濟增長;

四、挖牆腳(rollback)。

篇幅所限,只講第四點,因為這一點跟香港最有關係。

米爾斯海默指出,所謂的「挖牆腳」,「就是動手顛覆親中政權,甚至製造中國內亂」,例如一旦巴基斯坦堅定支持中國,就換個親美領導人;還可以支持新疆、西藏的復國主義團體,令其發動暴亂。冷戰時期,美國對蘇聯就曾多次「挖牆腳」,甚至在五、六十年代也曾多次秘密對中國採取行動,雖然實際作用不大,「但美國領導人卻熱衷此道不遺餘力,過去既然如此,今後也不會放過中國」。【註1】

而香港,自然是中國其中一隻「牆腳」。

事實上,2013年底,中共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其目的就是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民利益」,而在2014年中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裡,這組字眼更六度出現【註2】,可見北京已經將香港納入「國家安全」範疇,自然也會認定以至力抗美國「挖牆腳」。

 

結論:  梁振英走這一著,自然是為了自己而犧牲香港,但這一著又正中中共大棋局的其中一個「棋眼」。如此看來,3月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中央領導人的「挺梁」言論,恐怕少不免。

 

註釋:

【註1】 有興趣進一步了解此問題的讀者,可參考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著《大國政治的悲劇》(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s politics),尤其是第十章〈中國是否能和平崛起?〉(Great Power Politic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註2】一、白皮書前言:「全面準確地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政策, 有利於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二、第五章引言:「要把“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繼續推向前進,必須從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根本宗旨出發」;

三、第五章第一節:「堅持一國原則,最根本的是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四、第五章第三節:「在“一國兩制”之下,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等在內的治港者,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

五、第五章第三節:「如果治港者不是以愛國者為主體,或者說治港者主體不能效忠於國家和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就會偏離正確方向,不僅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難以得到切實維護,而且香港的繁榮穩定和廣大港人的福祉也將受到威脅和損害」;

六、第五章第四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制度必須符合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原圖取自:香港政府新聞處)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13日 上午1:3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路見筆評│拆解語言偽術:梁特至今無否認 曾致電校務委員談陳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