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我的愛好比藍玫瑰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史上最強止痛法

2015-2-13 10:30
字體: A A A

人生就是這樣:如果你想減輕痛苦,最有效的方法是承受更大的痛苦。

最近舊患復發,頸痛得可以感受到無頭東宮之苦。最苦的是睡不到覺,而我每天在床上的時間只得四個鐘頭。

我不知道怎麼會觸傷舊患,正如我不知道怎麼會在街上重遇舊情人一樣。唯一的合理解釋是「天意」,而「天意」是毋須解釋,亦無從解釋的。很不合理?這,就是「天意」的真義。

舊患復發,最有效的辦法是舊辦法。於是,我找相熟的醫師。他以海豹突擊隊扭斷恐怖分子頸椎的手法幫我扭正移了位的頸骨。我的頸椎沒有斷,但人就像觸電,瞬間電量恐怕比《綠里奇蹟》(Green Mile)裡的那張電椅還要強(順便一提,原作者Stephen King,港譯「史提芬京」,但覺譯成「史提芬驚」更有異趣)。

頸椎算是扭正了,但頸依然梗、膊依然痛,於是就找上次看骨科醫生時剩餘的止痛膏來搽。

首先,淨身。雖然港人都已被精神閹割,但我仍不至於要做太監。先洗淨身軀,尤其是患處,讓毛孔盡量擴張,好吸收止痛膏的藥力。

再來,妙手。我太座幫我搽患處。我迷信,覺得加了愛心,一覺醒來就會好。

然後,慘叫。我聽到,應是發自我的喉嚨。

你聽過林子祥的《千枝針刺在心》嗎?「千枝針千枝針刺在心,心內凝著的血盡變淚痕」,就是這種感覺,痛得我即時變了一件懷舊玩具,儼如一隻在瘋狂打鼓的傻馬騮。

最難得的是我太座笑得人仰馬翻,令我加倍放心,如果有朝一日我被人用燒紅了的鐵枝辣心口迫供,迫供者一定不能嚇倒她,而我就可以繼續唱《千枝針刺在心》,「我還要裝作我不打緊,我還要裝作更開心」,我有信心,這樣,我和我太座都可以逃出生天。

最重要的是,在極度痛楚之下,舊患的痛已經顯得微不足道。而我又一次體會到,如果你想減輕痛苦,最有效的方法是承受更大的痛苦。

 

(原圖取自:《Green Mile》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2月13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經濟》《星島》同引「官場」分析 特府施壓難阻陳文敏成副校